Windows 已成主流,微软为何还要加码 Linux?

34d3510118874be0f4cb56d9673c3555.gif

作者 | 苏宓

出品 | CSDN(ID:CSDNnews)

将 Windows 打造成为全球第一大操作系统之后,微软在 Linux 方面的投入也逐渐加强。

近日,据外媒报道,微软似乎正在为内部的一系列项目聘请大量的 Linux 开发者,领导了 PulseAudio、Avahi 和 Systemd 等项目的知名开源开发者 Lennart Poettering 便是新加入的一员。

7db11e8bea3e2d067dce031615587e6e.png

广纳 Linux 与开源人才

Systemd 创始人——Lennart Poettering

Poettering 是一位 41 岁的开发者,居住在柏林,出生于危地马拉城,在里约热内卢长大。他被开源届所熟知是因为他主导了开源的声音服务器 PulseAudio、Linux 下 init 初始化软件 Systemd 开发。

不过,一直以来,无论是 Poettering 本人还是其开发的 Systemd,都备受争议。

在开源社区中,Systemd 因其复杂性而饱受 UNIX 哲学(做一件事并做好)拥护者的鞭笞,甚至早些年间,一些批评者发起了抵制 Systemd 的运动,创建了一些 Systemd 的分支,在简化 Systemd 功能的同时,呼吁业界抵制使用 Systemd 的 Linux 发行版。

Poettering 本人也曾发文称,“开源的世界是一个病态的世界,充斥了混账之人,而他则可能是最主要的攻击目标之一。”他表示,自己曾收到过恐吓信,反对者不断发起请求他停止工作的请愿,甚至有人征集比特币雇佣杀手杀他,抵制丑化更是不绝于耳,而在 IRC 上他也经常收到各种信息的骚扰。

但不管你是否喜欢这个人还是其创建的工具,不可否认的是,在过去十五年,Poettering 在开源领域所带的贡献是不可磨灭的,他也是最有生产力和影响力的程序员之一。

其中,Poettering 创建的 PulseAudio 声音服务器在主流的 Linux 发行版 Fedora 和 Ubuntu 中运行十五年,虽然它现在正在被 CPU 密集程度较低的 PipeWire 所取代,但其仍然有大量忠实的用户。

Poettering 曾开发了 Linux flexmDNS 服务来解决多播 DNS 查询,后来与 Avahi(用户可以将计算机插入网络,并让Avahi自动公布其计算机上运行的网络服务,从而方便用户访问这些服务)系统合并(并采用 Avahi 的名字)。

近日,Poettering 还带来了两个特别有趣的项目,一个是 mkosi(https://0pointer.net/blog/mkosi-a-tool-for-generating-os-images.html),另一个是 casync(http://0pointer.net/blog/casync-a-tool-for-distributing-file-system-images.html)。前者生成操作系统镜像,后者被他描述为 "一个分发文件系统镜像的工具"。casync 的功能融合了 rsync 和 OStree 中的一些功能。两者都构成了他对构建和部署现代 Linux 发行版的总体设想的一部分。

当前有消息称 Poettering 在不久前已经离开了自己的老东家红帽,悄悄入职微软,继续专注于系统开发。

微软近年来招揽了很多开源、Linux 相关专家

除了 Lennart Poettering 之外,微软在近几年间也迅速招揽了许多开源与 Linux 的专家,虽然中间有不少人相继离开,但是并未影响其在 Linux 方面的步伐。

  • 2020 年 11 月,Python 之父 Guido van Rossum 在 Twitter 上宣布,退休太无聊,选择加入了微软开发者部门;

  • GNOME 创建者、前 Xamarin 联合创始人 Miguel de Icaza 从 2016 年微软收购 Xamarin 后便加入微软,不过,2022 年 3 月,Miguel de Icaza 已经从微软离职;

  • 作为 Xamarin 前 CEO、前 GitHub CEO,Nat Friedman 也曾供职微软数年;

  • Gentoo Linux 创始人 Daniel Robbins 之前受雇于微软;

  • Steve French 作为 Linux CIFS / SMB2 / SMB3 维护者和 Samba 团队成员为微软工作;

  • Matteo Croce、Matthew Wilcox、Tyler Hicks、Shyam Prasad N、Michael Kelley、Christian Brauner 等大量的上游 Linux 开发者、爱好者也曾受雇于微软。如 Christian Brauner 是一位 Linux 内核开发人员加入了微软,从事 Linux 内核、LXC、systemd 等工作。

截至目前,微软的招聘页面显示共有 645 个提及 Linux 的招聘启事。

Windows 已成主流,微软为何还要加码 Linux?_第1张图片

279bd9f19951e6428d980f5c48cedc73.png

微软用 Linux 干了什么?

众所周知,Linux 发布三十多年来,全球超级计算机 500 强和超过 70% 的智能手机都在运行 Linux,而微软除了招揽了相关的技术人才之外,也将 Linux 深度应用到自己的业务服务中。

对于 B 端用户而言,最为熟悉莫过于 Azure 业务了。目前,Azure 支持常见 Linux 发行版,包括 Red Hat、SUSE、Ubuntu、CentOS、Debian、Oracle Linux 和 Flatcar Linux。若要在 Azure 上运行未认可的 Linux 发行版,只需上传首选 Linux OS 映像就行。

对于 C 端用户而言,WSL(Windows Subsystem for Linux)成为了开发者在 Windows 上玩转 Linux 系统的神器。上个月,微软宣布 WSL2 发行版可以在 Windows Server 2022 上运行。借助 WSL2,微软开始随 Windows 一起发布完整的 Linux 内核,从而实现完整的系统调用兼容性。

根据 Reddit 网友爆料,当前 WSL2 的运行速度甚至超过了 Windows:

“我正在安装 helix-term,我注意到我的 WSL2 Ubuntu 22.04 发行版编译它的速度(在本机 Linux 分区中为 41 秒)比在裸机 Windows 上(64 秒)更快。有没有人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7c12c1093b5c8cc472794267f10f08e8.png

对此,评论区不少开发者也赞同这一点:

  • 确实。我现在使用 WSL2 作为我的主要开发环境,因为编译时间更快,至少和 Windows 11 相比;

  • Windows + WSL2 几乎可以让我覆盖 99.99% 的用例,用于我想在计算机上做的任何事情。

在软件工具层面,微软正在为开源图形驱动程序 Mesa 添加 Direct3D 12 视频加速支持、确保 Linux 内核中良好的 Hyper-V 支持,并维护各种内部 Linux 发行版,如 CBL-Mariner 和 Azure Cloud Switch。

bd1fd0ac0b00643de86b90a5bd0ddbe2.png

好事还是坏事?

从 PC 时代一路走来,微软从”因循守旧“到视开源为”毒瘤“,再到高呼”爱 Linux“、成为 GitHub 上开源贡献人数最多的组织之一,其拥抱开源的态度、方式、决心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通过提高对基于开源项目的关注,微软可以尽可能地将 Linux 应用到自己的业务中,与此同时,反哺开源社区,为 Linux 开发者带来了更多的资源。

那这究竟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

对此,专注于 Linux 的开源社区 itsfoss 评价道:

”只要微软努力改善 Linux 生态系统,我认为我们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或许后续会有人说这肯定是一个"拥抱-扩展-熄灭"的过程。

毕竟,对所有公司来说,做这些都是为了生意。当涉及到赚钱的决定时,没有人会被认为是英雄。因此,我们只能希望微软在不久的将来为 Linux 开发者和用户带来一些更好的东西。“

你怎么看呢?

参考链接:

https://news.itsfoss.com/systemd-creator-microsoft/

https://www.phoronix.com/scan.php?page=news_item&px=Systemd-Creator-Microsoft

 
   

— 推荐阅读 —

《新程序员001-004》已全面上市,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订阅,即可畅享电子书及精美纸质书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