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半夏》--5 脚步(1)

夏如画中午就去了学校,她找到广告系,把苏彤叫了出来。

苏彤仍旧是一身休闲的打扮,背着她脏兮兮的画板。

“怎么?又丢包了?”苏彤调笑着说。

夏如画脸一红,摇了摇头说:“没有,一起吃饭吧,今天我请你!”

苏彤有点诧异地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说:“成,走吧!”

两个人又一起去了三食堂,打了简单的饭菜,苏彤仍旧不客气地夹夏如画盘里的菜,夏如画看着她说:“我想好了,我要带如风去自首。”

“你早就应该这么做了!没准他还可以少判点!你跟他说了吗?他怎么说?”苏彤不再夹菜,郑重地说。

“还没有,我今晚或者明天就跟他说。”夏如画顿了顿,“另外,我还想和你说件事……”

“你说。”苏彤想魏如风应该不会拒绝夏如画的要求,松了口气,又去夹夏如画那边的菜。

“我……我喜欢他。”夏如画脸很红,声音因为紧张而有些颤抖,但是却很坚定,“我会陪着他的。”

苏彤的筷子在空中顿住了,她愣了愣,随即夹起一块菜花说:“是不是我跟你说的话刺激你了?你别勉强,亲情和爱情虽然就差一个字,但可有本质的区别。”

“是的,你是刺激我了。但是我对他的感情,不是从你出现才开始的。”夏如画静静地说。

“你承担得了吗?”苏彤放下筷子,猛地靠在座椅上说。

“其实我也想问你这句话,你承担得了吗?”

“我当然……”

苏彤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夏如画打断了,她真诚地看着苏彤的眼睛说:“爱他不是件难事,但是再爱也要能一起过日子才行。如果如风真的被判刑,那么不仅仅是等待。你现在还在念大学,你还有很长的路、很丰富的未来可选,你愿意背负着另一个人的罪过度过那些年吗?你和我们不一样,你还有家人,你的家人能愿意你和一个少年犯在一起吗?他出来了,但他不可能拥有现在的一切,要身无分文的从零开始,你能想象没住的地方、没吃的东西那种恐惧和苦恼吗?苏彤,爱一个人就要把他整个的融入到自己的生命中,不管好的坏的都要接纳,而这个过程可不只是美好,很可能痛苦万分。我是和如风一起长大的,我们曾经只能凑在一起吃一顿饭,我们都被人欺负过,我高中时的课桌上刻满了乱伦什么的字眼,他辍学在码头干活供我念书还被人扣工钱。在这个世界里,我们太卑微了。所以我确实怕过,我怕被别人骂无耻,我怕我的旧伤被揭开,我怕如风离开我……即使我知道他做了那些事,但还是不敢面对。我现在和你讲这些,仍然很害怕,我的脚一直在抖,但是我不能不说。因为如风对我而言要重过一切,我不能因为自己而去禁锢住他,让他难受。也不能让他因为做错一件事,就把一辈子搭进去。我想会有人帮我们的,我们都要的不多。做这个决定真的要谢谢你,正是你的话提醒了我,让我勇敢了一些。苏彤,我和他就像是长在一起的两棵树,根都是连在一起的。他犯了罪,但我还是爱了,我们都破了禁忌,也许这是难以理解的,也许我们都走错了路,也许以后我们没有回头的机会了,但是,和他在一起,我愿意。”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