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种激励还是一种打击!!---三张offer

靠辛苦付出得到初步成功的一个很好的榜样,可能不见得非常成功,但的确值得学习
陈华简介:
北大计算机系本科、硕士(04年夏天毕业的)
北大天网FTP搜索开发者、Maze开发者
毕业时获得微软研究院、工程院、IBM CRL三个Offer
在工程院干了两年后,今年年初辞职创业,并靠 www.kooxoo.com拉到了200万美元风险投资

下文是他04年毕业时写的总结,觉得比较有借鉴意义,v

机会与选择
北京大学网络与分布式系统实验室 陈华

    也许很多人已经知道我的名字,因为我的名字多年来一直就挂在天网FTP搜索
(http://bingle.pku.edu.cn) 主页的下方。凭着天网的背景,我找工作比较顺利,我几
乎就没有担心过找不到工作,担心的只是找到的是不是最好的工作。当我对别人说我最终
确定去微软亚洲工程院的时候,很多人都感到很惊讶很不可理解,因为微软工程院对大家
来说只是一个新名词,是好是差说不清楚。但是我做出这个决定,中间却有很多曲折,有
很多值得我去回忆的事情。其实到现在,这个决定是对是错,我也还是说不清楚。

一、我在北大学到了些什么?

    1996年当我从粤北山区的广东南雄考入北京大学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有碰过电脑,对
编程更没有概念。选择计算机系,也仅仅是因为高中课本上把电脑说得那么玄乎,让我直
觉这个是未来的潮流。但是一开始接触电脑,我发现我就爱上了这个东西。在开学的短短
一个月内,我们经常去机房在286,386机器上学习用turbo pascal编程,偶尔玩玩
windows3.1的画笔就觉得很神奇。就在我准备在北大好好干出一番成绩的时候,忽然由于
身体原因我却不得不回家修养去了。
    1996年到1997年是我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年,我在家努力地啃书希望有机会重新回到学
校与原来的同学一起学习,但事实是我不得不降了一级。当我1997年回到北大的时候我觉
得我很难接受与低一年级的人一起上课一起生活,我总觉得我应该而且我必须比这些同学
多懂点什么,否则我的那么一年就是真的浪费了。在家养成的自习习惯以及在高中时候就
有的觉得老师本事也不怎么样的心态让我把大量的心思放到自学编程方面,我常常独自去
北大旁边的图书城去翻那些老师永远也不可能讲到的编程技巧,为我用pascal画出彩色的
图形感到高兴,为我的程序产生奇怪的声音感到高兴。
   1999年当网络实验室在96级本科生中招做毕业设计的学生时,当时大三的我、段辉和
罗昶也跑去要求做项目。当时天网搜索的雷鸣把并不受重视的FTP搜索任务交给了我们,
让我重新设计并实现一个高性能的"天网FTP搜索引擎",也就是现在的
bingle.pku.edu.cn。从那时期,我就与天网结下了不解之缘。在段辉去了百度工作,罗
昶去了UCLA后,我独立承担起天网FTP搜索的工作,将它不断改进升级。我把整个系统从
Windows移植到Linux,把系统的结构改成分布式结构,为FTP搜索添加分类目录模块,把
与FTP相关的部分独立开来以便支持包含FTP协议的任意文件传输协议,天网FTP搜索变成
天网文件搜索,同时增加临许多方便好用的功能如FTP快照、结果按距离排序、站点在线
检测等等。到2002年时,我已经把当年的很简陋的天网FTP发展成为国内最著名的ftp搜索
引擎,索引数千万文件,每天有60多万次点击,远远超过了天网网页搜索的点击量,天网
的知名度也在一定程度上上升了许多。2002年底Google被封事件,使得天网ftp搜索冒出
水面,天网的名声从教育网扩展到公众网。这期间,我从一个大三的本科生变成网络实验
室的硕士。开始天网FTP的开发人员仍然只有我一人,也许因为实验室觉得bingle的技术
含量并不高深,重点在工程而非研究。直到2002年终时,我的导师李晓明对我的工作与成
果大加赞赏,我开始有一个硕士和几个本科生作为助手。
   天网FTP搜索对我的事业来说,只是一个过渡,因为这个东西即无法商业化也无法做得
更先进。但我沉浸于我的成果被无数人使用的快乐中,我追求的只是一种成就感。

二、在UUME.COM:一次轰轰烈烈的创业尝试

    李老板曾经建议我毕业后去创业,他说我有很多新奇的想法,比较容易适应市场的需
求。他很希望我可以加盟天网时代公司,做网络实验室系列产品的商业化工作。但是我觉
得这个公司的规模太小,没有雄厚的资金背景,缺乏有商业经验的CEO,公司所有权又是
学校的,产权不是那么清晰。网络经济的泡沫破裂让我对这种学院式创业失去兴趣。但是
其他的创业呢? 非常碰巧的是,我就碰到了这样的一个机会。
    很多人希望可以在网易创建初期就加入网易,现在上市了则所有的founder都成为百
万富翁了。但是有几个人可以在最初就参加进去? 又有几个人可以坚持到网易上市乃至
股票飞涨呢?2003年8月,当美国的"社会网络"商业模式刚刚开始火爆的时候,两个来自
斯坦福MBA的刘建和饶磊回国准备在国内创建这种新型社区交友网站。饶磊找到了正在百
度的雷鸣,而雷鸣推荐了还在天网搜索的我,希望我可以作为系统架构设计师来设计这个
网站的体系结构并组织一个团队完成它。这样创业究竟有什么地方吸引人呢? 第一是投
资人,从最初的chinaren的陈一舟到后来的世界五大风险投资公司之一的AccelPartners
和顶级的资金管理公司DCM(DollCapitalManage?ment)以及亚信创始人之一郭凤英和入
选"全美100位最杰出华人"的WilsonChu都是著名的投资者,他们都选择了投资这个创业。
第二是运作,刘建和饶磊都是斯坦福MBA毕业并且有多年工作经验,他们在商业运作方面
的经验使得公司以美国式企业的风格非常严谨的运行。第三是前景,"社会网络"模式已经
在美国普遍看好,原创网站Friendster.com已经聚集了大量的人气与充足的投资,国内的
多个团队也蠢蠢欲动要进入这个领域。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加入了这个创业团队。
    2003年9月,宏橡星源公司成立了,网站名称取名为"UUME.COM",公司在水清木华园
很不张扬地开始了网站的创建工作。雷鸣去斯坦福读MBA,叫百度的另外一个师兄作为公
司的高级顾问,我来主要策划设计。我们花了一个月的时间讨论修改系统架构。考虑到这
是一个大型的商业网站,可扩展性是最为关键的。我把系统支持用户数目设定为1亿人,
把最初的C++思路的设计方案改成后来实现时的Java & C++混合方案。以Java的可扩展性
做前台,C++的高性能做后台,采用跨平台网格状TCP连接池结构串起整个分布式系统,搭
建起一个稳定高速的大型网站平台。公司招了好几个牛人,经过几个月的艰苦努力,终于
在12月8日UUME.COM带着强大的功能上线了。虽然不是国内第一家社会性网络网站,但是
由于网站设计很完善、系统很健壮,同时资金比较雄厚,加上各种有效的市场运作,
UUME发展得很快,用户也越来越多。
    究竟这个网站以后真的会发达吗?我毕业后就呆在这家公司究竟有没有必要?一切的
一切都很难让人想清楚。虽然公司的背景很好,前景也不错,但是在这个竞争的社会,难
保一定会成功。公司的氛围也不见得那么完美,虽然工资比较高,但我作为一个未毕业的
没有什么经验的学生在公司里也没有什么很好的地位。一颗红心,两手准备,我投出了我
的简历,寻求另外一种毕业之路,那就是做一个著名外企的高薪白领。

三、在MSRA:我连续面试了两天,通过了11个面试官的考察,领回了2份offer

    我的简历比别人丰富很多很多,因为除了天网的经历,我还做过许多大的项目,另外
还有四五篇杂七杂八的论文还有一个破破的专利。我从网上找来一个看起来很好看的英文
简历,修改修改就成为了我自己的。简历的风格是美式的,因为我想我主要找的是外企。
简历写完后我找英语系的同学帮我修饰了一番。对应的也做了一份中文的简历。在
Chinahr.com上注册一个帐户,然后就把简历投给了微软亚洲研究院(MSRA)和IBM中国研究
中心(IBM CRL),其他的我都没有投,因为我觉得我还有一个UUME作为保障,没有必要那
么心急的。
    Chinahr上没有什么反应,因为我的简历被淹没了。每个人都可能把简历写得很好,
网上的简历那么死板,很难体现个人的特色。但机会总是有的。听说微软忽然之间非常看
重搜索引擎,想想我的天网搜索引擎背景,要进微软应该不是很难。在微软亚洲研究院的
招聘会上,我第一次听到"微软亚洲工程院"这个名称,当时我露出的是鄙夷的表情。我在
想,一个忽然之间招上百人的单位,并不是我应该去的。我找到了多媒体管理组(承担了
搜索引擎项目)的人,聊了一下,把我的简历给了他们。我发现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虽
然很多人去咨询,但真正交简历的却不多。两周后,刚好微软研究院的多媒体管理组的几
个人来我们实验室交流搜索引擎经验,这回我与他们进行了深入的交谈,还和他们吃了一
顿饭。不久后我参加了微软的笔试,然后就收到了面试通知。
    微软的面试是十分恐怖的,我估计在今年微软的招聘中不会有人比我面试的人数更多
,因为我连续面试了两天,和各种各样的十几个人聊过,每个人平均聊一个小时以上,奇
累无比。第一天我被3个人面试,从早上九点到下午三点。我和韩近强、刘迎一起在希格
玛大厦的五楼面试,自己拿着简历按着序号一个屋一个屋地自己去找面试官。直到面试一
半之后我才发现原来第一天的面试全是微软新技术开发部的,也就是未来的"微软工程院
"的。由于我一心想去微软研究院,所以在面试的过程中我一直设法说明我就是想去研究
院的多媒体管理组。第一天的面试主要是技术方面的,每个人都可能会出一个算法题让你
想出解决办法并让你写代码。我相信我第一天的面试是成功的,因为那些算法题什么的虽
然很难,但我总能在有限的时间找到解决的办法,虽然未必最优最好的解决算法。由于有
一个面试官我等半天没有等到,所以我比别人少面试了一个,只见到三个人。当天面试的
除了北大的还有几个外校及外地的,总共九个人。到下午所有人都面试完毕后,我们在五
楼的"火药库"会议室等候消息。"火药库"的气氛异常紧张,因为不停的有人被叫了出去,
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没有人告诉我们出去的人去哪里了,是被拒了然后走了还是去签合
同了,就这样一个一个的被叫走。当我被叫出去的时候,微软的Helen(陈蕾)对我说,你
不是还申请了多媒体管理组吗,你明天再来面试吧,做好准备,因为明天的面试更长,从
早上九点到下午六点左右。然后就叫我走了,于是我就成为别人眼中又一个神秘消失的人
。回来后才知道刘迎是当时就拿到了微软工程院的offer(后来她拒签了,因为作为一个
女生她更愿意拿百度的比较轻松的offer),韩近强是直接走了。
    第二天是面试微软亚洲研究院多媒体管理组和自然语言组,我来到希格玛大厦时才发
现今天参加面试的人只有我一个,一整天的时间里我独自一个人拿着自己的简历,说了无
数的话,口干舌燥的在五楼走来走去。第二天的面试主要是陈述,我用了很多口水才把我
的经历与思想还有创意什么的和七个不同的面试官说清楚。在与多媒体管理组的人面试时
,我主要讲我在天网搜索的经历以及我曾经做过的大型BBS、游戏服务器、股票服务器等
项目,而在与自然语言组的人面试时,我主要讲我刚完成的试验项目Tell(一个基于自然
语言理解的智能导购系统)以及在天网搜索曾经做过的中文切词软件的开发经验。在与自
然语言组负责人周明博士聊完后,他说如果多媒体管理组不要我,我还是可以再申请来自
然语言组的。最后面试我的是多媒体管理组的老大马维英博士。在我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
情况下,他忽然建议我去微软工程院,他说,我的工程背景很强,笔试成绩非常优秀,昨
天新技术开发部的面试结果评价都很高,可能更适合做工程而不是发paper,而且我以前
的研究经验相对不足,同样的职位他们可以招到有更多研究经验的博士,但是也认为我是
一个人才,如果我一定要想搞研究,也会接纳我进多媒体管理组。总的意思就是,无论我
选择做什么,微软将给我两份offer,一份是微软亚洲研究院多媒体管理组的助理研究员
,一份是微软亚洲工程院的研发工程师,但是他们更希望我参加微软工程院。之后马维英
带我去见当时还是微软亚洲研究院副院长(几天之后新闻就公布他升任为微软亚洲工程院
院长)的张宏江博士。非常巧的是,那天正是张院长的生日,我在"火药库"外面的活动场
地紧张地等待张院长,看到他进入了一个屋子,屋子里的一大堆人给了他一个surprise,
并分享了蛋糕。在他们忙完后,张院长接见了我。他看了看我的简历,对我说我发的
paper都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但是我做过很多的大项目,微软工程院刚刚成立,非常需要
我这样的人。现在的微软工程院就如同一个创业的企业,初期进来的人机会会非常的多。
而且在工程院,硕士的升迁要比在研究院容易得多。我说我怕工程院以后会发展成为如同
IBM CDL一样的一个以测试为主的单位,我更喜欢一个创造性的环境。张院长说工程院将
会分成至少三个方向,一个方面是把研究院的研究成功产品化,一个是承担微软总部的部
分开发工作,一个是自己开发独立的项目,做测试只可能是部分的工作。张院长还非常神
秘的告诉我,工程院薪酬比研究院高那么一点。
    很多人说新技术开发部(工程院)会非常辛苦,而我的同学刘迎就刚刚拒了工程院的
offer。研究院比工程院名声响得多,而且去研究院一直就是我的梦想,忽然之间有人说
我不适合去研究院应该去工程院,我就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了。我问我的导师李晓明怎么选
,他非常确定的说让我去工程院。我对自己也进行了深刻的反省,如果我是一个很会搞研
究的人,那么我早就应该发表多篇高档次的paper,如果我在学校都无法做出很好的研究
成果,到研究院与那些博士竞争更没什么希望了吧?而做工程做项目才是我的强项。当时
我还问了很多同学,不太了解我的人坚持说应该去研究院,而经常合作的朋友都说我也许
去工程院更好,更适合我的性格。最终,带着一丝遗憾,我决定了选择微软亚洲工程院。
当我去拿offer的时候,微软的人事Helen给我看了两份已经打印好的offer,正好一个是
微软研究院多媒体管理组给我的,一个是新技术开发部(工程院)给我的。我拿了工程院
的那份,回去又考虑了两天,才下定决心把它给签了,终于我把自己给卖掉了。交回
Offer的时候,我去见了新技术开发部的林斌经理,聊了一下才知道他和我一样都是广东
人,他太太还是我老乡是韶关的。林经理说他也是一个硕士,在新技术开发部更讲究技术
而不是文凭。签了这个offer,我觉得经过这番折腾,再让我去做别的选择已经很难了。
正好这个时候,IBM CRL给我电话,问我为什么不去领IBM CRL给我的Offer。我说我不知
道IBM CRL给我offer了啊。于是有关IBM的故事就开始了。

                        四、在IBM CRL:一个迟到的offer, 叶天正主任请我吃晚餐

    我对IBM 中国研究中心(IBM CRL)还是有些熟的,有一个师兄毕业后在那里工作,跟
我一起干活的一个硕士谢欣在那里实习过,我以前也曾经去参加IBM"天才孵化"计划的面
试,后来因为我要去参加"趋势百万"竞赛而放弃了(毕竟"趋势百万"奖金诱人,我们也拿
了个全国第七名回来)。很多人都说IBM CRL不错,工资高压力也比较低,比微软轻松多
了。不过我觉得IBM做得都是企业产品,和我经常做得大众化项目还是有所区别。我在网
上给IBM CRL提交过简历,后来一个IBM CRL的北大师姐直接来到理科1号楼面试了一批人
。面试的人很多很多,那个师姐还带着一个帮手,居然就是去年刚刚从我们实验室毕业的
王庆波。我对王庆波说,我们这么熟,我就不找你聊了,不过回头你帮我写个什么推荐信
吧。他说内部人员不好写推荐信,而且他现在还帮忙招聘。我就跟那个师姐随便聊了聊,
在我的感觉好像聊得一般。这次面试只是一个非正式的,所以后来我才接到正式的面试通
知。非常巧的是,韩近强又和我一起同一天面试。韩近强跟我一起做过很多项目,他的很
多经历跟我类似,可能也正是这点让我们经常会同时被别人看中的吧。面试的地点在上地
五街的昊海大厦,面试我的主面试官是语音技术部经理沈丽琴(Katherine Shen)。我一开
头不是很清楚沈是什么部门的,我就问他们要招什么样的人,他们说需要自然语言和在线
游戏的,刚好这两个方面我都做过。于是就介绍了一下以前做天网切词和后来的自然语言
导购系统,还有兼职做的大规模在线3D游戏服务器逻辑设计。非常奇怪的是,在后来我介
绍我最近做的天网Maze的时候,他们对文件采样计算MD5的算法非常感兴趣,还问了这种
采样算法冲突概率如何,怎么计算。出来后我问韩近强,他说他们也问到这点,看来回去
需要把我们的Maze论文里面把MD5好好说说了。
    不久以后我又收到了IBM复试的通知,复试和第一次面试差不多,还是那些东西。回
来后就再也没有IBM的消息,当我正在为选择微软研究院还是工程院而焦头烂额时,有人
跟我说听说我拿到IBM的offer了,我说没有吧,我都没有收到什么通知,如果有offer,
至少email通知应该会有的吧。等我签了微软亚洲工程院的时候,终于有了IBM 的人给我
的电话。电话说让我"再"去领offer,还问我为什么第一次没有去领。我说我不知道有
offer这回事啊,是不是没有通知到我,我说我现在已经签了微软的offer了,就不去IBM
了。结果,几分钟后那个沈丽琴就给我打电话,说即使已经签了微软的offer,还是可以
再考虑一下IBM的,并说要追查一下为什么没有通知到我。我说可能他们通知我的时候只
是打我的座机电话,但是我经常不在,如果打我手机或者给我email我就应该知道的了,
也不能完全怪他们。沈丽琴好像对人事部门的工作有些意见,可能就反映到IBM CRL的主
任叶天正那里,不久叶博士的秘书给我电话,说叶博士要约我吃顿饭聊聊。开头秘书只说
是叶博士,没有说具体人名,我还以为只是某个部门的经理之类的人物,在秘书再次给我
电话约定时间的时候,我才问清楚原来请我吃饭居然是IBM 中国研究中心的最大的老板叶
天正,让我激动了好半天。
那天下午,我跑到朝阳区的盈科大厦去看了IBM给我的Offer。IBM给我的待遇上加上那个
三年奖金总的来说和微软差不多,福利方面好像比微软好一些些(年假多了两天,公积金
没有区分合同工和正式员工)。由于IBM CRL给的待遇不见得更优厚,而且还有张宏江院
长、马维英博士、李晓明老板等多人劝说,我才做出了去微软工程院的决定,我想我可能
还是比较适合在微软做工程的,而且IBM CRL类似于微软研究院,也是以搞研究为主的,
它也发展了这么许多年,我这么一个硕士进去恐怕很难得到提升。想来想去,我还是决定
去微软。当天晚上,我去了上地五街。叶博士本人的样子没有IBM宣传册上那么酷,显得
亲和多了。我们在昊海大厦旁边的一个粤菜馆吃饭,就我和叶博士两人。我觉得很尴尬,
我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居然让叶博士您请我吃饭真是很过意不去。我说经过张宏
江院长的点拨,我想我还是去做工程比较好,而且作为硕士,做研究在学历上就显得不足
,所以现在已经决定了要去微软工程院了。叶博士做出挽留之意,说即使没有加入IBM,
以后还是有合作的机会的。他还和我随便聊了许多话题,包括他和我的导师李晓明的交情
,IBM CRL的发展什么的。吃完饭,我就离开了。我想做出一个决定多么不容易,再要我
重新否定这个决定就更难了。既然选择了微软,就得做好准备好好在那里做出点成绩了。


                                 五、后话

    拒绝了IBM的offer之后,我的找工作之路就没有什么故事了。当UUME.COM终于在年底
招聘到一个技术总监的时候,我跟老总刘建说明了我去微软的决定,UUME已经没有了我可
能的位置,创业之路就这样结束了。
    我希望多年以后,当UUME.com红红火火在美国上市,所有的founder都成为亿万富翁
的时候,不要忘记2003年的9月,北大的陈华曾经在水清木华园为着同样的梦想带领团队
创造了UUME.com的原型。
    我希望多年以后,当IBM的叶博士再次看到我的时候,会想起在上地五街一同吃饭的
羞涩学生,如今已经可以独挡一面了。
    我希望多年以后,在我深爱的北京大学,还有人记起从1999年到2004年,一个叫陈华
的人建立了天网FTP搜索引擎,吸引着无数的教育网学子,每天享受宽带网络资源带来的
欢乐。
    就在我离开北大的时候,我非常庆幸除了天网ftp,我还有一样东西会留给北大,那
就是一年来辛苦研发完善的天网Maze。在ftp搜索无可奈何地即将被历史遗弃的今天,我
为它创造了一个可能的接班人。
    我还有很多的想法与抱负,希望有一天能够在微软及在Windows上实现我的梦想。当
我听说去摩根.斯坦利的同学月薪是我的N倍时,我只能苦笑。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经过
这么多曲折选择了微软亚洲工程院,它究竟是对是错,是好是坏,只能等待时间来证明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