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琅探案》后记【1】

2019独角兽企业重金招聘Python工程师标准>>> hot3.png



【唐琅探案】相 遇。{短篇续文 新手尝试}



小序——



首先必须承认自己太过于后知后觉了……明明是10年的片子,却到12年看得不亦乐乎。


很喜欢霍霍版的唐琅(好吧总是被侦探秒杀)


也许是还过年少天真、总认为爱情再伟大也需要那一句我爱你来稍微润色、所以对于导演将暧昧进行到底的风格稍稍不满 


于是突发奇想的写篇文来纪念这个经典的电视剧。


但是由于本人智商文笔各方面都有限、又是新手 所以本文只是风月、没有推理(喜欢推理的朋友可以绕道……


用美好的故事、纪念美好的爱情。




楔子——在我的生命里、和你的相遇是最美好的意外。



.



30年代的上海滩,几乎算得上中国最为繁华的地方了。

每天一两辆高级轿车,载着中国各行各业的魁首穿梭在美丽的欧式洋房中。

酒会、舞会上身着笔挺西装的waiter端着花花绿绿的鸡尾酒。


一个不留神,就会腻死在这虚妄飘渺的繁华中。黄阙这样想着。双手来回的摩擦着,轻轻的呵着气。


起风了呢。不知不觉的又到了秋天了,天气莫名的转凉。

无奈的笑笑,也许是自己的心凉凉的。


她的脑中忽然就浮现出那个少年。

某年某月某日,两人在密不透风的山洞里,她披着他灰蓝色的西装大衣,嘴里嘎嘣嘎嘣愉快的嚼着甜腻的巧克力,带着小女孩撒娇一般甜甜的笑,没有一点快要死的觉悟。

而他呢,虽然自己冻得要死,却依旧浅浅的笑着望向她,眼中是化不开的温柔和宠溺,太过深情以至于让她不敢抬头,只能害羞的玩着自己的衣角,却是不断的唇角轻弯。

只能毫无预警的任由他擦掉唇角的血迹,动作轻如羽毛,视如珍宝。

从他薄薄的唇中溢出的一句还疼不疼啊仿佛呢喃,让自己心跳加速,从此不能自己,脸颊红了一片。


黄阙的脸上带着暖人的微笑,美丽的让人窒息。

真快,不知不觉黄金案已经过去快一年了呢。

她微微的呼着气,若不是他陪着自己,又怎能忍受一个个亲爱的人离自己而去。


拾起飘落在头上的枫叶,红得刺目。

一年里,她和那个少年默契的破获了一桩桩大案,名声大噪。

报上关于两人的报道铺天盖地,对两人关系的猜测更是众说纷纭。

只是无论记者怎么询问,两人都坚持原本的观点:怎么可能成为伴侣,我的品位有这么奇怪么?


她傻傻的笑,其实每次说完,自己心里也会有小小的懊恼吧。

他为什么就不会主动一点?

一年来,他做着男朋友应该做的事,却从不说男朋友该说的话。

她生病了,他二话不说半夜跑到家里将她送到医院;

她喜欢的东西,他总会默默记下,然后在她伤心的时候买给她;

每次遇到危险时,他总习惯张开手将她护在身后;

虽然天天吵架,但在她痛哭流涕的时候总是随叫随到,任打任骂……


每次看着那张俊帅的容颜,脑中总会回想起谢天鸿挟持自己是说的那句话:我和唐琅认识十几年,从没见他像关心你一样关心任何女人,只不过他外冷内热,关心不再表面上……


其实她可以略略感觉到他的心意,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差点什么。

也许女孩子都是期待一句温暖的告白的吧。

毕竟朋友和男朋友还是不一样。


黄阙又无奈的摇摇头,想要那种人给自己告白,还是下辈子吧。


说着心里还是有点失落。


毕竟自己拒绝了所有者追求者;

毕竟自己从不把其他男人放眼里;

毕竟自己和他同生共死了那么多回;

毕竟他也没有找女朋友;


毕竟自己喜欢他甚至很爱他……


拌着指头算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是他说我是你的家人我会永远陪着你,也许是他在山洞里抱着自己,或者更早,他救自己不顾一切?亦或是两人被铐在一起的时候?


黄阙拢了拢美丽的长发,紧抿唇角。


望向娇艳的枫林,沉暗的鲜红染红了半边天。

浅浅的秋风扫过脸颊,卷起满地的落叶,扫过洁白的长椅。

墨蓝色的风衣轻轻飞扬,手不觉攥紧了胸口的玉。


诶、唐琅,我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喜欢祢甚至这么爱你,

爱到想让你也爱我,抱着我不放手……


女孩清雅的好像一朵雪莲花,站在漫天的黄叶中,

路人纷纷赞叹,

好美的画卷……







黄阙缓缓地走回事务所,脑中还是回放那些美好的记忆。

殊不知早已落入一双深情的眸,成为美丽的风景。


琅哥看什么呢,魂都飞了,我已经叫了你三遍了。小三不耐烦的使劲一推身旁的少年,眼神朝刚刚他凝神的地方望去,脸上瞬时出现了猥琐的微笑哦呦呦,我说是什么让琅哥你心猿意马啊,搞了半天是我们美丽的黄阙姐姐啊,诶呀诶呀,我不打扰,继续继续。嘿嘿嘿说着自己在那感慨万千。


去你的,我哪有分心啊,我……我只是休息一下眼睛而已,避免太过疲劳嘛。

被说中心事,少年脸颊一红,嘴上却还在狡辩,只是换来小三一个明显不相信的眼神。



不是琅哥你也真是的,喜欢就喜欢,干嘛不承认啊,看看我,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美伦,这才是爷们!!说着骄傲的拍拍自己那瘦弱的小肩膀。不像你,全世界也都知道你喜欢黄阙姐了,你自己还不承认,真是死鸭子嘴硬。男人么,就应该主动一点,你再不给黄阙姐告白,万一哪天被人抢跑了你可只有哭的分了。

你懂什么,我怎么可能喜欢那个疯婆子啊。唐琅依旧信誓旦旦的狡辩那个女人,倒贴给我钱我也不要。


行行行,你随便吧,我是不管你,反正不是我着急。诶呀呀,我的美伦……”

说着又去外面骚扰我们人见人爱的齐家大小姐。留下唐琅一个人坐在那里,望向窗外那个墨蓝色的身影。嘴角不自觉的露出温柔的浅笑,平日深邃机敏的双眸中只剩下化不开的深情。



是该……告白么?

自己的心意她应该早就明了了啊。

这种形式上的东西有那么重要么?


不是早就认定了,她是自己一生的羁绊。

这辈子注定要和她纠缠到底,永不分离了。


说着眸中的情又深了几分。


楼下的女孩仿佛感到了什么,忽然怔怔的抬头。

那双日日夜夜盘在脑中的狭长的眼眸映入眼帘,完全是猝然不及,来不及收起的片片情深,

让女孩的心猛地漏跳一拍。

那种情深,就好像她是他此生唯一的光,是他的一切包括生命,仿佛在望着自己最珍视的宝贝。


少年迅速收回自己的目光,好像被人抓到了见不得人的事,极速扭回头去,


忽略了女孩甜甜的笑容。


风起。


不一会少年又听到了外间啪嗒啪嗒的高跟鞋声。


嘴角不自觉又挂上了宠溺的笑容。




.


时钟从来都不会停下他的脚步,总会带走一些我们不想带走的人。


当黄阙再次抬起头来,天已经黑尽了,夜幕吞噬了整个大地,什么都不剩。


看看手表,时针已经指向了八点钟。


想到这时候他也应该没下班,就不自觉的走向咖啡机,


邀他喝杯咖啡好了。


这样想着便向里面一间走去。


这一年来,他早已名声大噪,成了私家侦探中的典范,所有大公司都争相聘请他,钱早已不在话下,所以两个烟斗事务所也装潢一新,不再像以前一样破败不堪了。


只是人人都看到他风光,却不知背后的辛苦。


他整天都在和危险打交道,徘徊在生死线上游移不定。


整晚整晚的加班也成了家常便饭。


果真灯光还亮着。她暗暗想着。心中划过一丝心疼。


轻轻推开门进去,本以为又能在烟圈中看见那张让人痴迷的脸庞,谁知却只见小三在屋里睡得一塌糊涂,口水恨不得流了一桌子。


朝天空中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老天,他不是早就下班了么。


冲上前去摇醒他:喂喂别睡了,怎么是你啊,唐琅哪去了?

说着用抹布将桌子擦干净。


小三顶着朦朦胧胧的熊猫眼,自己在那不满的碎碎念:还不是琅哥,罗兰姐身体不舒服,他便二话不说的拿起衣服要陪她上医院,还非让我留下看家,这都几点了还不见回来……”


只是自己说着便不见身旁人回答,忽然就意识到不对劲,顺时却清醒了过来,

自己在那瞎说很么呢,这不是摆明了让黄阙姐误会啊

扭过头赶紧胡乱的解释:不是,黄阙姐不是,其实是罗兰姐打给琅哥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


没事啊小三,你那么紧张干什么?他和谁出去没必要向我解释吧,我又不是他的谁。我只是顺带来看看那个笨蛋在不在,不在就算了,我还要忙工作呢,先走了。

依旧的笑颊如花,美的明艳,说着黄阙拍拍小三的肩膀,满脸的不在乎。

啪嗒啪嗒的走了出去。


只留下小三一脸忧愁:完了完了,琅哥回来可就麻烦了。这两人本来就不经搅和,我这一说琅哥可解释不清了。





黄阙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办公室里,忽然不知道说什么。


她知道唐琅最近有一个棘手的大案,查了好久毫无头绪,于是整晚都奋战在事务所,曾放言近期内谁都不要叨扰他直到案件解决,可今天……


忽然冷笑了一下。


自己有什么资格嫉妒,又不是他的女朋友。


再说了,不就是上医院么,他又不是没陪自己去过,有什么好介意的呢。


这样想着端起桌上的咖啡就往嘴里送,丝毫没有顾虑那时刚烧开的热水。


的一声,滚烫的咖啡打翻了一手,杯子的落在地上,炸的四分五裂,咖啡打湿了自己的丝袜,灼烧着细嫩的皮肤。


慌乱中想要拾起碎片,却一下在手心划出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殷红弥漫了视线。


眼泪毫无预警的掉落下来,滴在了还在冒血的伤口上。


她在这一刻承认,其实自己还是在意,在意那个如兰花般温润淡雅的女子会再度走进他的生命,在意男子心上永远留给那朵兰花的位置,在意他占据了自己全部的世界自己却始终没能走进他的生命。


她不段的安慰自己,那个女子只是他的朋友,只是他最好朋友的夫人,他守护她照顾她只是因为让自己的好友在天之灵能够安心。


她骗自己不在意,告诉自己不可以小家子气斤斤计较闹小孩子脾气,可是其实她最最在意的还是他陪在那个女子身边。


罗兰。如兰。圣洁。温润。清雅。


他曾经的爱人。


曾经最爱也许是永远最爱的女人。


他可以因她而温柔,无时无刻都必须将她置于安全之中;

因她而疯狂,所有伤害她的人都不放过;

对待她从来都是小心翼翼,耐心呵护,生怕伤了她,弄疼了她……


他的理由只是:必须代好友履行义务。


其实,


便是丈夫的义务。



黄阙的眼泪汹涌着落下,她丝毫感觉不到烫伤的疼痛,只是心疼。


难道,他一直不告白,就是因为这样么。


她压抑了太久,每天都告诉自己不能在意,不能哭。


因为她知道别的事情都不会使他真正生气,只有这件。


可是当听到他接到她的电话不顾一切时,她只是痛。


唐琅,若是我也打你的电话,你会不会不顾一切的来找我?




黄阙姐你怎么了?齐美伦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只看见屋里一片狼藉,咖啡溅了一地。


黄阙抬头,美丽的双颊上挂着晶莹剔透的泪水,一双自信明亮的大眼中只有疼痛。


至深的疼痛。


美伦忽然间慌了神,黄阙姐从来都不会这样的,就算有再大的困难,她也不会哭,不会害怕,永远都是那么坚强自信,为什么今天会这样难过呢。


齐美伦澄净的大眼中立刻盛满泪水,连忙将地上失魂落魄的女孩扶起来,一看到她红肿的双手和腿上的丝袜,眼泪瞬间落下黄阙姐你烧伤了啊,不行必须马上上医院,唐琅哥、唐琅哥……”


别喊了,半响未出声的女孩连忙拉住了美伦,他不在,不会管呢……”


齐美伦突然就明白发生了什么,是唐琅哥吧,肯定是的,也只有他能让黄阙姐这样伤心了……

她顾不得许多,搀起女孩就火急火燎往外走,黄阙姐,这烫得这么厉害,必须马上去医院。


窗外浓重的夜色吞噬了一切,静静的诉说着,


好象连落叶也散尽了忧伤。





医院。


黄阙半晌才回过神来,低头看看表,920分。


此时医院里的人已经基本上走光了,只留下一些住院的病人和空空荡荡的大楼。


回想起刚刚美伦那个小丫头担心的眉毛都皱在一起了慌慌张张说黄阙姐你在这等我去帮你拿药,只觉得一阵窝心。


这两年的生死与共还是交到了小三和美伦两个挚友,那种友情可以跨越生死,蔑视金钱,不在乎身份地位,让他们为了共同的目标可以付出一切乃至生命。


说到底还是值得的,即使,没能成就和他的爱情。


脸上又挂上浅浅的苦笑。


罢了,强求不得啊。


黄阙姐我们走吧。齐美伦明快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她小心翼翼的搀着她向楼梯口走去。


她正想用最平静的语调告诉美伦她没事不要担心,眼前的画面却让她觉得消失了声音。


她觉得那张脸今生都不会忘记。

坚毅的脸部线条,两道漂亮的剑眉,眉心紧皱,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眸,漆黑的瞳孔锐利的眼神让人畏惧,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紧紧抿在一起。面容中有浅浅的忧虑,全身透出强烈的男性气息,咄咄逼人,难以忽视。


而在他身边……一个温润清雅呵气如兰的女子,眉心有淡淡的疲倦,却藏不住她纯净的美。全身都透出女性的柔美。那是……罗兰。


他用双手轻轻的扶住她,扶住她瘦弱的肩膀,呵护至极,藏不住的温柔。


黄阙当时脑中一片空白,唯一的念头就是逃。赶快逃。


不能让他看见自己这么狼狈的样子,尤其适合罗兰在一起的时候。


她顾不得脚上的水泡,用几近蛮横的力量拉起美伦转头就跑。她只想逃离这里,趁他发现自己之前。


一阵惊呼还没出口,齐美伦也发现了前方优美的图画


唐琅哥和……罗兰姐?他们怎么会在一起?唐琅哥的动作还那么温柔……

难怪今天黄阙姐……


齐美伦发怔时,已被黄阙拉出了医院。




坐在车上,两人半晌都没说话。


黄阙还没从刚刚的震撼中回过神来。知道他们在一起是一回事,真正见到他们在一起有是一回事。


原来、自己还是这么脆弱啊。


自嘲的笑笑。


刚刚飞奔出来,脑中只有逃走的念头,现在坐在这里,腿上的疼痛铺天盖地的便如潮水般涌了出来。


的一声,她疼得拱起了身子,双手扶住大腿。






这一声唤醒了美伦的注意。诶诶,黄阙姐,都是你刚刚跑得啦,腿上的水泡都破了,快快,我帮你上药。说着拿出面前动作轻柔的涂抹。


女孩的眼泪突然就流满了双颊,脑中只剩下刚刚那幅璧人的图画以及小三不耐烦的碎碎念琅哥接到罗兰接电话就二话不说冲了出去一遍一遍,环绕不息。


原来还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吧,以为他对自己也是有感情的就像自己对他一样,却不知终究抵不过那个女子的清雅笑颊。


好可笑,怎么会幻想那么多。


美伦看到黄阙清浅的泪水,一霎时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什么时候,那个坚强倔强的女孩也会这么伤心了,她不该有那么多泪水的,不该得。


原来,黄阙姐你那么爱他,爱到连自信如你都学会了嫉妒,为什么不承认?唐琅哥肯定会开心的。


不该放弃啊……毕竟还没告白,还什么都没说啊,怎么能就这样就算了……


这两个人,是她最珍视的两个人,唐琅哥和黄阙姐该幸福的,不该有那么多忧伤不是么。


打定主意缓缓开口:


黄阙姐,你果真喜欢唐琅哥呢。暖暖甜甜的声音,藏着浅浅的安慰。


谁说的,我只是因为脚太痛了,所以才哭了……”嗓子喑哑却不忘依旧狡辩。我该怎么承认我爱你,为什么我就是学不会说我爱你。


不要狡辩了好么美伦无可奈何,都什么时候了还不承认,勇敢面对自己的心真有那么难么?


你是因为直到唐琅哥代罗兰姐来医院了才那么失魂落魄的,又是撞见了他们才逃跑的,你为他哭的那么伤心,为什么就是不敢承认?为什么不告诉他?难道要错过了才去可惜么?


黄阙第一次听到美伦这么正经的声音,没有撒娇,没有甜腻,只是冷静的,明晰的。


你们一起经历过那么多生死,多少大风大浪不也挺过来了,所有明眼人都看得出你们的感情,唐琅哥他对你是最好的,这点没瞎的人都能发现。你为什么就不能勇敢一次,告诉他你爱他,你想和他在一起?难道女孩子


美伦轻轻的握上女孩的手。那双可爱的眼睛此刻只剩深深的心疼。告白,对这两人真有这么难么?明明离幸福只差一步之遥了,为什么两人就那么站定了,谁都不肯再往前走一步?


可是,你也看到了,他的心里总有一部分是属于罗兰的,甚至可以说他现在还爱着罗兰,我说再多有用么?这一年来他什么都做了,却连一句也没说过,不正是因为他的心里还怀着一个罗兰?我又怎么能让他接受我,我又怎么接受不完整的他?女孩忽然歇息地里的哭喊,泪水濡湿了睫毛,嫣红的双唇轻轻的颤抖。她哭得伤心,第一次带上小女生的无助与柔弱。


她没有办法平静,平静的看着他用对待自己的温柔对待另一个女人。


不完整的爱情,她又如何接受?


拍着女孩的背,齐美伦的口气前所未有的严肃,你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他还爱罗兰,怎么知道他不会接受你,这只是你自己的臆想啊。你既然爱他,何不努力争取听听他的解释和回答?有时候人生只差一点点的勇气,如果你没有胆量伸出手,也许这一生就这样错过了。黄阙姐我相信你,一定没问题的,告诉他你爱他,也许你会收到很多很多。美伦撒娇似的蹭了噌她的肩膀,我也还没有告诉小三我爱上他了,我们约定好一起说好不好?我们是患难之交,所以也要一起幸福,


美伦的话让黄阙如梦初醒,

对啊,自己不是一向很坚强很勇敢的么,面对案子、面对困难,面对瓶颈,都是从不逃跑的,这次怎么能连问都不敢问就当逃兵,

明明那么爱他,爱到可以为他付出一切包括生命,爱到想和他一起每一分每一秒,爱到不想让别的女人拥有他的温柔,却连告诉他都会害怕。

总不会要暧昧一辈子吧。

这点勇气都没有,以后是会有多遗憾……


女孩望着窗外银灰色月光,忽而莞尔。告诉他之后,必须要让他好好解释今天的事呢。


那,明天,我在BART餐厅举办一场酒会,我们都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一起说,一起见证彼此的幸福……”淡淡的语调,有感激的味道。


两个女孩抱在一起,笑容灿烂堪比天上的月亮,绽放出怦然心动的美颜。一个清丽迷人,一个活泼可爱。


两双美丽的大眼睛中都是满满的温暖和幸福。


人这一生最大幸事之一,便是有一个知己,

一起哭,一起笑,一起悲伤,一起幸福。

我很开心,生命中有你,

相伴听窗外风雨,赏梦里花开。





.


第二天早上我们的唐大侦探到公司的时候是相当无语的,望着黄阙的律师事务所们门牌上挂着的停业一天,青筋就那么跳了跳。


这叫什么?说放假就放假,连个招呼也不打。这女人究竟在搞什么鬼?


一边带着阴沉沉的脸向侦探事务所走去。


真是的,

这女人难道没有常识啊,这样乱放假,根本没有任何好处好不好。


不知道这样会影响工作进度么?

不知道小三见不到美伦会到处乱跑内心慌慌么?

不知道随便放假很影响人情绪么?

不知道,


这样见不到你,


会让我很想你么……



真的是……他无奈的笑笑,冷峻的脸部线条一下子奇异的柔和起来。


傻丫头。任性也不分时间。


本来是怀着一来就可以喝上她的咖啡的心情来的,怎么现在连人都见不到。


真让人扫兴啊……他撇了撇嘴。


突然,眉心一皱,眸色立刻转为担心,该不会生病了吧……


真是的,不来也要提前跟我说一声啊,免得让我在这竟紧张。


等到明天见到你,一定要好好惩罚你。让你以后在不吭声就消失。一边碎碎念着,一边懊恼的摇摇头。


平日里冷静沉着的大侦探,现在却一点不见往日的犀利,竟像个18岁的男孩一样为自己即将成为女朋友的女性朋友担心,这个女性朋友还是如今和自己传绯闻传的最凶的黄大律师,这要是报出来,是不是该上头版头条了?


诶,他满脸的无奈。


我怎么就爱上这么个像刺猬一样的女人。


她有什么好的?


好吧我承认,

不就是强势起来很惹眼,伤心起来就让人心疼的不得了,开玩笑时眼睛一眨一眨小猫一样可爱,面对在困难的困难都不说放弃,对正义坚持的倔强,敢爱敢恨的像个小女孩……


这就值得我这么一流个大侦探整天心心念念想想,担心的不得了,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一辈子不放手?


真叫什么事啊!


也许唐琅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在想到口中的傻丫头时,平日紧抿的嘴角总是微微上扬,弧度温柔的一塌糊涂,眼中的宠爱总是快要溢满出来。


是因为我爱你,所以想要宠你疼你,不让你受伤不让你受委屈,想把天下最好的东西都献给你,让你开心幸福,仅此而已。


呼呼,看来今天的阳光是很不错呢。


而另一边,我们休假停业的黄大律师正牵着那个可爱的齐家小妹妹在上海最繁华的商业区一家一家的购物,为今晚bart餐厅的盛宴做准备。


毕竟这是人生第一次,要告白啊要告白,不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怎么行。


毕竟这一年事务所收入大好,随手买几件衣服根本不在话下,所以两人也是专心致志,认认真真的在淘啊淘。


就在两人已经被琳琅满目的商品整的头晕眼花时,忽然一条粉色的公主裙闯进了黄阙的视线,缀着黑色蕾丝的透明吊带,简易蝴蝶结缀成的高腰线,只到大腿的一半的长度,微微蓬起的粉色百褶被黑蕾丝勾出了一道道繁复的花纹。


二话不说,她就把不明所以的齐小姐推进了试衣间。


5分钟后,齐美伦扭扭捏捏的走了出来。


只一眼,黄阙就知道自己成功了。


这裙子根本是为她造的。收紧的高腰设计,一下子勾出了美伦不盈一握的小腰,裙摆自由下垂,好像一朵娇艳的粉玫瑰,衬出美伦修长洁白的双腿,黑粉设计,可爱又不失性感。


黄阙让她踩上一双黑色的高跟鞋,用黑蕾丝的丝带将长到肩膀的直发微微梳起,加上那双忽闪忽闪明亮的大眼睛,活脱脱一个公主娃娃。


望向镜子里比太阳还耀眼的美伦,黄阙唇边绽放欣慰的微笑,


不知道我们的小三先生,看见这样的美伦,是会有多激动呢……


你知道么,这样美好的女孩子要向你告白呢。


小三,一定要好好珍惜她,


她太珍贵了,经不起伤害,纯净得好像一张白纸,


千万不要毁了这颗易碎的珍宝。


不然,此生你都后悔不及……








宁静的午后。


阳光明亮晃眼,跳跃的散漫了整个事务所,为一切都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嫁纱。


唐琅看着手中的报告眉头紧锁,手指轻轻的敲打在木质的桌面上。


闷闷的,不响亮。


偶尔抬起头,看着对面睡得正--死的小三,内心只剩下无奈。


我怎么会雇这种员工……



敲门声突然响起,宁静迟缓,仿佛不忍惊扰这一片宁静。


开开门,邮递员递上一张信封。


坐回办公桌,发现其中是两张制作精美的邀请函:黄阙律师的BART酒会诚邀您的光临。


邀请函上那些亮晶晶的东西晃得他眼00晕。旁边还藏着一张浅绿色的纸条,娟秀的字迹让他怦然心动:


请你,一定要来……


好吧。他沉默了。这究竟唱的又是哪出?


酒会?这可不像黄阙爱干的事。该不会又是涮人的吧。


不过既然是她说,那就一定要去捧场了,不然第二天……


唐琅从头到脚打了个哆嗦。


算了,被耍也比被揍好……


惹怒那种女人,后果是十分严重的。


当时的带着甜蜜的埋怨的他并没有想到,这个酒会经意味着如此之多,甚至让他伤害女孩如此之深,以至于他就此追悔莫及。


日后即使两人在一起时,他也曾不止一次的发誓,若是时光可以倒流,他一定会到场,见证她的美丽……










.


果然不出所料,小三在看到邀请函后立刻成花痴状态,二话不说便要出去好好打扮一番,甚至十分臭美的配上了古龙水,理由很简单,说不定美伦小姐喜欢啊。招来唐大侦探无限的白眼。


一定要注意,是说不定,十分的说不定……


下午6点。


就在小三对着镜子卖弄风骚的时候嘴里不断念叨着什么我好美我好美之类的,唐大侦探就轻轻浅浅,默默无声的走进了事务所,一手打理着衬衣上的扣子。低垂的脸颊,可以看到狭长的睫毛在阳光下颤抖,眉心依旧轻皱,好像有化不开的结。


三爷突然间就失了神。明明那个男子沉默的一言不发,只是无言的站立,可他身上反射出的光芒却比阳光还耀眼。





灰色竖条衬衣打底,黑色的西装,黑色的领带。袖口镶有圆形的黑曜石纽扣,手腕上缠绕一条灰色的丝巾。低调的奢华,简约的高贵诠释的恰到好处。


他天生就有一种强大的存在感,难以忽视,让人安心,有种令人疯狂的魔力。


小三觉得自己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只好闷闷的感慨造物者的不公:凭什么凭什么啊,相比之下,自己就是一个毛头小子,再过几十年,也学不来琅哥那种成熟的气质。


镜里自己粉色衬衣,黑色西装,口袋立有粉色丝巾。


比起唐琅的成熟大气,俊逸非凡,他倒更多一份风流倜傥,游戏人间之感,像一个涉世不深的贵公子。

直到很久以后,小三都会感慨命运的巧合,若是当时自己没有耽搁那几分钟,出发前没有接到那个电话,如果黄阙姐的酒会换一天,是不是很多事都不那么复杂了。


可是,也许是造化弄人吧。


很巧的,小三因为打理丝巾耽误了十分钟;

锁门之前电话铃响了起来;

唐琅就平平静静的去接电话; 

像往常一样,简简单单的您好这里是两个烟斗侦探事务所

结果毫无预警的听到了昔日那么温暖如今却带着哭腔的女声——


唐琅,今天,是天鸿的忌日……” 


窗外白鸽飞过。 


世界仿佛在这一刻定格。


7点半。 


天空已经黑透了,神秘,华丽的谜样。


只剩下稀疏的星星,在漆黑的舞台上,一眨一眨的闪着明亮的大眼睛,不知怎的让人感觉平添一份寂寞。 


BART餐厅。高雅的装潢,雕花的水晶的,深褐色的大理石地板,来宾都穿着高贵的礼服,手中端着价值不菲香槟,轻音乐淡淡的流淌在整个大厅里,宁静温柔。


今天进场的人都有一瞬间的失神,不为着优雅的环境,只是那站在场厅中央的女孩子,笑颊如花,花样年华。 


昔日褐色的大波浪长发如今高高挽起,光洁的的额头,娇媚的面庞,一双清冷带柔的杏眸,线长浓密的眼睫,轻轻的颤抖,与白皙的皮肤构成了让人怦然心动过的美颜。小巧的鼻子,嫣红的薄唇藏着深深的诱惑,让人想要品品她口中的葡萄酒。立体分明的五官,远远望去像一不小心坠落人间的天使,迷了路的雅典娜。 


一席拖地的纯白长裙,丝质的透明吊带缠绕在白皙修长的脖颈上,露出雪白的香肩和细嫩的后背。纤细的手腕上缠绕着白蕾丝镂花的绸带,紧身的设计,勾勒出女孩子如出水美人鱼的曼妙身材。玻根的水晶鞋,好像在等待王子的灰姑娘。 


她的身影比平日多了份清丽,少了点娇艳。手中的葡萄酒浓墨重彩,与白裙形成了鲜明对比。 


若不是人们早间她在法庭上的犀利,谁又能相信这是从未失败的黄大律师? 


只是不知道,她是在等她的王子么? 


您好章局长,您能大驾光临,我真是倍感荣幸。” 


礼貌的寒暄之词,大大方方的伸出手,表示自己的欢迎之情。 


别这么说,黄小姐,能来参加您举办的酒会才是我的荣幸,黄小姐不仅事业有成,而且在我心中,您简直是完美的女神啊。” 


说着色迷迷的瞅着身旁站在门口迎宾的佳人。不自觉的揉搓着手心娇嫩的小手。诶呀呀,这个丫头他可是垂涎了好久的。 


您过奖了,希望您今天度过一个愉快的晚上。不着痕迹的抽出自己的手,带上公式化的微笑。眼神却多了份戒备。 


张局长并未多言,轻轻颔首,脸上有明显的尴尬神色。 早就知道黄阙率直的个性,从不想别的女人一样故作娇媚。


她一直都是这样,带着高贵与冷漠,保持礼貌但决不允许任何男人靠近自己甚至触碰自己,不留情面正如一朵带刺的妖姬,成了上流社会男人心中的梦,渴望却不可及。 



身旁像公主一样的齐美伦也十分惹眼,奇怪的是,前来邀舞的男性无一例外全数拒绝,甚至连女孩的一个微笑都得不到。


奇怪啊,小丫头不是原来很好诱拐么?


正当众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她忽而欣喜的笑开,灿烂无邪,烂漫可爱,瞬时引得无数侧目: 


诶诶,小三小三,这里。 


来着一样的黑粉着装,立刻愣在了原地,甚至连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你今天,好美…… 


齐美伦感受男子炽烈的目光,红色染了脸颊,秀雅的脸庞顿生娇媚。让人恨不得一把抱在怀里。 


真是的,你能不能不要那样看人家啊。


说起来,今天小三还真是很帅啊。而且他那个,和自己……好像……情侣装诶。


自己内心偷偷窃喜,小小的少女心思冒着粉色泡泡。


突然回过神来,不对啊,怎么……就他自己?那个高俊的身影呢?该不会……心中一沉,急急的开口: 


小三,唐琅哥呢?他人呢?不是告诉你们一定要来么? 


……不是,那个。 


小三从女孩的美丽中回过神来,赶忙积极的搪塞,琅哥他有点小事要先去处理一下,马上就到马上就到。 一边在心里碎碎念琅哥你可不要害死我啊你可不能放黄阙姐鸽子不然我真……


说着心虚的对上身旁黄阙清丽的双瞳,沉静如水毫无波澜,清雅的好似初开的白莲花。


一瞬间他忽而莞尔。雅典娜会有她美么? 


诶,琅哥,你今天可一定要来。 


来看看你的爱人,心上人,担心的人,陪伴你的人,注定缠绕一生与子偕老的女人,见证她的绝代芳华。 


这一生你可都应当珍惜她,你就是将星星月亮送给她都配不上她。


万千宠爱,独予你一人。


你可得快回来啊,我可不想,瞒不住时……又伤了她。


眸中平添了几分忧心,淡淡的看了墙上欧式的钟摆。 


听到唐琅哥没来,美伦忽然间反应不过来。


黄阙姐,今天可是有很重要的话要说啊……万一要是主角不到场,这舞台剧该怎么唱下去?


有点担心的握了握黄阙的手,唐琅哥太过分了,等他来了,我一定要骂他,一定一定要骂…… 


感受到小丫头的担心,黄阙故做不在乎的笑了笑,双手回握了她一下。眸色只是陡然一暗。


唐琅,你不会连最终说出口的机会,也不给我吧…… 


不想让周围的人察觉到什么,所以嘴上一边念叨着什么他那种人不来也无所谓啊不管他,走吧我们去玩,爱来不来好了,他来了还给我丢脸呢…… 


说着带着他们走向舞池。脚步轻快曼妙。


只是没人发现,美人鱼漆黑的深瞳中藏不住的忧伤,原本圣洁的白裙也多了份落寞。


王子在身边时,即使在刀尖上舞蹈也也觉得幸福,就像那次两人铐在一起,明明是在**的枪口上旋转,却让她就那么忘了危险,他的怀抱,身上淡淡的烟草味让她安心,所以可以永远绽放最动人的笑颜。


可是现在,王子不在,她还有资格跳舞么……


转载于:https://my.oschina.net/jinhengyu/blog/1572240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