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判断是对的 --- 网易雷火面试元宇宙岗位有感

师妹偶然看到网易雷火在布局元宇宙,招聘区块链应用工程师。让我试试,我就连夜把简历投了过去。

昨天校招一面的时候,

我在想,校招一般一面都是面算法基础的嘛。所以,提前都是在准备以前的ACM/ICPC的算法模版,把它回顾一下。回溯、链、树、图、搜索、DP,这些比较常见的题目模版。

然后我没想到,问我的问题居然和这些题目一点关系都没有:

  1. ERC20的委托转账的原理是什么?
  2. Uniswap? AAVE?
  3. Oracle应该很熟吧?你怎么实现喂价的?Chainlink怎么实现喂价的?一般Oracle有多少种喂价方式?
  4. Solidity应该很熟吧?说一下权限管理上的owner? 怎么实现自定义的角色权限管理?
  5. Solidity怎么实现转账?各种方法有什么区别。

脑海里能记起来的应该就这几个吧,影响比较深刻的是面试官习惯说:“xxx应该很熟吧?“。= =#,不知道是不是看我有TriangleDAO的开发经历所以就这样问。但是根本来说,我也只是一个打杂的,主程是XD。emmm~~~

我当时,确实是比较懵逼,怎么问我的都没有算法的内容。更加懵逼的是,为什么猪厂元宇宙部门需要掌握uniswap,AAVE,Oracle和Solidity这类职能。

想必玩过Axie,Sand和RACA等的小伙伴已经品出味道了。我这里也不方便说得太清楚。。

但从这次面试来看,我有一个决定至少肯定是对的,而且这个判断至少超越时代5年:

元宇宙是超现实而不是虚拟现实

我在上一篇文章说过(https://segmentfault.com/a/11...),元宇宙的三个要点:

  1. 元宇宙必须永远存在,只要文明存在,元宇宙就会存在。
  2. 元宇宙必须是去中心化的,不会依附与任何一个国家与企业
  3. 元宇宙必须与真实相连,元宇宙的经济系统必须与真实的经济系统相连、在元宇宙中产生的影响力必须是真实的,而非虚幻的

现在重新读回,觉得多少有点让人难以咀嚼,非常难消化。偶然读到清华胡教授的文章(https://yilinhut.net/2022/01/...),发现和我的观点几乎一致,让我更加坚信了我的判断了吧。(真理似乎都只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上)元宇宙不是虚拟现实,而是超现实。

(这里冒味引用一下胡教授的文章)

前缀“meta-”是“在……之后、超……”的意思,“meta-A”可以理解为”A about A“。比如“元语言(metalanguage)”是描述语言的语言,“元数据(Metadata)”是描述数据的数据。“形而上学(metaphysics)”研究的是原理的原理、本原的本原。一般来说译成“元”的地方也可以理解为“超”,即进入一个超越的维度来反身自指。或者换言之,这种反身自指总是要求进入一种“超然”的视角。宇宙(universe)即万物,或者说就是现实世界本身。在这个意义上,把Metaverse翻译成“超现实”是能够说得通的——“关于现实的现实”。

“超现实”这个词的最明显的好处是把它与“虚拟现实”的对立显示了出来。很多人,包括乱赶时髦的原Facebook,都把Metaverse和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看作一回事。即便不是干脆看作同义词,也是看作一致的方向。更重要的是,很多人理解Metaverse和VR时,侧重的都是“虚拟”,一些人会强调它们终究是虚拟的,还是现实世界更有意义;另一些人会强调虚拟与现实相结合就如何如何。

所有这些观点都把“虚拟”置于“现实”之下,虚拟世界是对现实世界的摹仿,只有现实世界是有意义、有价值的。一些人认为虚拟世界只有屈从于现实,为现实世界作出贡献才有价值。另一些人认为虚拟世界只有变得和现实难以分辨,才能吸引人们沉迷其中。

所以“虚拟现实”的进路,是始终以现实世界为至高标准,去模拟、仿造、讨好现实世界,千方百计让人有“现实感”。

但是“元宇宙”并没有老老实实沿着“虚拟现实”的进路迈进。“元宇宙”这个词可能有无数种理解方式,但是这个词既然火了起来,就证明至少有一点是所有爱用这个新词的人的共识,那就是他们听腻了“虚拟现实”这个现成词汇。所以说一千个读者可以有一千种“元宇宙”,“元宇宙”可以是任何意思,但唯独不是“虚拟现实”。

事实上,虚拟与现实二元对立的思维方式是可疑的,什么是“现实”呢?现实生活本来就是夹杂着所谓的“虚拟”事物的,比如我上午上课做题,做包含无限长的线、无穷小的量等虚构对象的数学计算,做包含愚公移山叶公好龙等虚构故事的语文阅读;中午和同学谈天说地,说假如我中了彩票如何如何之类的虚拟语气;下午我搞研究,为一台尚未生产的机器构造图纸;晚上我上网,通过网络空间订购我明天的食粮,然后通过虚拟会议室和世界各地的同行交流沟通……我们发现,在整个“现实生活”中,所谓的“虚拟”元素是交织在生活的各个环节的。在面对面聊天中,我们谈及虚拟物;在虚拟的场景中,我们又忙碌于现实事务。所谓的“现实”与“虚拟”有时是可以分辨的,但我们并不能划出一个截然的界限,让其一边完全是“现实”,另一边完全是“虚拟”。

更重要的是,如果说“现实”指的就是这个客观的物质世界,那么它从来没有天然地占据意义或价值的制高点。例如,“国旗”是有意义的,但就“现实”来说,它不过就是一块涂了染料的布罢了;“钞票”是有价值的,但就“现实”来说,它不过就是一张印了图案的纸罢了。人类终究不是动物,人类的意义向来被寄托在某种“现实之上”的维度。

在今天,之所以许多人忽略了“现实之上”的维度,不是因为他们在现实中已经找到了意义的寄托,而是他们已经完全陷入了意义危机,在哪里都找不到意义了。比如一个996的员工每天起早贪黑工作,一个流水线工人不断重复一些机械性的动作,这些活动很“现实”,但又很“空虚”。让人稍微感到一点充实感的只有微薄的工资罢了。但“钱”本身也早已虚拟化了,打工人看着富人阶层或金融寡头以亿计量的财富,怎会没有虚幻感呢?这种虚幻感并不是区块链或元宇宙带来的,而是早已成为这个时代的“现实”。

在这个时代的“现实”之下,再高谈阔论所谓“现实才有意义,虚拟就是虚拟”之类的语言,才是真的虚幻不实。说得好像人们都能够从这个现实世界中找到充实的意义那样。事实上,意义总是要寄托于某种“现实之上”的维度的。

这个“现实之上”的维度未必要说成是所谓的“虚拟”,因为“虚拟”是位居“现实之下”的,是以现实为至高标准的。相反,现实本身还需要以某种更高的东西为标准,现实才是有意义的。

这种更高的东西仍然是“现实”,正如描述语言的语言仍是语言,记录数据的数据仍是数据。这种让现实得以充实的东西仍是现实,现实之上的现实——超现实。

但“元宇宙”还包含比“超现实”更多的一层意思,就是这个超越的维度正在“闭合”,形成一个与“现实世界”相对应的独立王国。

总结

读完胡教授的一段随笔,再细想我说元宇宙的3个特征。因为它的本质是超现实的规则,它的存在就必须是和我们现实世界是并行的,并且经济系统是相通的。能实现这个的技术,除了公链还能有什么技术可以实现!!!!!如果我们的国家再处处限制公链应用的开发,我们在这个关键的赛道会无比落后。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