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SQL优化之数据倾斜解决案例全集

1 什么是数据倾斜

数据倾斜即指在大数据计算任务中某个处理任务的进程(通常是一个JVM进程)被分配到的任务量过多,导致任务运行时间超长甚至最终失败,进而导致整个大任务超长时间运行或者失败。外部表现的话,在HiveSQL任务里看到map或者reduce的进度一直是99%持续数小时没有变化;在SparkSQL里则是某个stage里,正在运行的任务数量长时间是1或者2不变。总之如果任务进度信息一直在输出,但内容长时间没有任何变化的时候,大概率是出现数据倾斜了。有个特例需要注意,有时候大家会看到SparkSQL的任务信息也显示有1到2个任务在运行中,但进度信息不再刷新而表现为假死很久的时候,这通常是在进行最后阶段的文件操作,并不是数据倾斜(虽然这通常意味着小文件问题严重)。

再细分一下,倾斜可以分为以下四类:

  1. 读倾斜。即某个map(HiveSQL)或者task(SparkSQL)在读取数据阶段长期无法完成。这通常是因为文件分块过大或者此分块数据有异常。这种场景出现频率较小。
  2. 算倾斜。即在某个需要排序(如开窗函数或者非广播关联时)或者聚合操作的时候,同一个key(通常是一个或者多个字段或者表达式的组合)的处理耗时过长。这通常是最多的情况,情况也较为复杂。
  3. 写倾斜。即某个操作需要输出大量的数据,比如超过几亿甚至几十亿行。主要出现在关联后数据膨胀及某些只能由一个task来操作(如limit)的情况。
  4. 文件操作倾斜。即数据生成在临时文件夹后,由于数量巨大,重命名和移动的操作非常耗时。这通常发生在动态分区导致小文件的情况。目前在国内和印度区域已经因为我们默认进行小文件合并而不再存在这个情况,新加坡还有(我们在推动解决)。

2 为什么会有数据倾斜

大数据计算依赖多种分布式系统,需要将所有的计算任务和数据经过一定的规则分发到集群中各个可用的机器和节点上去执行,最后可能还需要进行汇总到少数节点进行最后的聚合操作,以及数据写到HDFS/S3等分布式存储系统里以永储存。这个过程被设计来应对大多数情况,并不能应对所有的情况。它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1. 业务数据分布规律无法预知。比如系统无法不经过计算而提前知道某个表的某个字段的取值分布是否大致均匀。
  2. 计算结果数量无法预知。比如两表关联的结果对于某些key(关联的一个字段或者多个字段组合)的输出行数无法不经过计算而预知进而针对性处理;又比如对某个字段的值进行split操作或者explode等操作后产生的结果数量无法预知而进行针对性的应对。
  3. 某些操作只能由单一节点进行。一切需要维护一个全局状态的大多数操作,如排序,Limit,count distinct,全局聚合等,一般会安排到一个节点来执行。

上述三个主要特点导致单节点处理的数据量有概率出现巨量,造成了所谓的倾斜问题。当然,这些困难并不是不可解决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针对性的优化措施已逐渐出现,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业务同学不会再被倾斜问题烦恼。

3 解决案例

由于未来在OPPO主推SparkSQL,因此以下案例将主要以SparkSQL的角度来展示。

3.1 事实表关联事实表数据膨胀

最近有两个业务同学提出一个比较麻烦的问题,就是事实表关联事实表,其中有若干个key的输出达数十亿行,数据膨胀严重,造成数据计算和输出的倾斜。

比如以下场景:

大数据SQL优化之数据倾斜解决案例全集_第1张图片

我们统计了两个表的倾斜KEY值分布:

a表:

大数据SQL优化之数据倾斜解决案例全集_第2张图片

b表:

大数据SQL优化之数据倾斜解决案例全集_第3张图片

大家可以看出,

只看option_id=7的关联结果最后是46839*130836=6128227404,即61亿行;
option_id=2的关联结果是71080*125541=8923454280,即89亿行。
属于严重倾斜的情况。

这种事实表关联事实表的情况在非报表类的计算任务偶尔会遇到。平时我们解决数据倾斜主要是计算结果的过程涉及太多数据要处理导致慢,但通常输出的行数可能并不多,不存在写的困难,所以类似过滤异常数据或者广播关联等方法都不起作用。

这个问题的本质是一个task最多由一个进程来执行,而相同的key也必须在同一个task中处理,因此在无法改变这个机制的前提下,我们只有想办法减少一个task输出的行数。

那如何在不影响最终结果的前提下,减少单个task所需要处理数据行数呢?

其实网上也有许多建议,都是单独处理倾斜的key,通过加前缀后缀等方式打散key,再最后合并处理,但这样做法太麻烦了,不够优雅。我们要追求对业务同学更友好,代码更优雅的方式。

最后我寻遍所有可用的系统函数,发现了collect_set/collect_list这个聚合函数,可以在保证数据关系不丢失的前提下将数据收拢减少行数。比如以下两行:

可以收拢成一行:

最后我们通过explode+lateral view的方式,可以实现一行展开为多行,从而还原成用户最后期望的明细结果方式。

上述办法的核心是将原来倾斜的操作(同一个key关联),修改为不再相互依赖的操作(一行变多行)。

最终代码如下:

大数据SQL优化之数据倾斜解决案例全集_第4张图片

注意以上代码里值得注意的地方:

  • 代码里的hint(repartition(1000))的作用是考虑到经过collect_list聚合后的数据单行携带的数据经过一行变多行的展开操作后会膨胀很多倍,因此单个任务处理的数据量必须很小,才能保证处理速度够快。这个hint的作用是告诉系统将上一阶段关联后的结果分成1000份,交给下游处理;
  • group by语句里的ceil(rand()*N)作用是将一个key分成最多N行,这样可以限制最后按key关联后生成的行数的上限;
  • 通过spark.sql.files.maxPartitionBytes参数控制单个任务处理的数据量,进一步拆分单个任务需要处理的数据。事实上如果第1点里文件足够小,这个参数可以省略。

经过验证,20分钟任务就完成了,生成了近800亿行的数据,其中包括了19个超十亿行的key。

3.2 避免排序

有一些算法基础的同学都知道排序操作在软件领域是开销非常大的操作,目前大规模应用的几大排序算法的时间复杂度中最好的也是O(nlogn),即随着数据量的增长而非线性的增长。这就是说,大规模数据量的排序往往意味着巨大的时间消耗。然而这在大数据SQL中却是常见的情况,从而引发倾斜。一旦有了排序的需求,什么优化参数都不好使了, 一般来说只有进行改写代码。幸运的是,在绝大多数大数据场景下,排序是不必要的,很多时候只是业务同学不解排序在大数据场景下的开销很大而信手写下了排序代码。下面介绍2个改写代码从而避免排序的案例。

1)用max函数替换排序。

最近收到一个同事的业务需求,需要对某个业务的埋点数据做一次样本展示,要在约1200亿行数据中,捞出约1万条数据。很简单的一个SQL如下:

稍微解释一下SQL的意思:希望取出上报数据里针对某个维度组合的一条内容较为丰富的样本数据,因此以某字段的size作为降序排序并取结果的第一条。

这个SQL当然跑失败了。我对partition by的字段集合(后续简称key)进行了统计,最大的key有137亿行,另外还有至少10个key的数据量超过20亿行。这样executor的内存加得再大都无法跑成功了。

这个问题的本质还是对大数据做了不必要的排序(大数据架构里对排序暂无非常高效的处理办法)。因此优化的思路还是想办法减少这种不必要排序。

既然用户只需要排序后的最大的一条,本质上不就是取某个key的最大值嘛。取出这个最大值,最后再跟源表进行关联,就可以取出最大值对应的那一条数据。

这里有个前提条件,要想在第二步关联回源表数据的时候干掉排序,我们只有走一条路:广播关联(如果走sort-meger关联,还是会避免不了sort步骤)。这就要求我们的小表(key-最大值)要足够小。通常这个条件都会满足的,因为如果不满足的话,说明key值非常多,非常稀疏,也不会产生倾斜的困境了。如开始就说明了,最后Key的去重数据量不到1万条,完全可以走广播关联。

最后的代码如下:

大数据SQL优化之数据倾斜解决案例全集_第5张图片

注意上述SQL有两点说明:

  • 我们使用了semi join,这在日常代码中比较少见。它的意思是,左表去匹配右表,如果一旦发现左表的某条数据的关联key在右表,便保留此条左表的数据,不再继续在右表里查找了。这样做有两个结果:1)速度更快;2)不会把右表的数据放到结果里)。它等价于 select * from left_table where key in (select key from right_table)。但大数据发展过程中一度不支持in的用法(现在部分支持了),因此有这种语法,从效率上看,一般认为这样更高效。
  • 因为能匹配到最大值的数据可能有许多条,所以对最后结果再做一次row_number的开窗并取其中一条即可。这个时候由于size(xxxx)的值都是一样的,因此任意取一条均符合业务需求。

在一般情况下,上述SQL能较好的运行。但我们这次情况出了点意外:经过上述操作后,我们得到的数据还有800多亿行。因为max(size(xxxx) = size(xxxx)的数据占了绝大多数,导致我们匹配回去无法有效的筛选出少量结果。我们必须找到一个能有效区分各行数据的字段,这个字段的值必须很松散。最后我发现比较好的是userid。因此将 max(size(xxxx))替换成了 max(userid),任务很快就跑完了。因为不影响我们讲述优化的原理,所以不再描述这部分细节。

2)用分位函数替换排序。

在一个画像任务相关跑得很慢时,业务同学求助于我们,发现慢的代码如下:

大数据SQL优化之数据倾斜解决案例全集_第6张图片

问题点:上面的代码是想做一个全局排序,然后使用其序号所在位置来进行分类打标。上述代码在排序数据小于5亿5千万行的情况下勉强能运行出结果。但在某一天数据量到了5亿5千万行后就跑不出来,加了reducer的内存到10G也不行。

大数据SQL优化之数据倾斜解决案例全集_第7张图片

新思路:虽然可能还有一些参数能调整,但我认为这不是正确的方向,于是停止了研究,把方向转为干掉全局排序。在和一位前辈沟通的时候,突然意识到,既然业务是想做一个分档,本质上就并不需要具体的排序号,所以理论上完全的排序是可以省掉的。于是自然想到了分位数函数,立马想到了新方案。分位函数计算出数据必须大于或者等于某个值才能处于整个数据排序的某个位置。详情请大家自行搜索。

改之后代码如下:

大数据SQL优化之数据倾斜解决案例全集_第8张图片

注意上述代码有个小技巧,即与只有一行的子查询结果进行笛卡尔积关联,从而变相的实现了引入p2到p8等4个变量的效果,还算实用。

效果:对比了新旧算法的结果,差异极小,也在预期范围内。

大数据SQL优化之数据倾斜解决案例全集_第9张图片

再对比了任务执行时间,约有87%的降幅:

大数据SQL优化之数据倾斜解决案例全集_第10张图片

这个案例的本质在于识别出了费尽资源计算的全局序号是完全不必要的。类似的情况在我们的业务代码里还存在很多,只是目前尚在业务可接受的范围内,存在非常大的优化空间。希望未来能开展专项,以节省计算时间和资源。

3)通过广播关联彻底避免排序。

SparkSQL目前处理关联(join)的方法主要有两种:

a) 广播关联。小表(通过参数spark.sql.autoBroadcastJoinThreshold控制,目前我们的默认值是20M)的话会采用广播关联,即将小表的全部数据传输到各节点的内存中,通过直接的内存操作快速完成关联。这种方式最大的好处是避免了对主表的数据进行shuffle,但会增加任务使用的内存量。另外特别说明3点:

  • 目前我们的sparksql优化器尚不能非常准确地判断一个子查询结果(也被当成一张小表)是否适合进行广播,因此还在跟进解决中;
  • 左表无论大小都不能被广播;
  • 某些情况下会有类似:Kryo serialization failed: Buffer overflow 这样的OOM出现,并 “To avoid this, increase spark.kryoserializer.buffer.max value”。但其实这样设置会无效。实质原因是:虽然某张表小于32M,但由于高度压缩后,解压结果的行数达到了数千万,造成了节点的OOM。这个时候,只能手动禁掉广播关联。

b) Sort-Merge关联。即先将两表按连接字段进行排序,然后在些基础上进行匹配关联。由于数据是排序过的,只需要一次性的匹配即可完成最终的关联,速度较快。但这种方法的弊端是要进行对关联key的排序,并且每个相同的Key和对应的数据必须分配到一个executor里,引发大量的shuffle操作;另一方面如果一个executor需要处理一个巨量的key,通常会花费大量的时间以及大量的磁盘IO。

通过上述原理描述可以看出如果采用广播关联,引擎完全不用做任何排序,自然也不会有排序带来的倾斜了,这是效率巨大的提升,当然代价就是会增加内存占用。一般来说这种内存使用的增加被认为是划算的。

如果引擎没有识别出来,我们可以通过主动指示的办法影响执行计划。比如以下:

大数据SQL优化之数据倾斜解决案例全集_第11张图片

要让执行计划改成广播s子查询结果,加hint mapjoin (也可以是 broadcast)就可以了。

大数据SQL优化之数据倾斜解决案例全集_第12张图片

从实际的结果看,广播关联的提速都有翻倍以上的效果。

3.3 写倾斜的避免

这部分简要描述一下。在动态分区场景下,我们常常很难预料最后每个分区将要输出的数据量会是多少,但分配的task数量对于每个最终分区都是固定的。以国家分区条件为例,印尼这个分区如果是输出10亿行,而新加坡只输出100万行,这个时候如果我们只分配2个任务去写数据,印尼这个分区单个任务会承受1亿行的任务,会非常慢。而如果设置为100个任务来写数据,对印尼这个分区来说是比较合适的,但新加坡这个分区分产生100个小文件,对后续的文件操作和未来下游任务的读取都有消极的影响。最后经过实践后,找到一个比较好的办法。即找出倾斜的分区key,通过distribute by + case when表达式,让引擎对不同的分区做不同数量的数据分发。具体代码(以region为动态分区字段):

大数据SQL优化之数据倾斜解决案例全集_第13张图片

目前这种情况在海外任务上还需要应用,未来随着我们推动AWS解决小文件自动合并问题,应该不用再操心了。

3.4 非法值过滤

这应该是网上讲得比较多的办法,我也简略说下。

在优化战略生态部门的任务dwd_ocloud_dau_info_d任务的时候,我们发现任务的运行时间一直在增长,一度达到7个小时,直到8月1号便再也跑不成功,总是OOM(内存不够),即使将executor的内存调高到10G依然解决不了问题。经过仔细诊断,发现任务慢在一个开窗函数阶段,代码如下:

大数据SQL优化之数据倾斜解决案例全集_第14张图片

在对guid这个key进行初步统计后,发现为空值的数量竟然有数亿行,并不断增长:

大数据SQL优化之数据倾斜解决案例全集_第15张图片

这也就解释了运行时长不断增长,排序的内存开销和时长都不断增长。经过和业务同学的沟通,确认空值无意义,进行排除:

大数据SQL优化之数据倾斜解决案例全集_第16张图片

然后在默认的参数下进行了重跑,30分钟内就跑完了。耗时下降约90%,效果明显。

大数据SQL优化之数据倾斜解决案例全集_第17张图片

这个例子里,倾斜值恰好是无效的可以直接过滤,比较幸运。那同学们会问,如果倾斜值是有价值的怎么办?通常来说是需要将这类倾斜值单独拎出来以另外一套针对性的逻辑来计算,然后将结果union all回到其他非倾斜的数据计算结果里。

4 结语

数据倾斜处理的情况基本上局限在上述案例分类里,相信大家稍加学习都能掌握。未来我们有计划开发诊断和优化的工具,重点帮大家找出倾斜的节点和提出代码级别的优化建议。敬请期待!

作者简介

Luckyfish OPPO大数据服务质量负责人

主要负责大数据平台支持维护及服务质量保证工作,曾供职于京东科技,有较丰富的大数据任务开发和性能优化经验,同时对产品体验和成本优化有较多兴趣和经验。

获取更多精彩内容,请扫码关注[OPPO数智技术]公众号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