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交易(20)

[情感]交易(20)_第1张图片

[情感]《交易》总目录

上一章:第十九章  为了婚姻  改换工作

第二十章  昔日情人  反目成仇

跟邹局吃完饭,依婷没有答应邹局提出陪他休息的建议,就让邹局送她回了家,原以为邹局能不开心,看到他竟然没有一点异议,依婷的心里反而有点小感动,对邹局的好感也增加不少。

邹局看着下车往家走的依婷,仿佛老虎盯着自己垂涎已久的又要马上被自己捕获的猎物,脸上显出漫不经心的悠闲的得意的神情。他知道,对待女人,想俘获她的芳心,就必须获得她的好感,邹局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这一点他还是有分寸的,他要像个绅士一般,循序渐进,步步为营,逐渐获得依婷的喜欢,让依婷自愿地做他的情人,他相信自己是有实力得到依婷的,自然不甚着急。

依婷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邹局还在盯着自己看,感觉到邹局留恋在她身上火辣辣的目光,她露出了自信的笑容,朝邹局摆了摆手,为自己有如此魅力而自豪。

就这样,依婷和邹局在和谐的融洽的一次和谈中心照不宣地达成了共识:邹局用他的权利帮依婷安排工作,依婷用她的身体还他的人情,各取所需,各得其所。

回到家,依婷心情大好,她放下包,换上拖鞋,看到孙亿在看电视,笑眯眯地就坐了过去,依偎在老公的身上。

孙亿搂过依婷,看着有点兴奋的依婷,用手捏了一下她的下巴,轻声问:“有什么开心事?说来听听。”

“是有点开心,今晚吃饭,我遇到了市里的一个领导,聊过以后才知道我们是老乡,我就私下里找他问了问,能不能帮我调动一下工作,他说问题不大,我估计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依婷把自己想好的谎话很顺溜地说了出来。

“为什么一定要换工作呢?在公司做得不是挺好的吗?”孙亿皱了皱眉头,疑惑不解地问。

“这家公司毕竟只是私企,没有发展前途,如果有机会,我们还是应该到大的公司里去发展,我想啊,树挪死人挪活,我就先去了解一下,说不定会比现在更好呢!”依婷努力地找理由说服着孙亿。

“好吧,你考虑好了就行,我不反对。”孙亿用手指轻轻地点了一下依婷的脑袋,“这里的想法还不少呢,看来我的老婆非池中之物,不得小觑呢。”

得到了孙亿的支持,依婷满足地靠在他的胸前,长舒了一口气。“不过这事先不要声张,等工作安排好了,我再去找樊总辞职。”依婷不忘嘱咐孙亿道。

“放心吧,你老公我不傻。”孙亿笑着回了句。

依婷在焦灼的等待中照常上班,自从从邹局那里知道了樊总为了自己的利益曾经帮着邹局把她灌醉并且把她送给了邹局后,依婷对樊总的厌烦到了极点,甚至憎恨起他来。在公司里,樊总不打电话叫她,她绝对不踏进樊总办公室半步,这种反常的行为引起了樊总的注意。

这一天下午,樊总通知依婷,说晚上有个重要客户,让她陪着吃个饭。依婷说她身体不舒服,不能去了。樊总不同意。想到让邹局找工作的事还没有回信,依婷也不敢太固执,怕万一得罪了樊总,邹局再不帮她,她就鸡飞蛋打一无所获了,于是她只好答应。

依婷上了樊总的车,随着车子奔驰着驶向另一个市区,依婷开始有些不安起来。“我们这是去哪里?”

“去了就知道了,今晚上带你出来好好放松一下。”樊总瞅了依婷一眼,又聚精会神地开起了车。

“不是说有客户吗?”依婷不满地问。

“是啊,有客户就不能放松了吗?”樊总笑了笑,突然一本正经起来,“你老公对你怎么样?跟你老公生活的很性福吧?”

“他对我很好,谢谢你关心。”依婷突然又想起樊总把她灌醉卖她的事,不觉怒火中烧,于是不冷不热地回了句。

“那就好,你能有如此完美的归宿,说起来你得感谢我呢!要不是当初把孙亿从别的公司挖过来介绍给你,你可能到现在还是单身呢!”樊总邀功般的炫耀着。

“你挖孙亿是为了给你挣钱吧?其实我们都是你的摇钱树,不是吗?”依婷毫不客气地回了句。

“呵呵,也是,哪个公司招人不招有用的?不能为公司创造价值,这样的人早晚要被炒鱿鱼。”樊总有点尴尬,但他还是非常霸道,针锋相对。

依婷知道争吵对她来说没有任何好处,于是不再言语,任由樊总一个人说着。樊总见依婷沉默不语了,也安静了下来,认认真真地开着车。

车子疾驰了一个小时左右,停在了一个大商场外。

“下车吧,看你今天穿的很随意,进去买套衣服,我们再去见客户。”樊总不改霸道,吩咐着依婷。

依婷拗不过他,只好顺从地跟着他进了商场。买了一套衣服,他们就来到了一家酒店,樊总不知跟服务员怎么说的,只见服务员过来对依婷说,让她先到房间洗澡更衣,依婷便跟着服务员来到了房间。

开了门,服务员就离开了,依婷关上门,就进了洗澡间,关了洗澡间的门,她开始洗浴起来。

当依婷从洗澡间出来时,发现房间的电视开了,往床上一看,只见悠闲自得的樊总脱了外衣依靠在床头边,依婷愣了一下,转身想离开,却发现她的衣服就在床边的柜子上,她只好硬着头皮过去拿。

拿了衣服刚要走,樊总一把抓住了她,“怎么了?看到我这么害羞了?就在这里换吧,又不是第一次。”

“你放开我,我不想再跟你有任何关系!”依婷满脸怒意,气冲冲地说。

“你说没有关系就没有关系了?!当初为什么自己送上我的床?别假装正经了,女人只有第一次是最值钱的,你跟我睡时就已经不是圣女了,还装什么纯洁?”说着,樊总一把拉倒依婷,顺势压在了她的身上。

“我不是圣女,我也没说自己是圣女,但是我当初仰慕你爱你是真的……”依婷还想继续说,嘴却被樊总的嘴给堵上了,“唔……唔……好歹我也是黄花大闺女!为了让你高兴,我去流产,我去陪客户喝酒,是因为我真的爱你……唔……可是你呢?”依婷嘴一得空就说着,断断续续。

樊总的身子压在依婷身上,弓腰解开腰带,手脱脚踢,几下子就退掉了裤子,身下依婷不断的扭动,更加刺激了他的兴奋,他的下体迅速勃起,分开依婷的大腿,长驱直入,与依婷融为一体。

依婷脸上显出痛苦的表情,一种被强奸的羞辱感让她恨意纵生,她对着樊总的肩头狠狠地咬了一口,被咬疼的樊总直起上身,两只手压着依婷的胳膊,让她动弹不得,下身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停止。

依婷屈辱的泪水不由自主地淌了下来,“我恨你,我恨死你了!我当初是那么欣赏你,那么爱你,你是怎么做的?你竟然伙同别人灌我酒,然后再把我送给别的男人,你这样做也太没有良心了!你还是个男人吗?自己的女人都能送人,你还有什么做不到的?”依婷也豁出去了,被憋在心里几天的话喷涌而出。

“你是怎么知道的?”发泄完后的樊总往依婷旁边一躺,喘着粗气问道,“邹局告诉你的?”

“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摆脱了樊总的控制,依婷迅速起身去了洗手间,清洗完下身后就穿上衣服,拿起包离开了酒店。

依婷一个人在不熟悉的街上走着,突然特别恐惧,她想回家,她想孙亿,她感觉非常无助,一个人蹲在地上大哭起来。

“起来,我送你回家!”随后跟过来的樊总伸手去拉依婷。

“别碰我,请你以后不要再纠缠我!我为了你的家庭放开了你,也请你为了我的家庭放开我,行不行?!”依婷哭诉着。

“好好好,我以后不打扰你了,你好好过你的日子吧。别哭了,走,回去!”樊总说完,拉起哭成一团的依婷,往车边走去。

拗不过樊总,也担心自己回家没法交代,依婷最终上了樊总的车。

回来的路上,俩人都默默无语,昔日的一对情人,此刻竟然无言以对,美好的恋情转眼不再值得留恋。在依婷眼里,曾经的恩人恋人,此刻也变成了仇人。

世事难料,人生无常,可悲可叹!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