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6

我不想活了,可是我也不想死,我想要处于活着和死去二者之间的状态。

有多少不想活的人,是因为亲人的牵绊勉强留下?说是牵绊,也只不过是最后一点世俗的责任吧。可是如果有足够的理解,如果太过于难受,如果有足够的保障,那么死也不过是一种行为而已。甚至都不是一种结局。对于亲人来说不是,因为生活还在继续,对于我更不是,因为死的时候我还盼望着有什么额外的旅程呢,思想也不会戛然而止——我更倾向于相信是进入了一种长梦的状态,一瞬即永恒。

好像和贝斯也无关的,只是一个80分的人,看不上60分的我而已,再也不理我了,出于高出20分的原因,又有什么可以伤心的呢?

说了,关于他的记忆,留在巴黎艺术桥上,留在罗马万神殿里,留在瑞士的雪山和礁石上,留在鹿特丹的阳光里,一切都是美好的记忆,因为太过于美好,反而舍不得忘记吗?那不会的,因为一个人讨厌我了所以我不能去强求,已是解脱我的最好的理由。一切都是美好的记忆,一切都没有虚度。

好像真的不是因为他而想要寻思以解脱,因为他曾经也离开我许久。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