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

  两千多年的爱慕,不过是一场孽缘。他为她下凡历劫,她为他断尾求缘,却终究敌不过天命无缘。

  凭谁说,戏子入画,一生天涯,从此不分海角与天涯;

凭谁说,血染朱砂,倾尽天下,从此不理是非与真假;

凭谁说,玲珑红豆,相思入骨,从此不知雪月与风花;

凭谁说,倾世姻缘,只若初见,从此不理琴棋与书画;

凭谁说,一曲华胥,乱世成殇,从此不弹古筝与琵琶;

凭谁说,十年天真,只为无邪,从此不知流水与落花;

凭谁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从此不知风吹和雨打;

凭谁说,伽蓝古寺,浮生未歇,从此不知永恒与一刹。

  泪眼婆娑,一次次鼓起勇气奋力追赶,却一次又一次被无情推开,四海八荒中,众生皆是平等,可他与她却始终隔着这个四海八荒,她无惧于天,只因相思入骨,他无情冷漠,只因她若逆天而行,必定遭到天谴,四海八荒也将生灵涂炭,可缘起缘灭,无缘又怎会到一起,天道轮回,三生石上可除名亦可刻名。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