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那么平常的夜晚

事情就这么发生了,从认识到上床都发生在那个晚上,一切看起来都很自然,她进来的时候大概只是想坐一会,我给她引座儿,路过吧台的时候抽了一张酒单,她坐下后我问她想喝点儿什么,她说:“一杯金汤力,谢谢。”没看酒单,也没看我。

这里是丽江古城的一家酒吧,开在五一街的中巷,老板是个福建人,我是里面的一个服务生,这里每天都有来自各地的游客,酒吧有固定的驻唱乐队,大家来到这里喝一杯酒,聊聊天,听听本土的民谣,然后离开。

不得不说,她长的有些好看,我在吧台里为她调酒,在她喝第三杯的时候,我给她送了一份小吃,如果说她喝完起身离开,我们之间将绝无可能再有交集,这一晚也将会是一个平常的夜晚。

但有些事情注定会发生,你没法预料。

那会儿夜已经深了,乐队表演结束,古城规定晚上十一点之后所有酒吧禁止演唱。但是可以放音乐,我切到了自动播放,放一些宋冬野的歌曲,这是老板选的列表,让我们不要乱改。

在唱《逼围子又》的时候她坐到了吧台前的高脚椅上。她把高脚杯推到我面前,示意我给她再来一杯。我们之间有过眼神对视,里面含混不清的裹着些什么,孤独而又暧昧。在昏黄的灯光下,在这样一个放松的环境里,我们之间已经足够近到可以进行对话。


“你不是本地人吧”,她先开了口。

“不是。”我杵在柜台里看着她。

她饮了一小口然后歪着脑袋也杵着,眼神有些迷离。


我:“我是个背包客,来这里玩儿,觉着喜欢就留下来了。”

她:“你来这里多久了?”

我:“有半年了。”

她:“你真有勇气。”

我说这没什么。

在古城很多常住民都是外地来的,大多分两种,过来投资开客栈酒吧之类的和过来旅游然后留下来的,真正的原住民大多不在古城,他们把古城的房子租给这些投资人然后就不管了。

她有一些北方口音,我们大多聊着一些可有可无的东西,直到酒吧打烊,她跟着我出来,我给酒吧落了锁。我问她住哪里,她说住在山上的客栈。

我问她要不要去我那里,她没有说话,只是跟着我,我们穿过五一街文治巷,来到山下的四合院,我住的地方。院落里已经非常安静,我们蹑手蹑脚的走进屋里。

关上门之后我们迅速的脱去各自的衣服,迫不及待的抱在一起亲吻摩挲,很快我就挺了进去,她的身段很柔软,双腿可以劈叉,我有些惊讶,她也觉察到了,我们换了几个姿势,木质的床推着木质的墙板发出有规律的声音,里面夹杂着她的呻吟。

我们缠绵到了破晓。


抽烟的时候我们又聊了一会儿,但也没有深聊,她是延吉的,学过几年舞蹈,前阵子刚失恋,来这里散散心。

她要赶上午的一班飞机,回延吉。

我没有问她的名字,问了大概她也不会说,说了也可能不是真的。

那之后再没见过她。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