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25做一个有一定理论功底的园长 潘跃勇

做一个有一定理论功底的园长 潘跃勇    一谈理论,我们有的园长就头痛,有抵触情绪。有的说,在中学时期,最不喜欢上的就是政治课;有的说,在幼儿园里,教师最不喜欢听的就是讲政治理论,讲艰深晦涩的教育理论;有的说,在朋友之间沟通交流,朋友也最讨厌你讲宏观的大道理,等等。也正是因为我们不少园长有这样的重布置工作、轻思想发动引导,重术轻道的思维方式,我们有的幼儿园才生存得比较艰难,老师也比较辛苦,幼儿园走不出一年又一年,周而复始,没有生机的怪圈。也正因为这样,中国20万所幼儿园又有几个有影响力的大品牌?又有几个真正称得上教育家的园长?如果说,中国的幼儿园正面临着重新洗牌、转型升级的大形势,那么洗牌、转型、升级背后的秘密就是看谁掌握了理论。什么是理论?就是唯物主义理论,政治理论,教育改革理论,市场经济理论,早教发展理论,儿童教育理论,人性理论,等等。理论就是武器,就是战胜对手的匕首,就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高屋建瓴、势如破竹的气势,就是激发我们内在能量的心灵鸡汤,就是实现我们天人合一的晨钟暮鼓,更是我们幼儿园突围、整编、转型、升级的唯一救命稻草。 恩格斯说:“一个民族想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 我们也可以这样说,中国早教要想跻身于世界早教之林,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 我们更可以这样说,中国的幼儿园园长要想成为教育家,要想使自己的幼儿园一枝独秀可持续发展,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 事实上,谈其理论,它不是纸老虎,没那么可怕,也没那么复杂。所谓理论,通俗地讲就是把你所知道的道理讲出来。如果一个园长在日常管理中,只知道给老师布置具体工作,长期处于只“做事”的层面,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这个幼儿园是没有希望的,这个园长也是很难成长起来的。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做一个有一定理论功底的园长,我建议从以下五个方面努力。 一是要了解一些辩证唯物主义理论。 做为一个园长,我们的使命是传道、授业、解惑。传道传的是唯物主义之道,是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辩证唯物主义告诉我们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运动是有规律的。事物是充满矛盾的,是对立统一的关系。我们在日常的幼儿园管理中,对一个新教师的成长,对一个多动症孩子的教育,对我们面临的棘手的公共关系矛盾,对幼儿园未来发展命运的把握等等,都要学会运用辨证唯物主义思想。有了辩证唯物主义这把利器,我们的大脑变得更加理性和富有智慧,看问题不再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知其表不知其里,只知现在,不知未来。 二是学习掌握一些儿童教育理论。 为儿童教育者办幼儿园,中国的幼儿教育才有希望。而成为一个儿童教育家的重要条件之一就是掌握儿童教育理论,就要学习一些古今中外的儿童教育经典著作,就要对幼儿生理学、解剖学、心理学、教育学等方面深入学习、研究、探索、熟稔,并灵活运用,去指导我们的日常教育教学,去观察儿童的心灵世界,去引导儿童塑造健全的人格,去把握幼儿园的办园理念和确立幼儿园的办园特色,去寻求个性化的办园策略。要在幼儿园里掀起学习幼教理论的高潮,激发和调动教师们乃至家长学习幼教理论的积极性和能动性,建立多种形式的奖励制度,提升教师们的理论素养。如果说文化气质是幼儿园之灵,那么教师的理论素养是幼儿园之魂。 三是学习掌握一些教学理论。 教学工作是幼儿园的核心工作。园长虽然事务繁多,但是也不要忽视日常的教学工作,也要坚持一周能听两节课,一个月能上一次下水课。教育家是在课堂上产生的,教育家的生命在课堂上。做为园长还要多参加一线的教研活动,观察分析老师们关注的问题,并带领老师们学习研究备课、上课、说课、课后反思,形成研究型、学习型组织。一个园长不能把教学工作全放给教务主任就万事大吉,在落实园长教育理念的课程构架的把握,课程特色确立,教学目标定向,教学重点、难点把握,教学过程设计,教学课后总结,幼儿个性化、人性化成长记录等方面,也要全面学习把握。一个不懂教学的园长,是没有威信的园长,也是很难成为教育家的园长。 四是深入学习一些管理理论。 幼儿园常规工作千头万绪,从安全保卫、教育教学到财务管理、队伍建设,从行政后勤、卫生保健到师资培训、人事管理,从信息服务、招生工作到公共关系、品牌建设等等,哪项工作都不能放下,都不能没有园长的身影。中国20万个幼儿园园长,80%都是70,80后年轻园长,这的确是让人感动的一个群体,让全社会敬仰的一个群体。愈是面临如此复杂繁重的工作,我们的园长也就愈要学习管理理论,用先进科学的管理理念化解、整合各项工作。在日常工作中善于反思、总结,日久天长,也就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管理风格。 五是学习一些处世理论和处世哲学。 处处关心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只要做一个真实善良的人,天道酬勤,苦心人,天不负。让我们面对日常的工作和管理变得更有智慧,让我们生活得更快乐,更轻松,更有价值,更幸福。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