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那是一个很滑的坑,很大的坑。

传闻说坑里面有很多吃的,但也仅仅是传闻罢了。

有人饥肠辘辘,为了活下去自己主动掉进了坑里。但是当上面的人喊话,询问坑里的情况的时候,他们要不就是缄口不言,要不就是听不清楚。

有人在坑上面对口型,那些人说的话是:“不要下来。”

但是有人不信,因为他们看起来不瘦——这证明坑里有吃的,而对于坑上面那些人来说,有时候饥不择食也是不无道理。

于是越来越多的人主动掉进了坑里,也有侥幸爬上来的,但是往往头都不回就跑了,根本没法打听情况。

我也是一次偶然的想法,决定下去看看,如果坑里待不下去了,再找机会出来也不迟。

于是抱着这样天真的想法,我沿着坑壁,从上面滑了下来。

越想什么越来什么,果然,那些对口型都是准的,那些说话的也说的是真的。这世道人人都活得够不容易了,哪有那么多尔虞我诈。

第一个人进坑的时候吃的刚开始还挺多,后来人来的越多,吃的就越来越少。从第一个人进坑到现在,已经过去一年多了,坑里也早有了自己的规则。现在,大家都得干活,先进去的人得吃着大头挥着鞭子,监督后进来的,且称之为“福报”,要抱着感恩的心没日没夜地干活。

于是乎,有人想着爬上坑,可这坑出奇得滑,试图往上爬,过一会便会溜下来,助跑好几十米,也够不到一半。而且偷偷爬坑是违背规则的,大家都在坑底下,凭什么让你上去?

戏剧性的事情便发生了,凡是看到爬坑的,举报有赏。在这样的规定下,成功爬上坑的人也就越来越少。

我也是趁着月黑风高,偷偷观察坑壁的成分,自己制作一些爬墙工具,埋在不为人知的地方。

我尝试了接近十次,用了好几年的时间,都没有爬上去,终于有一天,我成功了。

当我坐在坑上面,看着那个坑,我后怕,恐惧涌上心头。

有人像看见个稀罕物一样跑过来,问我:“坑下面什么情况?”

我看了看他们,头也不回地跑了。

“疯了。”人群里有人说,“还是别下去。”

“下去后说不定有吃的,上面天天吃不饱。”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