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花去

近两个假日,都在园子里踏青,江南春色之美,实在令人心动。少年时读的许多诗,这几日也都懂了,对春日不曾有的感情,也一点一点明白了。

清明假期第二天,上海植物园正办国际花展,因为植物园门口人多,我没带阳伞,所以不排队,折到闵行体育公园已是正午,染井吉野樱开得正盛,强光之下,粉白的花瓣漫反射光,娉婷袅娜,美艳得不可逼视。看得非常之醉,心痒痒的,大概男生见到美女,也是这样的心思,古人常拿花喻美女,我以前懂也就懂个皮毛,不像如今,心里头知道了,就是心头一动,被美震到了,细细端详过去,也仍然喜欢得不得了。


闵行体育公园

闵行体育公园有一条千米花道,栽极多的染井吉野和垂丝海棠,其时正当午,却也挡不住游客如织,阿姨们脖子上系各色丝巾,在垂丝海棠树边摆各种Pose,可惜毕竟美人迟暮,不再是名花倾国两相欢,而是花枝完胜了,“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染井吉野花期不长,得遇万里无云的好天气,又兼假期,实在不能不珍惜。


千米花道

大自然的确经得起最仔细的观察,怎么看都看不厌,多凝视一会,就能发现更丰富的细节,而花、叶、枝都是怎么看都很耐看,怎么看都很好玩。在千米花道上,我钻到树下,抬头一望,总是不由感慨,怎么能这么美呀。


桃花

桃花娇媚可爱,我一个乡下人,见到桃花之后,肚子里的诗都像重新过了一遍,少女时期很爱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那古诗里的姑娘,原来是这样美的呀。所以不怪崔护“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了。我和姑娘在杭州,是清明节前的一个周末,两人在苏堤上走,桃花还没有繁盛,柳枝也细细弱弱地抽了嫩芽,已见风致,如今柳绿桃红不能不让人心折。

就是特别美啊特别美,像看美人儿似的,怎么都看不腻,而且你不用像看美人儿似的担心“美则美矣,毫无灵魂”,看得心软软的,特别容易对这个世界动情。清明节第三天是个阴天,但我惦记樱花,也就跑出来了。到虹口的鲁迅公园,这个公园的景观设计比闵行体育公园耐看一些,别处的红叶碧桃都没几颗,但是这里有好几株。


碧桃花开 灿若烟火

茶楼旁有一堆人在合唱红歌,扬声器音质很糙,听起来极不愉快。姹紫嫣红的园子里,暖风细细,就非有“朋克”大爷放“北风那个吹啊,雪花那个飘”,听得我直想撞树。有花也不看了,赶紧跑。

假日里,我每天几乎暴走两万步地看花,大约都是因为清明前和姑娘在杭州。

姑娘在从北京飞过来是周五,两人夜里在湖边走,水汽氤氲,十分迷离,上一次和姑娘相见,是前年的圣诞,她到苏州游了一圈园林,然后来上海。这次她比我早到杭州,先在街上溜达。我下班就坐高铁到杭州东,再转地铁,一出地铁口,正独自寻望,便有一声“冰冰~”,人影过来,抱作一团。杭州下雨,吃过烤鱼,便往西湖走去。夜里的西湖别是一番风致,比白日安静,树影幢幢,灯光雪亮,很是温柔。

第二天一早逛西湖,我们都被江南的美景惊呆了,柳枝新发嫩芽,顺着风飘,又软又糯,非常少女。过望湖楼,进俞园,走白堤,苏堤,看孤山,进西泠印社,过蒋庄,到东坡纪念馆,走到净慈寺附近两个人已经累坏了,虽然姑娘心心念念我们回去歇一歇再出来看寺,而我脑子里满是《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又走了浙江美术馆,过柳浪闻莺,出来进美院,又不让进,实话是此时已经累了,什么都不想看了。吃完火锅,回酒店,洗了澡,聊了一会电影,人整个清爽了。

周日在灵隐,我们只买了大门票,在永福寺和韬光寺走了走,就着山中的高树,沿着坡路往上走,清风阵阵,极为舒爽,和姑娘絮絮闲话,很自在。一晃我们认识8年了,从少女熬成了老阿姨,两个人的趣味不一样,可总聊得上,轻松惬意。玩了一天躺着的时候,她长久不看综艺,累了忽然想看,我枕着枕头,打开电视刷了眼五佳球,像读书的时候一样,各玩各的,可又都在,似乎我们可以永远十九岁。

两人最后一天中午杭帮菜馆爆满,又要赶车,只好吃了麦当劳。

回来后的好几天,我都爱跑去吃汉堡,但是并没有我们在一起吃的好吃。当然回来后的清明节,因为每天赶着看花,顿顿都是面包。早上就吃一种脆脆的烧饼,也是因为在杭州,发现硬壳的饼有面烤出来自然的香味,很好吃。

这个周六起床,一看太阳露面,开心得仿佛要见情人一般,再不看可就没了。到世纪公园,早樱差不多要谢了,又兼雨打风吹,花瓣落了满地,其实看起来还蛮伤的。因为总是在赶,又兼曾经枝头盛放的花委地,想起“花堪折时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无可奈何花落去”“流光容易把人抛” ”韶华易逝“种种不由得人不感怀。


世纪大道樱花林

樱花树边,一对小情侣起口角,女生轻轻地教训男孩:“你是不是以为谈恋爱了只管自己一个人就好了?你都谈恋爱了呀。”我因为走路,听了一耳朵,已经觉得很可爱了。回来的地铁上,学生模样的长发姑娘靠在玩手机的男孩背上,几次试图帮他卸掉背着的书包,男孩眼睛没离开手机,动作却是不要让她卸,女孩趴在她的背上,静静地看他,开了好几站,都是这个姿势。我当时开了脑洞,如果,结局是那个悲伤的结局,男生会不会后悔,当初没有少玩会手机,多看看姑娘,或者男生的脑袋里,完全就不存在这样的时光?

我觉得手机一没电吧就容易发呆,一发呆吧就容易想太多,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伤春吧。如果伤春有什么积极的意义,大概也就是那句老套的“莫负春光”吧。


世纪公园一角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