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陈先生:二. 相识

我家的陈先生:二. 相识_第1张图片
图片转自网络
茫茫人海中,每天都会遇见很多人。他们大多数都只是过客,我不知道哪一位是与我相守的人。对于爱情,我甚至快不相信了;对于生命,我也只是在苟延残喘。陈先生,你知道么?你出现后,我才知道自己多么珍贵。

那天晚上的公交车异常难等,等了快半小时,也没等来。天气冷,又穿得单薄,冻得我清鼻涕直流,可我却不觉得冷。

一群人的狂欢过后,本以为能够麻痹内心,暂时遗忘失恋的痛苦。可在一群人的欢闹中,越发显得孤独悲伤,越是会去想关于前任的一切,他此刻在做什么?他会惦记我么?他会求复合么?他后悔提分手了么?他如果知道我来参加联谊会会生气么?他的样子就像挥之不去的恶魔,总是萦绕在眼前。

夜间突然静下来,一个人在公交站,听着梁静茹的分手快乐,往事又历历在目。曾经说好永不分开的人,却猝不及防地在一夜之间变得面目狰狞,提出分手。可我却还在期待,他会不会出现在公交站?会不会给我打电话发微信?这么晚没回宿舍他知道了会不会担心?我还好想把这一天的经历与他分享,然后听他在旁乐呵呵地说我傻……

突然,手机振动了,我快速地打开手机,想知道是不是他给我发信息了。可我又再次失望了,因为我明明已经把他的所有联系方式都删掉了,怎么会有信息发过来。信息是今天刚遇见的那个陈先生发来的,他问我到了么?我突然鼻尖发酸,眼泪掉了下来,也许是冷风迷了双眼。

一个刚认识的陌生人,突然的一点关怀,在与曾经那个说好不分开此刻却已无影无踪的人,相比起来,那份关心似乎击中了内心的某个脆弱地方。那段时间压抑太久的情绪,隐忍的委屈,在那一刹那,急切需要找到宣泄出口。一个人,冷风中,公交站,大哭一场,似乎又是崭新的开始。

到了么?                                                    还没。                                                        车来了么?                                                还没。                                                        冷么?                                                        不冷。                                                        今天玩得开心么?                                    还好。                                                        我叫陈xx,认识你很高兴。                    嗯嗯。                                                        ……

陈先生在微信那头陪我聊了一会,实际上都是他在问,我在答;他在写,我在看。终于把公交等来了,急忙把眼泪一抹,跳上快要启动的公交,找了一个靠边的位置坐着。看着车窗外的霓虹灯,车水马龙。曾经一起幻想着毕业后,在北京城,会有我们的小家。我也曾幻想,无论留在北京会有多辛苦,但只要两个人的心在一处也不怕。可是,不是我怕,而是对方怕,怕我承担不起北京买房时女方的那一份首付,这是对方给出的分手理由,想来真可笑。

我知道陈先生还在微信那头,等着我说更多的话。可是,当时我的心境,真的没有心思去聊太多,所以不冷不热。对陈先生的初次印象,不反感也不排斥,只是觉得这位男生很有礼貌,很绅士,可以成为朋友。那天晚上,陈先生第一次加了我微信,第一次找我聊天,第一次给我道晚安,第一次来到我的世界。在那段艰难的日子里,第一次让我感觉到一点点的温暖。

那晚,终于睡了一个安稳的整觉,终于,没有失眠。第二天,睁开眼时,已经是九点多了,习惯性地打开手机,似乎还在期待前任的早安问候,甚觉得好笑。在一起的时候,都没有晚安早安问候,分开后,又怎么可能会有。手机上,确实有早安问候,是来自陈先生的问候,看着信息时间是七点发的,这位陈先生起得还真够早的哦。

早啊,起来了么?                                    早,刚醒。                                                昨晚睡得好么?                                        嗯啊,睡得很好,没有失眠。              吃早餐了么?                                            还没呢,刚起来。                                    去吃点早餐。                                            嗯,好呢。

与陈先生简单地聊了几句,下了床,拉开窗帘,外面的阳光很好,照得肿红的眼睛生疼。不知是由于好天气的缘故,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心情似乎大好。洗漱收拾了一番,去宿舍旁的早餐店喝了点粥,就坐公交去实验室了。

再不去实验室干活,恐怕毕业就要遥遥无期了。自从失恋这48天以来,几乎没有好好工作过,毕业论文的内容也停滞不前,上次与导师讨论的实施方案,一直迟迟未动。导师人比较好,知道我尚处于失恋期,情绪不太稳定,也没有催我,任由我,也许他想给我一段时间慢慢恢复。

这是失恋以来,过得算是比较美好的一天了,至少能够短时间静下心来思考科研问题,处理数据。见到前任,我还是如往常不予理睬、漠视。因为是在同一个大实验室,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这也给我一个深刻的教训,千万不要和同一个办公室的人谈恋爱。

这一天,总共收到陈先生的三次信息:起床、午饭、晚安。每一次都是简短地聊上几句,比如今天打算做什么啊,午饭吃的啥啊,味道怎么样啊?晚饭又吃了啥?从实验室回宿舍坐的哪一路公交呀?就是这些有的没的聊着。我对他也不反感,他发微信过来,看到了会回复,也不曾多想,就觉得这个陈先生,可以成为朋友。

我以为,陈先生只是试探地接触接触,过不了两天,也许就不会再搭理了。我也以为,早安晚安问候,一开始都容易,因为有新鲜感,所以有热情。我也似乎不那么相信爱情,不那么相信男生。所以我想啊,陈先生肯定过不了几天,就会消失。因为在这种快餐爱情的时代,没有人会耐心去陪着一个刚失恋没多久,又那么悲观的人。一旦接触后,发现不妙,就会全身而退。

可是,后来,我发现我低估陈先生了。几天来,他都一如往常的早安晚安问候,中间得空时也会找话题聊点其他的。四五天后,他第一次在微信里约我出去吃饭,被我委婉地拒绝了。后来,他又约我出去,我没有再拒绝,出去和他吃了第一顿饭。这次约饭,让我对他又了解更多一些,更加确定此人可以做朋友。

吃饭细节待续,若有兴趣的小伙伴,等我明天细细道来。

我家的陈先生:二. 相识_第2张图片
图片转自网络
我总以为陈先生只是一时兴起,要不了几天肯定会觉得索然无趣而消失。可我不曾会想到,自从2015年4月18日那天晚上的晚安开始,直到如今,我的陈先生,每天晚上都在给我道完晚安中入睡,每天清晨都在给我道早安中开始新的一天。
在我即将对爱情失去信心之时,在我以为我此生注孤身的那一瞬,陈先生出现了。感谢那时的自己没有任性钻牛角尖,而是给了彼此一个做朋友的机会,才会成就如今的相依相守。

如果你此刻正在经历失恋的痛苦,那么请再坚持一下,熬过去,那个对的人正在来的路上。此时失恋的苦痛,只是为了让你变回单身状态,以更好的姿态去去迎接那个对的人。

明天是与陈先生的第一次约会,请大家继续等待。爱每一个喜欢我文字的你,感谢你的每一次阅读点赞评论,愿你一生平安,一切安好。

我家的陈先生:二. 相识_第3张图片
图片转自网络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