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路上

看景的时候,我喜欢摘掉眼镜,对我而言这是一种难得的放松,而看人我就要戴上眼镜了,因为我需要看清楚对面人的态度,看清楚这个世界。

其实这样不好,看人应该摘掉眼镜,不用太过看中别人的目光,做好自己,150度的散光来无惧任何眼神。而看景呢,戴上眼镜会不会更清晰,更真实,不要有梦里的朦胧。

前面的司机口哨吹的真好听,我以为自己已经很厉害了,现在甘拜下风,一首《我和我的祖国》都能吹出颤音,强呀!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