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

2020/3/31

丁版小学语文教材,忘记是二、三、四哪个年级有一篇课文提到了“雾”。太喜欢课文的描述了,一直想着能感受这种“读”出来的美好。

五年级以后,终于获得自己走路上学的自由。每个早晨,总期待在路上与“雾”相遇,尤其是在那条小路的拐角,那里的红花好像永远开不败。如果能在某个起雾的清晨,走过那个角落,应该就像走过仙境吧。可惜我走了两年,直到小学毕业也没能当一次仙女……

今天早上,早读直播结束后,打开窗,看见外面白茫茫的一片,恍若隔世。

多年以后,“白茫茫”的样子终于被我撞见。也撞见“茫然”。

就是那种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很久很久以前想要的东西,但,此刻已经没有那么在意了。

窗台上,前几天剪下来炒蛤蜊剩下的、养在水里的葱头已经长了新绿。真快。

太快了。

今天大家又见证历史了,高考延期。才发觉原来我的高考已经过去十年了。那天同事给处于14天居家隔离的我送来了水果肉菜,无比感动。可能因为她是一个孩子今年高考的妈妈,那一瞬间,我想到了高考结束那晚,我娘说知道我那几天肯定是吃不下饭堂的饭的,第一天晚上本来想给我送粥的,但又怕加大压力,想想还是算了……

十年匆匆,时间越过越快。敲到这里,我好像意识到了,那一片白茫茫吸引我的是什么了。可能是让世界安静下来的魔力,至少是表面上看起来很安静……

疫情,也让很多人事物安静下来了,影响了太多,不知“防疫消毒”能否顺带净化一下一线的教育现状?安安静静、简简单单、认认真真备课上课不好吗?

2020/4/2

凌晨。

刚刚在书架前发了一会呆,看到了朱老板的书。已经忘了是什么时候买的书了,只记得当时天天刷豆瓣,天天吃朱老板和白老师的狗粮。《把力气花在你想要的生活上》。一年前为了逃离天天晚上待在办公室加班到十一点的惨状,斥巨资租了现在住处,信誓旦旦地想要“诗酒趁年华”、想要“把力气花在你想要的生活上”……可,工作不允许,只是换了个地方,又过了加班的一年。

我想要什么?茫然不知。教育与接受教育本应是纯粹的,但不知为何,总是有无意义的怪事混入,在努力抗拒与无法抗拒中,时间疯了一样跑掉。

稍不留神,很多事情,就都得用“年”来说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两年前,参加区现场教学比赛之前,学校请到了名师胡老师前来指导,当时领导还特别关照了我,让我考虑要不要上一节课让她指导,如果压力太大就安心准备比赛,让其他老师上。当时的我想着机会难得,能够得到名师指点,犹豫了一秒就说还是我来上吧。但是后来胡老师没有出现,好像是因为那些评估之类的热热闹闹的“教育大事”跟约定的时间冲突了吧。而我们准备的那节公开课,就成了未公开课,安静地躺在文件夹里,我一直记着它,静心、精心准备的、能给学生传递古诗词之美的,想着就很美。谁知道呢?两年后,名师竟然在那些“热闹”上摔得一败涂地。抄袭本身确实是很恶心的,但除了她个人的错,这热闹浮躁奇怪的教育现状,是不是也该冷静反省一下了。

五年前,以为朱老板和白老师是丁克,可去年发现他们的麦兜已经会玩冰块了。类似的事情还有papi。

十三、十四还是十五年前,和外婆一起睡不着的夜里,我们会偷偷起来,没有开灯,偷偷拿出藏在我书柜里的梅子酒和花生米,偷偷地干杯。梅子酒加花生米在深夜里的味道应该是忘不掉了的,但同样的味道应该也再难尝到了。那时候外婆还说,不知道能不能活到我能给她买酒喝。酒,是买得起了,只是最好还是喝点对身体好的吧。在医学如此发达的今天,很多事情人类依然无法改变什么,只愿、也只能愿不痛、满足、开心,时间慢一些再慢一些。

三点三十一分了,很快就天亮了吧,网课又要开始直播了,不知道意义是什么的资料又要去收集了,可能还会因为不知道什么事又要接个龙、截个图……可以预料到,一觉醒来,我又要头痛了。真是任性,可是,能安静下来不被打扰的时间,好像真的只有凌晨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