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某一天

那躁动的不仅仅是我的心

还有变的已经

暖和了许多的东南风

以及沉寂了一个腊月的河水

它开始缓缓的流动

像即将破土而出的鸣蛙

在地底下

舒展着它们僵硬的身体

芦蒿 ,马兰头,婆婆丁

都要争当正月的信笺

邮递员却没了

都改行去送了外卖

那些寄不出去的信

随意地在田间地头搁置

还有二婶家的那片油菜花

被一声声的布谷鸟喧闹着

一幅可以舒卷的画

院子里少了一些红艳

玫瑰还没有苏醒

阳光温柔

适合穿一身薄呢子衫

描淡眉,施浅粉

涂抹浓艳一点的唇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