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这件事,对我来说确实更适合业余的兴趣爱好。

画画能挣钱吗?能挣,但在我身上却不适用。我记得我最早卖出的一幅画大概是三年前吧。那天有个孩子找我,说今天是他生日,想送个礼物给自己。他把原图发给我,那时候我身边就只有明信片大小的水彩纸。我那天笨拙的画完了画,给他拍了照片,说明天给他寄。他支付宝好像给我转了88元吧,太久了,我记不住了。那时候我技术超差,那个人拿剑,但我最基础的比例都没有画好,还以为对方会嫌弃,却没有想到没有,并且还感谢了我。

后来我给别人画头像,有的是朋友或者亲戚,没好意思要钱,就当练手了。有的朋友还主动给我发了红包表示感谢。也有微信里的人主动找我画,我随便说了一个数字,对方给我发了红包。由于那时候我拖延症比较严重,经常拖好久。我记得有一次时隔大概两个月才交给对方,没有想到的是两个人已经分手了。当时我觉得退货也不是,安慰也不是,反正挺尴尬的。

因为之前都是完全不会,胆子也挺大,要画什么就画什么。后来慢慢发现原来自己画人像那么差。面部轮廓、阴影、光线都没有搞清楚,就是俗称的素描都不懂就不再接关于“人”的画了。一是自己不满意,二是对方也会不满意,双方都达不到预期,所幸就没有接了。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那次有个人主动找我画,我没有是先谈好价钱就给人家给画了。大概花了我好几天的下班休息时间,结果后来对方只肯付邮费,弄的我非常不耍。但别人的画像放在我这里我又更加不爽,所以还是给寄了,在内心发誓,再给不给人免费画人像了。你说我主动要求送给别人,我会很开心,因为我觉得这对于我来说是送给别人最好的礼物了。但那一次只能自己怪自己傻了。那次用的水彩纸都是二三十块钱,只有四张的纸,就别提颜料与自己所花费的时间与经历了。

我不太愿意与别人谈论价钱,但发现如果不谈论价钱,我会没有动力去给别人画。有这个时间,还不如画自己想要画的画。

最近从一次次的画中,感受到自己的“技法”实在是太差,又没有什么创造力。每次画的画都像在图中找错一样,可以说出很多不足之处,却在下次、下下次感觉依旧没有长进。看来自己确实没有什么这方面的天赋。有BOSS直聘里的老板主动找我,但当我回答不是艺术专业后都没有后续了。也有的发了作品过去后也就沉默海底了。所以对于我来说,找垂直领域的工作难道还是太大。而肯为我的画出钱的人又不是很多。就注定没能靠这份喜爱赚钱的能力,有的只是自己博取自己的心情,图个乐。

除了我表姐,还有我表姐的朋友,还有极少的几个朋友外,实际上都是反对的声音。我记得有一次董董认真给我规划了好几个小时,最终走上什么样的道路,第一年做什么,第二年做什么,第五年做什么,将来靠怎么样的方式挣钱,接单、插画、绘本、图书……但从我这一步步的走过来,发现想象与现实太不符合了。一年的规划其实比想象中走的慢很多。即使能努力的克制自己学素描,却把小女孩画成了女人。我不知道这算什么。

画画这件事,对我来说确实更适合业余的兴趣爱好。_第1张图片

反正我觉得现实挺让人难过的,因为你平常能听到的声音其实都是大家不看好与反对的声音。这不是为了博取同情,而是事实。你能经常听到这样的职业吗:幻想工程师、视觉幻想工程师、生态学家、作家、概念艺术家、雕塑家、未来学家、动画制作家等等……这些听听是不是就没有那么靠谱?但这样的人实际上少之又少,却又在不经意间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与众不同。这些人有着天才一样的大脑,而我只有普通人正常水平的大脑。无法企及,如果让自己经常出于被怀疑的环境中一直生存,要么改变环境,要么改变自己,没有多余的选项。

今天开直播玩时,有朋友问我是不是有两个抖音。我说你怎么知道的?他说刷到了,一看就是我的风格。我承认了,大号我不好意思发作品了。之前家里附近的小朋友不知道听谁说我会画画,缠着我要我教她,我可不敢,万一影响人家听网课怎么办?我那个两岁的小侄子也缠着我让我给东西他画。上次就毁了我一幅画、弄断了我一支笔、瑜伽垫也弄脏了、水彩颜料也被他从盒子里扣出来了,清楚的知道了他的破坏力后就不想陪他玩这个了。为了不让大家知道我在画画,我所幸就开通了一个号,朋友圈也不发了,偶尔发一下朋友圈上的泡泡,还有视频号。这些她们都发现不了,就相遇进入了秘密基地一样。而公众号我都没有在朋友圈转发过,偶尔自己给自己点个在看,也就不会有人发现了。

反正以后不是别人主动找我买画,我大概不会去卖了。之前看名人传的时候,清楚的知道那些之所以出名的画家,实际上很多都有长远的买家交易的。他们也算幸运,在那个时代,能碰见欣赏自己的人。有次我下班要赶时间去听《鲸鱼马戏团》的音乐现场,打滴碰见一个师傅,在听说我要去干嘛后就与我聊起来了。后来才知道这个师傅与朋友开过画廊,给我讲里面的故事。有的画互相倒卖,相当于我帮你出名,你帮我出名。反正故事里离不开“利”这个字。一直听到目的地,发现果然现实比电影还精彩。我有次去798逛,被一家店给吸引了。然后一进门,店里的人就说不是免费看,要交钱,进来就把门关好。(玻璃门)我当时觉得态度怎么这样?但并不影响我去看画。没有想到后来在我问关于画的作者的时候,会跟我讲解。比如村上隆的太阳花。我说不同的花代表着不同的人,不同的颜色代表不同的心情,每一朵都是不一样的,就像每一个都是不一样的,这样画相当于赋予了生命。没有想到对方还给我指出,其实有一朵花是流眼泪了的。果然很快就找出来那朵有眼泪的花。后来我在一个把花拍出来“女性”的艺术家时,本来不予许拍照的,后来我拍照看见了也没有说什么。在我的很多追问下,对方逐渐态度变的非常好,甚至还夸我见解独到。走的时候加了微信,还说欢迎我下次来玩。因为他的这家店的展览不做宣传,相当于有缘人就来看,给画家做宣传卖画而已。他的画也有国外朋友帮他卖。而这里的画差不多都是作者签名的限量版画。后来我再次去的时候,本想人家不会记住我,却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说你来了。我看有一个台湾人在谈论一幅画的价格就没有再打扰。只是中途有人进来后非常没礼貌,评论画垃圾之类后骂骂嘞嘞的走人,才想起原来之前态度不好是因为碰上了很多这样没有素质的人。本想免费,却不得已增加了门槛。不过后来我去的几次都没有再交钱了。顺便记下来画家的名字,跑去ins上都一一关注了个遍。果然都是上千万的粉丝,但在之前却很少看见他们的画,看来真的是孤陋寡闻了。

我写着写着就跑偏了,其实就是想说每幅画之所以能卖出去,不当当靠的是画有多好。还有其他的因素。而每幅画的背后,其实都有一条产业链。有不同的运转模型。但说实话,这样的模型是无法复制的,也很难有适合自己的。要么你就摸索一条出来,要么就此打住吧。我记得我之前加了一个人,他的观念与我所认识的人都不同。甚至打算创新出一个艺术家交易拍卖的平台。而模式是通过视频,更接地气的参与到普通人的生活中,哦,对了,我经常看他发美女作画的视频。后来我没有翻朋友圈的习惯,也不知道那位大佬具体准备弄个啥出来了。当初加他还是因为他的一篇文章写的令人无法理解与赞同。秉着“你只有听到不同的声音,才叫有效学习”的心态,我才主动加了他,好奇与众不同的人会产生什么样的作为。当然,对方也是在积攒粉丝,方便以后更好的宣传吧~听说大概从十年前就开始这么做了,现在十几部手机里的号添加的人都达到上限。你看,还真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思路,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

说一下今天的标题吧!毕竟写了半天,不提也挺烦人的。而我最近也不太爱写这样的长篇文章。反正也没有几个看,还不如积攒几天的话,在哪一天里一次性写完。毕竟写之前还有进入状态的时间,每次写都会有。而这样就节约了点时间。节省出来的时间我好浪费在其他事物上。

之所以这么想,是确实没有什么人买我的画。偶尔买我的还都是我认识的身边人,不做宣传自己主动找我好几次的人。这样的人我也好开口谈价格,并且也会珍惜我画的画。我可不希望我的画被弃之。

画画这件事,对我来说确实更适合业余的兴趣爱好。_第2张图片

第二,反正身边大部分都会说我。我可不情愿被说。所以只要是我业余时间的范围内做这样的事,大概就不会说了。因为时不时有人让我看清现实,万一哪天我真觉得我自己很弱智就后悔不及了。杜绝这样的声音比较好,等我哪天不再画了,就不用操心这样的事了。反正这种感觉就像你从未在一件事上谋取过利用,你依然这样做,到最后大家都夸你傻一样。说到底就是你的行为与你的意愿不符合、不匹配。在这里我反驳一下,我没有什么梦想。我只是单纯的走一步看一步,没有规划未来能不能生存下去而已。这本质上是没有对错的,当你被淘汰的时候,别人总结出你的哪一步决策做错了,实际上是没有用的。你依旧无法确定你从这学到的这个东西对你未来决策有没有用。

画画这件事,对我来说确实更适合业余的兴趣爱好。_第3张图片

就像我画的第一小幅一样。一时间大规模的人被削掉了,没有人会提前在做这个动作前想清楚接着来怎么填补上去。第二个小方块是说:当你没钱的时候,需要迁就别人的时间。反正不是别人购买你的时间,就是你去迁就别人的时间。你以为是脑力劳动,实际上都是体力劳动。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