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时候,女孩子每个月的那几天,她们是怎样处理的?

写这一篇文字一哥还是考虑了很久,毕竟作为一个标准的中国爷们,思想上还没有达到西方国家那样开放。

但时从历史科普文的角度来说,和大家聊聊古代女子来例假的事也无伤大雅。

现在的女孩子把月经称作“大姨妈”,而在古代,“大姨妈”被称为“月事”,一个月经历一次的事,当然需要一个自然而和谐的名字。

由于对生理认知的匮乏,古人对来“大姨妈”一直存在偏见,他们认为是带来了“血光之灾”。在原始社会,女子来“大姨妈”的时候,会被隔离在部落之外居住,怕给部落带来晦气。

在《本草纲目》中,李时珍还警告过男性同胞们,“大姨妈”会损耗阳气,告诫君子要远离。那么古时候的女子来“大姨妈”会怎么处理呢?

据史书记载,她们也会使用类似今天卫生巾的女性用品,这就是“月事布”。

月事布也叫月事带,在那个时候,受封建思想观念的影响,以及商品经济并不发达,月事布这种“黑科技”的东西都是独家秘传,并没有公开制造和售卖,其制作方法都是母女相传。

尽管每一家的月事布的特色都不尽相同,但基本结构大同小异。

用洗净的布做成十公分左右宽的长条,有的中部两侧加宽,作用相当于今天卫生巾的防侧漏护翼。月事布两头各有缝有细长的棉绳,便于系在身上。

月事布的正中间通常会开一个小口袋,里面填充草木灰,草木灰是植物作物燃烧后的灰,含有很多矿物质,具有吸水、祛湿、杀菌等作用。

月事布每用完一次,就将里面的草木灰替换,并用清水洗净然后晾干,以备下次再用。

讲究一些的人家,在洗月事布的时候会在水里加些明矾,同样起杀菌消毒的作 用。也有的贵族家庭用棉花或绵纸代替草木灰,但吸收效果并不好,没有草木灰性价比高。

古代女子在使用、清洁、存放月事布时极其隐秘小心,甚至结婚多年的夫君有的都不知道月事布为何物。

到了经期,女性也常用隐晦的词语或者提示来提醒丈夫克服一下,例如“面点朱砂”、“戴戒指”等方法。

唐代诗人王建还写过一首“大姨妈”题材的诗,描绘的对象是宫女:“御池水色春来好,处处分流白玉渠。密奏君王知入月,唤人相伴洗裙裾。”

到了近代,卫生巾开始从西方传入我国。1920年,美国的金佰利克拉克公司用纤维棉和细薄纱批量生产出最早的卫生巾。

卫生巾广告于1928年出现在中国,由此推算卫生巾传入我国的时间也差不多在这前后。

胡适创办的《知识》杂志当时还刊登过一篇题为《女子例假布之研讨》的文章,大力提倡购买使用西药房出售的“上等经布”。

这种卫生巾包装成盒,一盒十二只,用后可洗可弃,被胡适称赞“实为经布中最好者”。

新中国以后,由于物资的匮乏,卫生巾并没有在全面普及。进入七八十年代,卫生巾终于在我国落地生根。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