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需要怀念的亲人们

  刚从学校回来,心中对家的眷恋糊涂一地。似乎有着千言万语对着父母倾诉,却又不知从何说起,话刚到嘴边,便又消失无踪。

  晚饭时,一碗香气四溢的酸菜鱼头,酸酸的,甜甜的。听着母亲讲起小时候她最爱吃的就是外婆每年过年做的鱼汤,在冬天便也能制成鱼冻。后来又讲到了外婆他们每天吃酸菜炒豆腐干省钱为了造成现在的两栋大房子。我的思绪随着母亲的话语逐渐飘远。

  母亲怀念的声音在耳边想起。妈妈从小和太公太婆一起生活,一间窄小的破房子里。每当妈妈下班回家,先回的也总是太公家,轻手轻脚地打开窗户,便能看到一碗热腾腾的蹄髈。手敏捷地拾取一小块,含入嘴中。

  在我小时候时,太公早已去世,而因为在我这一辈还只有我一个孩子,故太婆格外地疼我。每当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就收起来,等着妈妈带我去。甚至有时候因为很久没有去看太婆以至于那些零嘴都白腐了,因此太婆总是斥责妈妈,说为什么这么久都不来。

  老人的爱与呵护总是单纯的。对小辈好几乎是出于一种本能。

  尽管两位老人已经去世多年,他们的身影只靠着几张老照片维持,但是我能确信在我的潜意识里总存在着那两个温柔而细腻,单纯而可爱的形象,温暖着我的灵魂,给予我任何人都不能够替代的面对未来的勇气与信心。

那些需要怀念的亲人们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