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的路

这是一篇因路途而起的文章,从古至今,我们都被“距离”所束缚着。

远方的路_第1张图片

在古时,山高路远,道路艰辛。诗仙叹曰“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对于羊肠小道、牛马慢车而言,莫说青天难上,远方亦且难达。

一次远行,一次分离,可能便是此生再也无缘得见,所以那时的人们对于分离、对于远行,情感格外肃穆。

故而才有“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之句,才有“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之篇。

人们被“距离”所束缚着,也因距离的远近而喜悲。

到了现代,境遇似乎改善了一些,然而所谓的“改善”,似乎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样自由。

我们依旧被“距离”所束缚着,因距离的远近而喜悲。

一方面我们似乎无所不能,莫说蜀道,上天入地、月亮星星尚能抵达。只要人有足够的勇气,他可以在有限的时间里,搭乘飞机、轮船、汽车、地铁,抵达地球上任意一个地方。

另一方面,我们生而为人,最缺乏的通常便是勇气,便是不顾一切、说走就走的勇气。

所以你可以看到,在人间,一幕幕因距离而产生的相遇、分离。我们看似可以轻而易举跨越数千公里的隔阂,可却始终没有勇气迈出第一步。

所以啊,大学的情侣,在毕业之时劳燕分飞,天各一方。

所以啊,久处的好友,因一次搬家,渐渐再无联络。

所以啊,所谓的故土与家乡,成了一年回一次的地方。

这是距离给我们带来的喜悲。现如今的我们看似能轻而易举的跨越,然而实际上,并不能。

我在高速路上,从一处旅行至另一处。高速公路真是一个壮阔的东西,所谓开山劈路,悬空架桥,硬生生在本没有路的地方造就了一条路。

可有了路,我们便能随心所欲地去任何自己想要的地方吗?

不尽然,不尽然。

我见高速路上穿梭不停的车辆,大多忙忙碌碌,显得心事重重。

旅游大巴的司机,雨夜亦开到80迈,他在赶路,赶着送走车上的旅客,然后才能歇息。来往的货车,黑夜里依旧前行,他在赶路,他送货越快便能跑更多,赚更多。

如此如此,如斯如斯。恰如书中所说的那样“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也许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悲伤处,路有了,路途上的心焦躁了。距离更容易跨越了,不去动身的理由,也更多了。

化浊

2018年7月12日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