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我说我还是孩子(二章)

之一:于是我说我还是孩子

于是我说我还是孩子,在偶然里
我发现九月的石头开出妖艳的花朵
那些因为梦想和个性张扬的孩子
因为一棵树,于是记得
紫堇花一样倔强孤独的原野.那时节里
陆续有周游列国的人们归来
陆续有活着的梦想死去

于是我觉得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就活的茫然了
比如走过自己经过的地方,看曾经的石子
必然的再次划破自己的脚尖,曾经的记忆
必然于某一个时刻开始泛滥——
我不得不开始注意这样的必然,如同倔强的时候
偶然间发现那倔强会坚持一生

之二:有时候人们偶然相遇

某个时刻我走在记忆的人民广场里
看见仍然是在远处飞起的鸽子——
我从未试图靠近那里,于是鸽子仍然在那里飞翔

下个时刻我或者会记得一个人,又或者
想起自己孩提时代可笑的梦想.古老的玉兰忘记了开花
独居的邻家男子做了上门女婿,陌生人
在陌生的时间和房间里孤独的醒来
他们说这些都是偶然,如同有时候人们偶然相遇
在酒吧里一个女子惊艳般的转身让我想起火红的狐狸
下一刻我一个人独居

记忆里有不同年代流传的沙子在窃窃私语
孤独的时候我偶尔掺和进去--
它们是自己某个时刻之前的记忆,以及
遗忘和不曾遗忘的经历.(有时候它们谈论一些
仿佛正确而理所当然的归途,但更多的时候
它们说我是个负情薄幸的男子)这个时段里
我或者会想起公司里某张脸,那脸上有着
我一直在爱着的那个女人的模糊的影子,我倏忽的发怔
将铅笔衔在嘴间用火柴点燃

在回到那一个偶然之前的时间里,我忘记自己
曾沉迷在怎样的情节里.左手是生活
于是爱情走向了右边.(他们说生活就是为了你该关心的人活着
这样爱情一律偏右.我说错了,爱情向左.他们说
得了吧,天真的童话...)我靠近左手的时候
发现自己无法活成自己,靠近右手
会无意间看见自己的慌乱无措
于是我开始努力试着习惯双手并起,如同
有时候两个人偶然相遇,却必然相爱


作品首发于诗歌报论坛,所用笔名:西沙,发布时间2005年3月27日

声明:本人发布作品均为个人原创,如非原创,会特殊注明。转载请注明出处,但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