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夏天

回到夏天_第1张图片
回到夏天歌词

《回到夏天》一首听来口齿不清的歌曲,我却被它的旋律莫名打动了。单曲循环再细看歌词,想起记忆深处里的那个白衣少年。

上周回到故乡,外婆住院,恰好就住在他所在的医院。作为老同学,有那么一瞬间想联系他,但是终究还是作罢了。回家和爱人说起此事,爱人当晚第一次拿起我手机挨个翻看微信聊天记录。

听到这首歌,又想起他,十五年来,偶尔还是会想起他,但是我明白我怀念的并不是“他”,而是我最青葱年华里最懵懂的暗恋心绪,“他”只是载体而已。

青春,阳光,小河,故乡,少年。

那时我尚不懂爱,只觉得这个喜欢穿衬衣的爱笑少年长得像王力宏,如阳光般温暖帅气。

他是转来的复读生,我是班里的尖子生,班主任安排他坐在我后面(当时都是单桌单椅,如果有同桌我想我们大概率会是同桌)。

其实我们之间的话很少,我一直是个内向寡言的人,那时更甚,见着生人从不说话,只会傻笑,心中对他虽有情愫,但表现出来的只有淡漠。他呢,开朗阳光,但很少主动问我学习的问题,也很少和我聊天。

唯一记得的互动就是他常常在后面用手指戳我背,以此作为谈话的开端。但这画面也因为时代久远而显得半真半假。

唯一美好的回忆是坐船。我不记得我们全班是因为什么活动而要坐船,只记得一个班分乘两只船,他和我不在同一只船上。我远远地望着他的船只,我听见男女生之间的起哄声,听见此起彼伏的“超过他们,快,超过他们”,听见超船时的欢呼声,可我想的只是他。但现在我已忘了那天他说了什么话,穿的什么衣,做了什么事,只记得他坐在另一只船上。似乎,这样就已足够。

后来发生的一件事让本就不熟的我们更加疏远了。某次至关重要的考试后,老师让我们几个学习好的班干部(他也是其中之一)批改试卷,结果平时一向考得很好的班长得分竟然比他少,后来重判试卷,发现班长的答题卡被人蓄意改错了。大家自然怀疑他这个插班生,七嘴八舌地议论着,有人问我意见,我心中虽然笃定不是他干的,但我不敢站在多数的对面,只能违心附和。此事传得沸沸扬扬,一时之间他成了众矢之的,晚自习时我看他长时间将头埋在胳膊下趴在课桌上一动不动。我为他黯然神伤,但是我依然沉默不语。从此,我们再无交际。我不知道这件事对他的伤害有多大,但终究我欠他一句对不起。

工作后,我曾鼓起勇气通过Q Q邮箱向他表白(忘了是否道歉),惨遭拒绝。后来他曾向我打听关于医学生未来的就业情况,而我在同事的鼓动下决定不再搭理他。

每次回故乡,我都幻想在某个街头偶遇他,但生活不是电视剧。几年前,邻班的罗老师来我在的城市就医,我去看他。罗老师见到我自然而然地聊起我们那一届的学生,说他在县人民医院口腔科。我的心在那一瞬间暂停了几秒钟。

后来听好友说他胖了,个子也没长多高,再不是当年的男神了。

但他依然是我记忆中那个瘦高个的白衣少年,是我的青春年华。

不见亦是幸运。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