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受伤的,不是那对夫妻,而恰是一个路人你

001

无聊之际,窝在沙发里随意地滑动着手指,看着那些无关痛痒的大事小事。

就在翻弄的不经意间,一条很长的动态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条动态在这个以图片与词语为主的环境里显得格格不入。

动态的主人公是我的正在读研究生的大学同学小a,一个三观端正而又活泼开朗的女生,她讲述了这样一件事:在去学校的火车上,一个幼小的婴儿在妈妈的怀里又哭又闹,妈妈已经累得焦头烂额,而在一旁的爸爸丝毫不为所动,继续跟旁边的人打牌,悠闲地嗑着瓜子。然后小a对这类婚姻进行了彻底的否定。

这条信息的字里行间,都透漏出小a对这个男人的失望与厌恶,以及对这个女人的同情与无奈。

002

几年前,我给妈妈买了一部智能手机。没过多久,她就学会了使用微信。脑袋聪明,发图、分享链接都游刃有余,还可以多出精力来夸赞一句:智能手机真好用。

一次回家过年,聊天的时候,姨家的一个哥哥说,我加下你微信吧。然后就像其他故事一样,一个聊天慢慢变成三个人四个人,最后组合成了一个有三四十人的家庭群,妈妈也在其内。

群里隔三差五地会有人发来消息,妈妈在群里出现的频率也越来越高。几次之后,我发现情况不太妙,她发的信息里,大部分都是今天又有人因为吃哪种食物挂医院了,或者哪里又有人被绑架了。

有一年回家,我针对这件事把传谣的危害给她说了一下,她连口称赞有道理。结果后来呢?外甥打灯笼——照旧。

003

上一代的人节俭,不舍得扔东西。

一次过年回家,客厅放着一大箱橘子,很多都发了霉。我说妈,这橘子都坏了,不能吃了,扔了吧?她说,嗯,有一部分还能吃,先留着吧。

不用说,这肯定是图便宜买回来的,可能味道都不怎么好,也可能只是买个便宜,并不是很想吃。

我跟她理论,最后无疾而终。

004

有时候我就闲着没事了自己一个人在那发呆,我在想,为什么我们会对周遭不符合自己理想的情况做出抗争呢?发朋友圈批斗一下,或者据理力争,在思想上大战五百回合?

有时候我会想得很远,想到人类的发端,那时人不独子其子,甚至根本不知道哪个是自己的亲生孩子,所有的小孩都会被照看;那时多夫多妻,人们认为只有多性交才可以提高孩子的质量。

你看哪,很久以前的那些思想行为,有的变成了一种理想,有的却被现在的人所唾弃,视为不道德,或者不科学。但那究竟是什么,科学与人类文明究竟是什么?

005

我们已经很接近真相了,这一切,彻彻底底就是一种想象,表现出来即是一种感受。

感受受到环境的影响,我们以为自己能感同身受,为之痛苦,其实错了。小a错了,我也错了,我们都从未、也不可能完全了解他人的处境。有可能那个男人在村里的行为已经是典范,或者他们关心的只是我们的安危而非科学,又或者他们只是坚持着一种节约的习惯就可以开心。对于这些,我们自顾自,从没有去认真体会。

在前面的几个上下文里,最痛苦的,其实自始至终都只是我们这些自以为是的旁观者。评论者跟被评论者都一样,有自己不想扔或仍不掉的东西。

评论或者诉说只能深刻痛苦,传播痛苦,它从来都不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有效方法。舆论只能保护公众,不能真正的改变当事人,因为它是一种压力而非动力。

对于身边人,可以表明自己的看法或态度,切不可掺杂个人感情;对于陌生人,我们只能接纳。接纳这种不同,才是成长的开始。而后,一个崭新的世界将会豁然开朗。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