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自己看病

我于2020年1月二十号下午去染发店染头,当时人特别多,满满一屋子人,因为要过年了,都准备以一个新形象迎接新年。不知道是低头玩手机时间太长了,还是满屋子人太多空气不好,反正在染发店我就感觉不舒服,干哕,头疼,我出来透了口新鲜空气,外面有些冷,我又回屋里,到家天将近黑了,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就睡觉了,说睡觉也睡不着,头疼的厉害,像裂开一样。

说实话,当时不知道新肺流行,要是知道,打死我也不敢去染头,后来,慢慢有消息说武汉新肺,我就有些害怕,一方面不相信会染上新肺,另一方面又确实担心。

第二天,头疼好了,开始发热,量量,37.4,37.5,有一点感冒的症状,不过不太明显,过年类,要买菜,要买馍,要炸东西,我丝毫没在意,以为就是普通的感冒,过年那么忙,自己弄点药吃吃吧,不就是感冒了?!买39感冒灵,加大剂量,一次两包,病毒灵吃上,第一次加大剂量,吃上治感冒胶囊,感冒没有明显减轻。

第三天白天忙忙碌碌,晚上38.7,热的有点受不了,我吃过饭,想想还是找医生去吧,打打针,用点药,应该好的快些。跑到诊所,关门了,这病得的不是时候,谁这时候还看病,不在家收拾过年的东西?唉……

当天夜里高烧39.6,我有点害怕,太热了,作为大人,这个温度确实太高了,能吃的药都吃了,病毒灵,罗红,39冲剂,白加黑,烧得我迷迷糊糊的,后来也不知道是烧迷糊了,还是确实困,睡着了,天明烧居然退了,神了!我多少有点庆幸,因为不发烧了。

接下来就是咳嗽,咳痰,有一点鼻涕,不严重,低烧,我说,就这样到医院会被隔离的,我想起来非典那时候,我恰巧低烧,连续低烧浑身不舒服,乏力,到郑州看病,正赶上全国大检查,被隔离。

我每天都看武汉报道,新肺症状,我的天,头疼,发热高烧,感冒症状不明显,我不免又担心起来……

接下来,天天吃药,半瓶病毒灵被我吃完,再去买一瓶,被告之,没有了,咳嗽没有减轻,我看武汉的方子,双黄连,莲花清瘟,我想,我也一直咳嗽,最初的症状也和新肺相似,现在一直咳嗽,感觉肺很不爽,干嘛不试试连花清瘟,到药店去,没有。唉,什么药,只要一报道,就抢空了,口罩没有,天天有人问,天天没有,后来干脆在门外面贴上,没有口罩,没有……

一直怀疑自己是新肺,心里说不出的复杂,甚至想到医院去,检查检查。后来又陆续买了别的药,39感冒灵冲剂没有了,病毒灵没有了,就喝柴胡口服液吧,橘红丸,枇杷止咳胶囊,只要我能想到的,通通试试。由于吃消炎药有一段时间了,就停了,接下来,不再咳痰了,竟然是干咳,我又担心起来……我想,是不是应该加上消炎药,效果不是更好一些呢?

我查查时间,从那天发病到现在19天了,我没有呼吸困难,没有哮喘,没有再高烧,应该没问题。

我有理由相信自己是一般的炎症,不是新肺,想想很可怕,我仅仅是因为害怕过年在医院,要是真的新肺,新肺传染性那么高,恐怕一家人都难免传染上。

仔细想想,真的很后怕。

预防大于治疗。

我为自己看病_第1张图片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