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四)

“秦约取,你出门了吗?”

怔怔又开始了信息轰炸。

“马上!”我一边往头发上喷摩丝,一边手忙脚乱的给她回复消息。

“依我看,你肯定在纠结衣着打扮了!”怔怔发了一个偷笑的表情。

“哪有!”我回复道。

“切,我还不知道你,小样!”

十分钟后,我出现在怔怔的面前。

“切切,你之前还笑话我,你看你头上不也喷了摩丝。”怔怔取笑我道。

“哎,丑媳妇见公婆,这不紧张吗?”我笑道,“我也不知道该准备什么,就随便买了点水果。”

“够啦够啦,别买太多东西,我妈说要请你在饭店吃。东西太多,不好提回去。你可别见外哈,主要我妈妈上班,我现在这个爸爸你也知道,不是我亲爸,等改天休息带你回家吃!”

“在哪里吃都一样,关键看和谁一起吃。还有,我头发真的很夸张吗?”

“是挺夸张的,不过挺精神的,我妈看了应该很喜欢!”怔怔认真道。

“那你喜欢吗?”

“明知故问!不理你了!”

“别呀!”

就这样和怔怔笑闹着,一会儿就来到了饭店的门口。

怔怔的妈妈看起来和怔怔挺像的,怔怔的后爸怔怔跟我提过几次,对她挺好的。据说一直没有结婚,怔怔妈妈离异后便和怔怔妈妈在一起了。

关于怔怔的后爸,怔怔说过这样一个故事,有一次怔怔翻看她后爸的书,看到了一张她妈妈年轻时候的照片,照片已经有些泛黄了。那个时候怔怔觉得,妈妈是个挺幸福的人。

我笑着和怔怔妈妈以及后爸打了招呼,怔怔也大方的介绍,“这是秦约取!”

我们四人进了一个包房,怔怔脱掉外套,我顺手把她的外套挂在了衣架上,这个细微的举动使她妈妈暗暗点了头。

怔怔的妈妈点了很多菜,饭桌上也没有问我家里面的一些问题。大家一直在闲聊,一顿饭还算轻松愉悦。

饭罢,怔怔妈妈和怔怔后爸赶回去上班,我和怔怔自然而然的又手拉手在路上闲逛着。

“秦约取,我妈妈对你印象应该还不错!”怔怔笑道。

“那是自然的,不是都说了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嘛!”

“瞧你嘚瑟的,我还没准备嫁给你呢!”怔怔翻白眼道。

“不嫁给我嫁给谁,除了我谁还娶你?”

“本姑娘温柔贤惠,追我的人一大把,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哈哈,怔怔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孩子了!”

“这还差不多!”

已入五月,春天到了末端,柳絮开始肆意妄为。我和怔怔的衣服上飘满了柳絮,这明明不是很讨喜的植物,传播传染病根源的存在也不知为何能得到无数古人的青睐。

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

癫狂柳絮随风舞,轻薄桃花逐水流。

还有,未若柳絮因风起。

“柳絮可真讨厌!”我为怔怔轻抚掉她头上的柳絮感慨道。

“柳絮似花还似非花,有风哪怕是微风也会漫天飞舞,虽然不是那么讨喜,但挺美好!”怔怔轻启贝齿,一字一句。

“秦约取,我是柳絮,而你就是风,只要你一出现,我便会一直追随你。以后哪怕我们真不能够在一起,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你。”

我把怔怔揽入怀中,“傻丫头,说什么呢!我们会在一起的,还你是风儿我是沙呢?”

“讨厌!”怔怔轻笑道。

“你说,我们可以一辈子吗?”

怔怔眨巴着眼睛,抬头望我,“我坚定不移。”

我紧紧的抱住怔怔,任由来往行人在满天飘扬的柳絮中露出艳羡的目光。

下一步,是不是应该双方家长见面了呢?我在心中问自己,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吗?

会的!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