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我原本只是为了赏观桃花而来,却怎么也没料到会携相思而去。

夏日里的荷露,沏出一盏凛冽的清茶,似是要冲淡这炎日的暑热。

我抬起眼眸望去,这群山遍野,百花皆争艳,唯独只有你素行简衣,清新脱俗。

粗矮的枝干,承载着你娇小的身躯,柔荑下的花蕾,竟也在指尖悄然绽放。

清幽的茶香,路过你我的亭廊,娇柔的山花,也不及你,温婉如画。

姑娘啊——

不过眨眼霎那,你又去了何方?

“长门自是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你曾赠予我满院的红梅,只是为了看我为你花间的独舞。

时过境迁,我竟被你囚困在这枯槁的盟约之地。数不尽的晨昏里,我隔着冰冷的宫墙,听你将《霓裳羽衣曲》谱写成章。

恐怕世人,连那冬雪里的惊鸿,也都忘了吧。

我多想我是那薄命的女子,至少有你的牵肠挂肚,我亦觉得此生足矣。

夫君啊——

你余生尽十几年的光阴里,竟没有千分之一的思念属于我。何必呢?一串珍珠,我们谁都无法自欺欺人?

“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陈皇后被废,卫子夫母仪天下。

我该庆幸遇到了一个贤德的皇后,还是该悲哀嫁给了一个不会专情的帝王。

你是汉宫的天子,雄才伟略。可是阿娇怨啊,怨你皇召天下,将她深锁长门,却无法兑现“金屋藏娇”的诺言。

你是后宫女眷的夫君,风流倜傥。可是子夫怨啊,这天下女子,谁又愿意与别人共侍一夫。

你始终是君,我们终究是臣。又怎能同那平凡人家一样,恩爱两不疑。

你是我缱绻黑夜里的枕边人,温暖多情。可是我怨啊,古有周幽王,万土江山,燎原烽火,不及褒姒倾城一笑。

可我明白,你爱的不过是我绝世的容貌。而今,我却已枫残霜落,青丝白发。

夫君啊——

不是我不肯见你最后一面,只是我深知: 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弛。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