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至少,我还记得

下午吃了一顿九道菜的饭,是为了给明天就离开家去学校的姐姐践行的饭,姑姑说,上车饺子,下车面条,记得家里的饭菜好吃,那样才能快点回来。

对于考到本省的孩子来说,想吃到家乡的饭很容易,而对于考到外省的孩子来说,家乡的饭真的千金难求,俗话说入乡随俗,家乡的饭到了千里之外竟也变了味道,怎么吃,都不如家里的踏实。

曾经我还有点担心,他是南方人,我是北方人,那时候我口重,爱吃很咸的东西,不爱吃水果,喜欢吃零食,尤爱薯片,无肉不欢。我只记得他爱吃番茄,而我不爱吃酸口的东西,每次买到番茄口味的我都会先吃一口再给他。那时候我还没发现自己口味那么挑,后来才发现,其实我不吃的东西还挺多的,八条腿以上的不吃,没有腿的不吃,长得丑的不吃,比手掌小的不吃,酸的不吃,苦的不吃。

一个人的口味会随着身边的人变化,从前我吃的很咸,后来经过两位处女座父母的三年教诲,我终于戒掉了咸,爱上了清淡的口味,从此也爱上了水果。

其实喜欢水果也和他有关系,我这个人毛病很多,生气的时候喜欢吃东西泄愤,有次半夜跑出去卖了一堆零食,撑得我凌晨还在胃疼,他有些心疼的怪我,明知道不能吃还吃,你是傻瓜嘛!

我自知理亏并没有反驳,弱弱的说了句,可是我心情不好啊……

那就吃水果啊!

就是从那之后,我便爱吃了水果,那时候家里水果也没断过,每天晚上都会被我消灭一半,渐渐的我爱上了水果的香气,它不似香水那般刻意,也不似花香那么绕鼻,淡淡的,带着自然的气息,甜甜的很舒服。

依稀的记得他爱吃草莓,每次吃都会说,哎呦最后一颗了。然后依依不舍的看着空盘子默默的撅起嘴巴,每次他露出这样的表情我都会偷笑,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口味就像习惯,一旦形成就难以改变,就像我们分开很多年之后,我依然会12点睡觉,早上6点依然会惊醒,我现在很少补番,游戏也很少玩,因为我怕错过任何一个和你说话的机会,可是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没人在等我了,我也不需要这样去等任何人。

当我发现我不必为任何人改变的时候,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有些手足无措,心底里住的那个人终究还是走了,可是习惯却留了下来。

我很少梦到你,就算日思夜想也很少梦到你,可能是周公可怜我,想让我早点忘记,所以没把你带进我的梦里。

我爱吃水果,爱看夜空,喜欢数星星,喜欢望月亮,喜欢吹冷风,也喜欢你。

我不再用委婉的语言去拒绝别人,也不再编谎话去推脱别人,我会简单说,不。

我会告诉他们,我不是嫌弃你,而是嫌弃我自己。

我开始听别人的故事,这次我没有同情,也没有去开导,我只是笑笑,因为有些事不只是说说那么简单。我开始对不习惯的事情破口大骂,开始把表情简单化,我学会了各种场合的笑,学会了不易被察觉得皱眉,我很少叹气,口头禅变成了,好烦。我的话变得很多,语速变得很快,每天看似很开心,其实我只是在填补空虚,我怕闲下来就会被寂寞吞噬。

我很少想你,因为我很累,我经常去做一些自己不太擅长的东西,用很短的时间学会,然后去感受喜悦,我喜欢用逗比的方式去表达我的难过,可是有人对我说,逗比久了就没人会记得你也是一个会受伤的女子。

没关系,至少,我还记得。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