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恋人絮语—对《重亲森林》的解构

都市恋人絮语—对《重亲森林》的解构_第1张图片

一如米兰昆德拉小说那超现实主义风格,王家卫用电影划开生活边界,写意而诗性。在墨镜之下,他透过生活幻象,用独特视角,形而上去逼近存在。

首先,凤梨罐头和阿武,前者是这个香港警察的符号,维特根斯坦的文字语义游戏上演了,罐头代表阿武,厨师沙拉他也喜欢,沙拉是两个警察的同一,他们还有一种共性,663和阿武都是被女朋友分手的俊条子。区别是阿武喜欢时间点,无论邂逅女杀手还是找一个月期限的罐头,再加上遇见阿菲的0.001米,女杀手生日祝福的那个一万年,长短之间,自有张力,时刻表往前,阿武会爱上别人。阿武感情外化,一晚上的凤梨罐头,尽显失恋之人的疯狂,如马洛侦探从琳达房里出来宿醉,都是发泄与爱到坠落与穿透,虐待自己而抽打此刻的无意义。韦伯的纯粹理性目的在阿武和女杀手的夜里不起作用,酒吧相逢,酒店里的高跟鞋,都市男女相遇而发生社会关系,目的和后果都非市场行为可比拟。感情过期,爱你一万年,跑步流泪,阿武身上存在悖论,但世间之人都是矛盾体,于是凝涩化解在精确和陌生女人的冲撞里。阿菲那段在663家里的身影,由一封信引发,新生活像偷偷尾随663。663邂逅了空姐,留下湿漉漉的毛巾,前女友和其一身制服,已成他的情结,导演恋物还是663喜欢制服诱惑,不得而知。今天的沙丁鱼有豆汁味,663的生活滋味不再一成不变。阿菲是663情偶的投射,前女友还是往日自己呢,但结果是阿菲撞入663的房间,作了女朋友的义务,形式上未被给予名分,暗示着一种缺位和圆满,663需要情偶,阿菲是而又不是。在一年之约后,阿菲作了空姐,663的爱上了天,想去哪都行,空姐制服是个符号,指代663这条都市罐头沙丁鱼的感情,也连接起前爱和新欢,厨师沙拉有人换了,但喜欢的人比罐头还多。前女友的飞离,将663按在一种囚犯般的感情边际,情偶不见,663陷入虚无,阿菲也是空姐,但在加州,他们会飞在爱之高空,663不做警察,过往并未卸掉,但轻飘飘地推他向未来升去。

两个警察的部分结束,女杀手和阿菲该做怎样的解读呢?女杀手的眼镜和深绿风衣,说明她的存在是闭合的,对都市说不。在焦急和危机里,阿武是他的床,同是天涯沦落人,她展开怀抱,生日祝福达成某种与生活的和解,她难以定义,人会变,外国男人横躺在地上,身边是罐头。女杀手扩展开来,也不会是阿菲。这个红唇性感女人,不是短发摇头换脑的阿菲。阿菲向外开放,存在是主动的积极的,在663家中演绎了自己编排的戏剧,他的世界的意义一大部分,要经过她的改造,被迫带上新的痕迹,她也吸收663前女友的画面,继续打造意义王国,而君上浑然不知。阿菲最后成为空姐,是综合663前女友和自己的杰作,回归和新生一齐来临,空乘服依旧,而男人不是警察了,空姐回来了,而663原初的生活和自我被重新定义了,阿菲角色扮演,但演出自己的特点,谁让她自己是王菲演绎的呢?

王家卫电影可以进行诸多解读,电影文本的破碎和声光效果不失为好角度,但文本内核深处的意蕴不止于此,有待于更多开发。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