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一章 最后的决定

昨天夜里下过了雨,很凉爽的天气其实最适合开车随便逛逛。

不过劳斯莱斯的车漆上已经沾满了混满淤泥的污水,车胎上卷杂着一路上飞驰带过的污泥,从哪个罪恶的椰子树上被暴风刮下来个硕大的野椰子,正好砸在挡风玻璃的右侧,明显留出来一道不小的玻璃裂痕。

不知道今天回去之后,4S店会不会让我们再多交不少租金,可能还得交不少违约金,我只求别把我们哥俩榨干了就好。我开车,从来还没开过这么高大上的汽车,开起来心里还是很有一翻滋味。

  “森,你个蠢货,快看看钱包里的钱还够不够还租金了,咱们延迟了一天,而且刚下过雨,把人家的车整的跟废铁一样。”我继续沿着前方湿润的公路不断行驶,我确定那就是家的方向。“我担心他们会把咱们扣在那。”

  “你还有脸说,还不是你自己睡了整整一天,跟头死猪一样,你早起来不就什么都好说了吗。”森即使知道我是因为他的事情才回到了现实世界里来回奔波,不过男人之间,总是还会有些不服气的互相撕逼,即使自己一点道理都没有。

“懒得跟你瞎得得,钱多的是,你就放心尽管开就好了。”森摆出一幅很牛逼的姿态,大摇大摆地靠在车座的后背椅子上。“大不了咱们把车买下来又能怎样。”

  “你特么就会吹牛逼,就你那点破钱。够刷漆的么”我一脸轻蔑地嘲讽着森的大话,人一旦上了年纪,就是会变得痴呆,胡言乱语。

  “大不了把你卖了不就得了。”

  “你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我们把车停在盛德酒吧的正前面,已经好久没再来过这里了,我们两个人都像是在审视一下从前的记忆一样,好好地看着这家曾经与我们一同相遇的酒吧。

记忆总是只能暂存在内心世界的某个角落,时间久了,也会渐渐忘却,化为乌有,也许这也正是记忆真正美丽的地方,有时只是模模糊糊地记住了曾经发生过的某件故事,时间久了,蓦然回首,却会让人联想到太多不曾经历的美丽。

  就像是这座记忆城市一样,虽然虚幻,模糊,但是却隐藏着太多的美,太多的秘密。从前的事情总会过去,酒吧又重新开张,又有了鲜活的味道。

里面的人影似乎又多了起来,穿着相同制服的服务生来回走动,招呼着前来买单的客人。也许所有的事情都会是这样吧,总会过去,总会被人无意或者有意地忘记,然后开始新一天的生活,就像所有事情从没发生过一样。

  “很久没有再来这里了吧,简。”森推开车门,笔直地站在我的面前,像是一位英国的绅士,表情上带有一丝喜悦,像是遇见了一位离别多年的老朋友一样,欣赏着这个酒吧。酒是男人的性命,也是男人心底最真实的声音,我们会一直记得,我们希望永远不要忘记。

  “要不要把妮可也一起叫过来,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我们一起聚聚吧。”森的语言显得轻松自然,好像一切都又恢复了以往的正常,两个人相聚在一起,其实已经算是人世间最美好的事情了。

  我不想让兰再多知道些关于我和森的事情,这也许会是一个不小的灾难,我想让自己的女人,永远能活在最美好的梦境中,我会用自己的生命,好好地守护着她。

  “还是算了吧森,她最近公司里事情比较多,肯定还没有过来,我们哥俩好好聚聚吧,女人再怎么也没有兄弟重要。”我故意地把双手随意搭在森的肩膀上,紧紧地把他搂住。

  “你少来这一套,我想弟妹了,叫过来看看。”他很用力地把我推到一边,森明显是在找事,故意激怒我,就像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你是不是活着不耐烦了又,你想弟妹了!!”我已经把拳头对准了森的喉咙,准备一下子砸上去,断了他的命根子。“你再说一遍信不信我撕烂你。”

  “我去,兄弟你息怒。”森一下子败下阵来,露出了软弱的表情,面带一脸的微笑。“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你用的着这么认真么”森显得一点都不服气,好像还是我得罪了他。

  “废话,女人这种东西是能共享的么”我很严肃的看着森。“要不然你也把你媳妇领过来让我审视审视。”我露出一种很猥琐的笑容,感觉让自己看起来都有些可怕。

  森不说话了,像是个安静的孩子一样,不知道该回应什么。森低下头,显得有些难过,虽然我也不知道他在难过个屁。

但是突然又抬起头来。“反正又不是没干过……”森把头使劲地仰起来,然后很蔑视地看着我,根本就不在乎什么。

我又想起了曾经在情侣酒店的那个晚上,竟然不知不觉地跟自己最好的朋友共享了自己未来的老婆,现在想起来自己也是一脸的无奈。

  “森你就是个禽兽。你再提这件事情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行了行了,不开玩笑了,我们还是说点正事吧,我留着你还是有用的,不能老操拜你。”森用手抓住我的肩膀,让我好好冷静一下,故意做出一幅好像是安慰人的表情。

他把注意力赶快分散在其他的事情上,叫来了酒保,自从酒吧从新开张以来,服务生又多了不少,像是个让人看着比较舒服的酒吧。“来一瓶伏特加。简,想喝什么你自己点,随便点,我请客。”

  “老样子,雪碧威士忌,来一桶。”我露出一种奸邪的笑容看着森惊慌的表情,我非要把他榨干了不行。“一杯就好了,开玩笑的。”

  “你是不是想吓死我。”森一脸迷茫的看着我的眼睛。

  “就考验考验你,看把你吓的。”我不屑地扫了森一眼。

  “别光扯淡了,快说正事吧”森把自己的酒杯端到自己的嘴唇旁边,稍微抿了一小口。

他知道今天实在不是该喝酒的时候,因为还有太多的事情等待着要去思考,去处理。

如果我们闲的没事干都喝醉了,也许会错过很多重要的事情。

  “昨天我去了一趟档案局,查了一下陈峰和那位老人的资料,还有整个事件的概况。”我清了清嗓子,喝了口面前的威士忌。神情从刚才的嬉笑打闹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因为我知道,我告诉森的每一个细节,可能都会影响着森的判断。

  “真有你的简,有什么有用的收获么。”森把手臂整齐地搭在桌子的边沿,双眼注视在我的脸颊上,身体一动不动,聚精会神地等待着我的叙述。他就像是在专心听着妈妈给孩子讲故事一样。

  “其实之前的事情和陈峰的死亡,都还是和我们推测的一样,医生鉴定为神经性脑衰竭,但是根据我们对记忆城市的了解,森在不断做噩梦的过程中神经性猝死,应该是在记忆城市中被暗杀了。”我把两只手握在一起,极力回忆着我曾得到的消息,然后和我所知道的一切都联系起来。

“但是有一些可疑的是那位被建筑材料砸死的出租车司机。档案上没有留下他的照片甚至是名字。”我的语言可能听起来有些沉重,更让人感到惊讶,就像当初冷心告诉我的时候,我也是一脸惊讶的表情,好像根本不知道如何接受这一切。

  “没有照片和名字!”森的神情开始显得有些紧张。“为什么,每个人都应该有档案的啊”

  “因为老人的尸体在火化之前被人们发现离奇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去了那里,更没有人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我认真地把每一件事都尽量叙述的足够清楚,森能明显的感受到,我并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简,我好像听说过某个新闻,一个尸体失踪的灵异事件。”森忽然想起了2012年的往事。“当时这件事情几乎轰动了全国范围内所有的媒体。”

  “没错森,那年最恐怖的灵异事件的主角,就是这个老人,而陈峰也是在同一年死去的。他在梦中被人谋杀了。”

  “这两件事情会有联系么简,你是说也许是老人杀死了陈峰么。”森自己的推测其实跟我想象的基本相似,他看见我微微地点了点头,心里突然萌生了太多的恐惧。

“可是我们没有任何的证据啊,而且,老人已经因事故而死了,怎么可能还能在不久的将来将陈峰置于死地呢。”

  “森,其实我也只是很大胆的假设而已,因为如果按照常理来思考,所有的事情都无法说通。”我的声音开始变得越来越低沉,好像自己所说出的话连自己也无法相信。

“我觉得,也许老人并没有死,而是以另外一种方式存活着,然后用一种没有人能发现的方式,杀死了陈峰。”我真是很佩服自己的想象力,听起来确实太过荒唐,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怎么可能杀死一个大活人呢。我看见森惊讶的表情,似乎自己的眼珠都快要全部掉落下来。

  “简,这个人会不会就活在记忆城市里,现在,依然还活着。”森慢慢陷入了自己的沉思中。“简,如果他还活着……记忆城市里的很多东西都在不断地变得越来越真实,我们会不会最终真的永远沉睡在梦境里不再醒来。”森慢慢抬起了自己的头,他的眼神似乎显示出一种狰狞的表情,让人看起来很不舒服。

  “森,真的有一天,我们会分不清现实和虚幻,把这里当成现实的世界永远不想出去么”空气里弥漫着硝烟的味道,显得有些让人窒息,我们都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想着自己的事情。

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发生,我们会抛弃真正的世界然后在虚幻的梦境中醉生梦死的,一切都会变得像噩梦一样。我真的开始紧张,手指开始狠狠的颤动,不知所措。

“森,我们一定要找到他,一定不能让这件事继续发展,我已经显得越来越恐慌,眉头紧紧地锁在一起,嘴唇也开始不停得颤抖,感觉危险真的就隐藏在自己的身边。”

  “简,你觉得陈峰的死,和记忆世界的真实性,会不会有什么必要的联系。”森把面前的酒杯端起,然后一饮而尽,也许是事情太多,让人没有任何可能捋顺的思路,他只能用这种方式稍微让自己舒服些。

  “也许吧,森,我想我们应该去大胡子那里换点盘缠了,怎么样你觉得。“我的眼睛里不知为什么散射出了一些恐怖的蓝光,似乎内心深处已经有了一个定论,或者是一个等待揭开的谜团,我已经忍不住去探寻世界上最神秘的影子,记忆城市的真相。

也许只是自己的一个念头,但是就是一种执念,让我必须这么做,没有退路。也许结果会很糟,但是我依然相信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我偷偷地在衣服的内兜里藏着一个匕首,即使我甚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但是至少我知道,如果在记忆城市中死去,并不会危及到现实生活中的生存,所以其实在梦境中被杀害,也并没有那么恐怖吧,就像是陈峰一样,他可能已经被袭击了不知道多少次,才因为噩梦缠身,最终才丧了命。

  “可是我们的钱还够啊,为什么还要去“森很不解地问道我,他的目光中充满了疑惑。

  “森,我们走吧“我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把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让我重新有了不少的力量。我的眼神中充满了杀气,似乎早已看透了整个事情的结果。我站起身来,离开酒桌,朝门口走去。

  “简,简你发什么神经了,我们已经没有故事可卖了。“森很着急的拦住我,你到底想拿什么跟大胡子交换。你不怕把大胡子惹急了他永远不会再收购我们的故事了么。”

  “森,听我的,你少废话,把我们去森林的故事再卖给他一遍,相信我。好么”我使劲地拨开森强壮的手臂,继续朝交易所的方向走去。

  森的嘴角微微向上翘起。“好吧简,我听你的,虽然我也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是我们是朋友,对么,我会永远支持你简。”他狠狠地握住我的手,和我击了一个响亮的掌。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