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前的故事 36

植物生长的时候,时间变得很快。画面有些看不清楚了,碧绿的海水很静,也有云朵相伴,龙卷云的漩涡很大,裂开了厚厚的棉云,旋转的云缓缓向西流动。东面最多,两极只有云朵形成的丝线。

更加模糊不清的画面,变成更多的丝线。路得生用直勾勾的眼神,大摡看到了海水凸了起来,那个漩涡仿佛吸起了水龙卷,画面在丝线中变成了苍白一片。

路得生抬起头,昂着下巴。说:

‘’精彩啊!是不是没电了,再来!‘’

章芝挴双肘放在膝盖上,两个手托着下巴,眨了眨大眼睛。说:

‘’每次都这样的!‘’

路得生看着天空大团的流云,也没有那个场景好看。有些意犹未尽的咂咂嘴,觉得这个东西在遗迹发现的,也许还有更多。摸了一下左脸说:

‘’没有看清楚多少,我还有量子电池。‘’

说完,路得生将量子手电的下端,拆了下来。看着也是两块园柱组成的手电,灰白的金属色,中间呈现玻璃色,不过是厚重金属感。而下端则凹出一圆心,嵌着一颗蓝色的晶体圆珠,和玻璃球一般大小,几乎能透过空气,又坚实无比。路得生佩服颜如玉的纤纤玉手,可以做出完美的珍品!

淡明干净的脸却撇着嘴巴,看着天色。落日刚好在地平线上,形成一条红色的粗线,托着即将沉下的太阳,暗红色的太阳,如同红宝石镶在天边。淡明抿着嘴。说:

‘’一天一次,多了全是白线!‘’

路得生有些失望,将手从膝盖上拿了下来。伸了伸腿双手抱头,躺在淡明的大腿上。被一巴掌扇在了肩膀上,路得生翻了翻身,从沙地上站了起来。冲着淡明说:

‘’有点力气,咱们明天再看,或者去遗迹!‘’

望着石像,听见淡明没有说话。路得生瞥了一眼,这几个家伙也看着石像,在落日的余辉中,石像被镀成粉红色。这里,路得生按照颜如玉的素净脸,用夸张的方法刻了下来。

刻成了盘坐的样子,一张秀美的脸。白天的灰色岩石不显眼,这个时候,镀上一层粉红。路得生看着颜如玉的鹅蛋脸,问:

‘’像不像!‘’

颜如玉看着有些丰润的嘴,摸了摸红唇,觉得厚了点儿。看着那过长的柳叶眉,几乎只有眉毛,显得眼睛小了点儿。鼻子挺得高了一点,而脸部太方了。觉得路得生是刻佛像,习惯了,自己的脸上没有那么厚!

有点嗔怒的盯了一眼,摸了摸鹅蛋脸。自我感觉也挺好,将辫子放在左肩。用左手拍了拍路得生长发上的沙土,说:

‘’你适合画胖子,和大块儿头!‘’

章芝梅也抿起了嘴,肉不多的嘴巴,也让路得生画得有点儿厚。而且纤纤细腰,被路得生画成了木兰的形象。章芝梅皱起了眉毛,看着大团的流云,希望落在楠木城的后山,将那个图像破坏掉,让淡明重新画出一张仕女图。

可是望向东方,真的有流星划过了天空!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