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鬼屋

在一个天色昏暗,乌云低垂的秋日下午,当我在山林中勘测古墓位置时,一间破败的木屋透过光秃秃的树丛枝丫出现在我的面前。当我走近时眼前呈现出这样的荒凉景象:墙壁摇摇欲坠,周围的土地贫瘠得寸草不生,一种阴冷的寒气弥漫在屋子四周,使我站在那里犹豫不决。最终我还是决定踏足这给人不详之感的房屋之中。

幽灵鬼屋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我刚一踏进屋子,就感到一阵阴森森的寒意,宛如一块冰冷的湿布突然落在了我的后背,又像是一双冰冷的双手搭在我的肩头,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屋子里弥漫着呛人的霉味,最微小的移动也能使空气中的灰尘上下浮动,我坐在一把积满厚厚灰尘,摇晃且不牢固的椅子上,感觉像被一具快要散架的骷髅环抱,这感觉令我心神不宁。我随意翻看桌子上的一本日记,试图通过了解木屋主人的形象,以驱散我关于鬼魂的种种幻觉。可凌乱的文字就像是一个疯子的胡言乱语,更像是一个心理病态者忧郁而令人毛骨悚然的哭诉。我不想招惹种种不详之事,我应该站起来立刻离开这不详的屋子。但我就像是被按在那张骷髅般的椅子上似的,一种病态的饥渴使我俯下身趴在桌子上一页页地快速翻阅着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文字,那些文字仿佛不是我看见的,更像是我听见的,心理变态的怪人的抽泣声在我耳边响起。“我在后院种下的种子现在发芽了吗?种子发芽了吗?”我忍不住反复念了几遍,突然书中某种病态的疯狂侵害了我的意志,我神志恍惚地抓起门口的铁铲冲出了屋子。

离开屋子后,我发现外面的黑云已经逼近了地平线,一阵阵冷风吹得我瑟瑟发抖,而此时我完全不理会天气的变化,我发疯似的挖土,铁铲的木柄已经腐烂,我挖了几下就变成了两截,我扔掉手中断裂的木柄,跪在地上用半截铁铲继续挖,丝毫察觉不到豆大的雨点早已把我的衣服打湿。随着一小块白骨从土中裸露出来,一堆全裸扭曲的白骨呈现在我面前,有八个头骨,而身体部分的骨骼已经混在一起,分辨不出彼此。我久久跪在那堆白骨前,神志恍惚,直到倾盆大雨把我全身淋湿,我才如梦初醒般的跑回屋子。此时恐惧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子横在我的喉咙里,使我感到窒息眩晕。

幽灵鬼屋_第2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天色已晚,而且下起了雷雨,与逗留在这阴森恐怖的木屋相比,淋雨和夜晚在树林中迷路似乎更加糟糕。因此我决定在这此逗留一夜,明天雨停后马上离开这里。我不愿再坐在那把椅子上,于是我在屋子的墙角生起火,蜷缩在墙角,我手里握着一把刀准备一夜不睡,随时防备着那幽灵般的木屋主人。湿漉漉的衣服使我又冷又难受,跳动的火焰在对面墙上留下影子,我注视着那幽灵跳舞般的影子,觉得头昏昏沉沉,不久就犯困了。这一夜的梦很糟糕,几张苍白无血色的脸贴在木屋的窗上向屋内张望,用血淋淋的指甲敲打窗户,抽泣声和阴森森的笑声从屋外传来,使我几次梦中惊醒,但我的困意压倒了恐惧,我自言自语念叨着:“你只是在做梦而已,那不过是风声,你今天太累太紧张了。”

幽灵鬼屋_第3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我的脸上,当我睁开眼睛时,一种重生的喜悦蔓延了我全身的每一个细胞。晴朗的好天气驱散了所有的幽灵和幽灵带来的恐惧。我站起身抖了抖身体,使僵硬的四肢恢复活力,当我正打算离开这里时,我向窗外偶然一瞥,全身的血液瞬间变得冰冷,几乎冻结。

阳光闪耀的玻璃窗上印着一个血淋淋的手印……

幽灵鬼屋_第4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