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城市本该不痛不痒

早上七点就醒了,今天本是周末想睡个懒觉顺便做个白日梦来着,可我还是醒了,没有任何征兆。手机上有老板发来的消息,客户要求再改一版图稿,这次给我的说辞是:既然你负责了,那就要负责到底。我可以装作看不见,然后明天跟老板说我前天喝酒加熬夜第二天宿醉来着。但转念一想,这个稿子明天不还是我来改,要不明天也请假,后天还有大后天……我起了床,一看镜子头发乱的像鸟窝,用我之前初中班主任的话来讲就是鸡蛋放在上面都不会掉下来,然而我有帽子,往头上一扣今天我依然是这条街最靓的仔。

我住的地方离地铁站有十分钟的脚程,两站到公司,所以我一般骑电驴上下班。但昨天我被临时外派,下班就直接被客户送回来了。是的,我偶尔也能遇到这么贴心的客户,我下车的时候他还没忘记嘱咐我一句:别忘了我们们刚刚谈的细节,下周我要见到初稿。我特么,工作久了慢慢发现它已经融入我的生活,不对,准确来讲已经侵占了我的生活。我并不讨厌这种感觉,某种意义上他可以让我从生活的烦恼中挣脱出来。正如我可以穿着拖鞋裤衩去上班,如果去见女朋友就不能这么随意,哦,忘了我没有女朋友。

周天的地铁上班的人倒是不多,出门游玩的人到处都是,尤其我住在大学城附近,看着一对对情侣在我面前腻歪好不自在。这也是我当初为什么选择在这里安居的原因,我常常在一个闲暇的魅影婆娑的傍晚在操场晃荡,但我不曾出手要过妹子微信,因为我知道这座城市属于她但不属于我。我只是喜欢闲逛,到处看看,我害怕我一不留神这个地方就变了个样子,其实它变了于我而言也是无能为力,是我一厢情愿地怀恋它从前的样子罢了。

公司楼下有一家便利店,在这里我买了早餐顺便买了中午的便当。售货员一眼认出了我,打趣地说:这么勤快啊,大周末的还来上班?我接茬:可不是嘛,来照顾你家生意。整栋大楼空荡荡的,都没见几个人,说实话这还是我第一次周末来加班,担心以后这会成为常态。我喝着豆浆打开电脑,右下角的企业邮箱一直闪个不停,这我已经习惯了,不能习惯的是今天是周末。拿出画板开始改,改着改着到中午了,是肚子提醒了我。我拿着便当去休息区加热,保洁阿姨正在打扫卫生,她看见我一脸吃惊,像是看见一个本不该出现的人出现在这里一般。我客套:“阿姨,你吃了吗?”

她笑到:“还没呢,我们一般吃的晚。”

“要不要吃这个,我买多了,吃不完。”说完我掏出手机偷偷又点了份外卖。

“你之前是请假了吗,有段时间没见着你了?”我把饭丢就微波炉里加热,倒了杯水递给她。

“嗯,前段时间女儿高考,家里商量说让我去陪读,正要紧的时候有个人陪着比较踏实。”她嘬了一口水,脸上露出舒展的微笑,好像是完成了什么高难度的任务一下全身心放松了起来。

我算着好像是上周的高考,疫情加暴雨,这届考生也是有够坎坷。我把便当取出来给她,自己回去等外卖。

终于改好了,反复检查了几遍没问题,给客户发过去,通常我还要等一会看看客户还有没有问题,可今天是周末啊,老子才不奉陪了呢。关了电脑,出公司大门才发现天色不晚了。去车库找到我心爱的小电驴,一天不见,它还是在那个位置,车头朝左的等着我。正好赶上下班高峰期,道路依旧繁忙。太阳就快要下山了,就只露出上面一个小尖尖,这个小尖尖的光芒就足以铺满整座城市。赶路的人,车里的,车外的,车上的,车下的,形色匆匆也好,春光满面也好,我混入他们中去,成为他们。

夜里,我同往常的周末一样,叫了一份炸鸡加薯条,从冰箱里拿出昨天喝剩下的红酒,打开电视看攒了一周的综艺和动漫。我不小心往窗外撇了一眼,心里有些苦涩。像我这样浪荡的人,如果真的有一天要告别这座城市,本该不痛不痒,现在却成了念念不舍。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