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

原来真正的悲伤是没有眼泪的

就像

最爱的 也总是最用力的推开

诗人的眼泪很廉价

不过是一滴安慰着另一滴

不过是用力咀嚼

那颗最苦的水晶

就像还爱着

拼命摇头说到头了

到头了

你看

我从来都不是个合格的诗人

现在 它彻底荒芜了

无论怎么用力

我再也写不好爱了

最后一笔

交给你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