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编野猪林【之一】

新编野猪林

林冲戴枷披锁,踉踉跄跄挪动了二三里,脚上燎泡被草鞋磨得溃烂不堪,恍惚中想起娘子给自己洗脚时那温柔倩影来。

昨夜董薛二人殷殷谄媚,刹那间翻脸成狰狞恶鬼,他双腿被牢牢按在滚水之中,那灼滚的撕裂感令人难以置信。

身上枷锁怎敌得过一身本领?但封条上的朱红大印却使得他胸中怒气泄了个干干净净,听闻官家今年会大赦天下,娘子还在家等他回去。

弯弯扭扭又挨了三四里,林冲脸色苍白,身如筛糠,正想问能否歇息片刻,突地一阵凉风吹来,好不舒服,董薛二人也哎呀呀欢叫。

三人打眼前望,只见约摸半里处,横着一片黑压压的大林子。

董薛相视一笑,便拿水火棍推搡林冲快行。奔到林头,只见一座牌坊立在眼前,样式古朴,气势不凡。

穿过牌坊,董超回头一望,嘿嘿骂道:“原来是个假干净。”

林冲闻声跟着回望,就见那高大干净的牌楼后面竟是铺满蛛网鸟粪、蚁穴苔痕,不免腹诽:既然正面都能打扫干净,又何必整一个表面光?

不管其他,三人正要寻个宽敞处歇息,兀的林中传来一声钟响。薛霸伸头探脑:“哪来的钟声,竟只一下,不上不下,真是奇了怪哉。”

林冲刚要靠树坐下,却被董超一棍叉起:“管他甚么,许是发了癔症胡乱撞的。既有钟声必有寺观,寻了去也好化些斋食来吃,快走,快走。”

沿小路转了林角,便见一座金碧辉煌的禅院,山门之上偌大一匾额,仅有“敕建”二字。

董超上前刚一拍门,那门儿便吱呀呀自己开了。薛霸朝里喊了一声,等半天不见回应,三人便走了进去。

转过托杵的韦陀,来到正中一座大殿,三人推门贯入,却被里面景象吓蹲在地,不敢动弹分毫。

大殿之中燃着一堆篝火,烤架之上赫然是一具开膛破肚的女子,三个丑陋大汉赤身裸体,或躺或趴围着一圈,正喝酒聊天。

一个络腮汉子起身割下那哺乳之处,三五口嚼了个干净,很是满足地舔了流到嘴角的油汁,想要再割,却被一旁的无须汉子用块骨头砸了手。

他悻悻割下剩下的那团,递给了无须大汉,又割了一条腿给了一旁面刺花纹的矮汉子,自己抱着一条臂膀啃了起来,还不忘狠狠瞪林冲三人一眼。

饶是林冲自诩英雄,却也被吓得两股战战,董薛二人更是白眼一翻,昏死过去。

那花面汉子咽下一嘴肉,朝络腮大汉道:“休管他。我只问你,身上事可曾了了?”

“了啦了啦,咱们受缥缈君点化,方能在红尘行走一番,我便投入一大门派,倒也学了一身本领,不久就赚得了偌大名气。

凭着这名头,我虽是个粗鲁之人,这两年却也有三百多女子委身于我。除开别有目的的不谈,最好玩的便是那些个初入江湖的小姑娘,只要我胡乱讲些江湖秘闻,嘿嘿,便免不了床上一弄。

不过也是乐极生悲。最近推了一个豆蔻小娘,谁曾想她发现了先前姑娘们送的信物,把我查了一个底朝天,竟然与她们联合起来整我。

一时我的名声比淫贼还臭。哼哼,诋毁我的也不过是羡慕嫉妒老子的艳福罢了,要是他们也有女人投怀送抱,还不一样沾沾自喜。

哈哈,不过老子也不是吃素的,我便把和这女子的春宫画贴在各城公告亭。如今换了一副人皮,改换门庭后继续吃喝玩女人,照样快活。”

听完这络腮汉自吹自擂,花面汉给无须壮汉倒了一碗酒:“大兄,你呢?”

无须壮汉把酒喝完,翻身换了一个姿势:“最近我拉起队伍,博了个洛阳五侠的名号,耍了半载也算是看透了,如今江湖闯荡,你不主动捞名气,名气也不会主动找你。

就说我那些个结义兄妹,老二原是世家子弟,在家争权失败流落江湖,跟了我后便是他出谋划策,买通百晓生,在江湖上散布我们行侠仗义的故事,偌大侠名就是这么来的。

老三原是个杀人犯,也是个聪明人,剃度做了和尚,说什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江湖上竟然就有人特么信了,一些不信的不用老三出面,便被那些自比佛圣的人骂得不敢言语。

我那四妹到也大胆得很,刚入伙第一夜就爬到老子的床上。男人嘛,送上门干嘛不吃,但吃完老子就表示身怀大志,暂不考虑成家问题。

结果她又找上了老二。老二多特么精明的人啊,吃干抹净后用世家公子那一套来敷衍她。不曾想老三的床也被她爬了,老三更绝,吃完翻脸不认人,直念阿弥陀佛。

哈哈,更妙的是老五,年纪弱冠,名利心却是最重,对四妹穷追不舍,四妹也半推半就和他好上了。别以为老五傻,四妹和我们的事他都门儿清,但他不说,因为跟着我们他才能博个大侠的名号。

呵,他们心眼再多又能如何,江湖上一说洛阳五侠,必报我的名号,而他们不过是我手下兄弟。”

花脸大汉听完哈哈大笑,也自顾说起来:“江湖不光有百晓生,还有我江湖太史公,我那化身就是写武林名人传记的太史公。

刚开始名气太小,便四处看人下菜结交名人,小有名气后娶了个美娇娘。我那娘子也是个有心机的,开始还背着我和那些个大腕爬床荐枕,最后明目张胆,美其名曰帮我。

不过倒也真帮了不少,毕竟上了老子的女人,赏个机会就让我的名气大大提高。还有那些个初入江湖的女侠为了扬名,嘿,还特么不是使劲地往老子胯下钻。

我和娘子相扶相持,皆大欢喜,名气更是直逼武当张宗师。

你也知道,我为个好文章能够在江湖上广为流传,就得找大名气的女侠托一把,这些女侠的入幕之宾就是我的扬名本钱。请托自然要花大价钱,但面上只能说江湖义气。

也是倒霉催的,有人拿以前的文章在搞事,说我映射他,还把这底下的事给捅了出来,妥妥见光死。如今江湖上全是不明真相瞎起哄的,再加上同行暗地推波助澜的,我是惹了一身骚。”

说完朝林冲吐出一根骨头,扭头对无须汉子道:“大兄,这个官场上的白痴还做着黄粱梦呢,不如也烤来吃了吧!”

说完大步走向林冲,林冲越挣扎越感到浑身无力,张嘴大叫却发不出一丝声响。

眼看就要被抓住,那无须老大却突然大吼道:“哎呀不好,那罗汉追来了!”说完三个汉子骨碌碌往地上一滚,化成三头大野猪,慌慌张张撞门而去。

林冲啊的一声睁眼醒来,只见董薛二人正挥起水火棍朝自己头顶砸来。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