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爱情

乙亥年,五公司筹备“传承·成长”第三届集体婚礼,意欲邀请在湘中故土小住的父母参加。母亲接到电话,十分高兴,父亲在一旁音调高了三分,连声说:“那要回去,要回去。公司的事,再远的路程我们也得回去。”

在单位工作近四十年的父母,退休后,闲赋在家。前些年,开店种菜,补贴家用;近几年,健身旅游,探亲访友,日子过得是越来越舒心。去年金婚,两个人坚持不去影楼,满心欢喜地在我的镜头里晃荡,照片晒出来,掩映在形影中的那份深厚的情感,往往让我在某一个瞬间会走神,脑补“死生契阔,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古老传说。

“哪有你说的这么文绉绉,我和你妈就是觉得感情这事来不得半点虚假,它既是生活的磨刀石,也是工作的润滑剂,利也好,钝也罢,两个人总要在磨合中一致看到美好和希望。”“爱情”两个字到了父亲嘴边又咽了回去,换成了“感情”,脸颊上竟透着一许羞赧。

“看,你老爸一把年纪还不好意思起来了呢,我看着照片,倒是觉得爱情这个词更贴切一些。”母亲浏览着手机里的照片,瞥了一眼父亲,开心地笑。

1964年,一支修京广复线的单位在当地招工。于是,在邵阳铁匠铺当学徒的父亲被招录为工程队的锻工。而刚刚加入涟源杨镇镇公所民兵连的母亲,作为镇上三个读过中学的女子之一,被推荐参加招工面试并一举成功。他们半年后在一次老乡聚会上认识,互生爱慕,却又暗藏心间。过得五个月的一天,母亲碰见从父亲队上来的老乡,说话间得知父亲生病住院了。夜晚无眠,晨间请了假,母亲搭了顺风车到单位医院。而这个消息如风一般迅疾地成为了再一次老乡聚会时的热门话题,大家欢笑着起哄,把父母挤到了一起。两个人各自写信回家,向家人禀报兹事。于是,这年春节,父亲和母亲回到了杨镇,接受了一番“亲情考验”,顺利过关。“文翔,你们两个真心相爱,就要一辈子好。家境贫寒是可以通过你们自己的努力改变的。”“请您们放心,我会对翠娥好一生,她不嫌弃我家里穷,兄弟多,又害了病。”得,老实巴交的父亲把母亲刻意隐瞒他生病刚愈的良苦用心作为承诺的砝码倒出来了。自然,引发新一轮担忧,使得母亲和外婆又磨了三天嘴皮,才讨得外婆的一句话:“我不管了,只要你爹爹同意。”两个人第二天走了三十里路,见到在园艺场验茶叶的外公,把情况一五一十地说了,开明的外公微笑着听完,只叮嘱了一句:“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但是日子过得却不能长病态,要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生活。”

父母结婚了。他们分得了一间竹篱笆糊泥再贴上报纸的小屋,下班后经常宾朋满座,打牌粘胡子,下棋喝凉水,一锅油泼辣子拌饭,几个从食堂打来的青菜,外加大把大把穷开心的笑声,顿时升腾起一股活色生香的满足与幸福。他们从湘黔线,又到了枝柳线,母亲怀上了第二胎。队上照顾,安排她烧锅炉,只要保证早中晚上下班队上的人有开水和热水用,每天的工作负荷不是太重。尽管这样,父亲仍旧包罗了往锅炉房送煤和早晚班烧水的事。“你每天打铁,又要打制新工具,又要修理废旧的,也很累。我自己的工作自己能干好,队上已经很照顾了,要不会有人说闲话了。”母亲挺着肚子,说。“那不行。即使有人说闲话我也不在乎,只要你不累着就好。”父亲第二天,早班更提前了半个小时,晚班又延后半小时,让队上的人打开水用热水的时间更充裕了。自然,也无闲话是非。但工地隧道施工吃紧,钢锹钢钎等工具损坏严重,队上决定把锻工房搬到隧道口。父亲走时,显然有些担心。“别忘了,我也是从铁娘子班里出来的,没你想象的那么娇气。放心去吧,工作的事耽误不得。”“那你要有事,就让调度打电话通知我。”这年九月,母亲临产,在大山那边的父亲接到电话,连夜翻山越岭,路上踩到一只山龟,惊吓过后,用衣服把它包了回来,在食品匮乏,营养严重不足的那个年代,山龟无疑是最好的补品。若干年后,母亲说起这个夜晚,依旧心悸,“你爸有时候就是死心眼,我生孩子,他回来也帮不上忙,翻山走夜路,悬崖陡壁的,危险得很。”

小弟在皖赣线出生。那天,母亲正弯腰铲煤,肚子突然剧烈疼痛,临盆提前了。她喊了人替班,并带口信给值班的父亲。父亲把手头的活儿交给徒弟,拔腿就往家里跑,半路见到调度陈,大喊着请他帮忙打电话给医务室的大夫。

母亲在家已经烧好了开水,又把被褥换好,躺到床上再无力气。见到父亲,示意他把窗帘拉上,说:“看来这个孩子要你接生了,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和我们见面。”

手忙脚乱的父亲此刻努力定了定神,开始接生。“用力,我看见脚了。”天!立生!也就是难产。母亲听着父亲欣喜的话语,心底明白,不能慌,唯有祈祷上苍了。父亲恍然不知事态的严重性,一边按照母亲的指导小心翼翼地助产,一边心疼焦灼的鼓励母亲用力。天见可怜,小弟终于面世了,却有脐带绕脖,小脸憋得通红。母亲虚弱地说:“你赶紧拿剪刀把脐带剪断,把孩子倒立着抓住脚,拍他的屁股。一定要让他哭出声来。”“哦,哦,好。”父亲这一刻异常清醒,他那打铁的手拍在小弟屁股上,竟然力度中道温和。“哇——”队上的大夫踏着小弟的哭声进了家门。至今,父亲还会说,“你妈最让我佩服的就是处变不惊,遇到事自己能扛。”

每每闻言,我就要笑。父母其实也有争执红脸的时候。更年期大约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猝不及防且无所适从的“梗”。母亲那年莫名的烦躁失落,和父亲说话三句话不到就要把他呛到南墙上去了。父亲忍让再三,偶有抱怨,母亲的泪立刻便落了下来。其时,两个人都没有意识到岁月正在跟他们开玩笑。过得小半年,有一天父亲终于爆发了,和母亲大吵一架。邻居段姨过来劝架,发现了问题所在,跟父亲讲了,父亲沉默良久,摇摇头回到家里,给母亲扭了一把热毛巾,替她擦干眼泪……那时候,为了补贴家用,母亲租了一楼的房子,开了一个小杂货店,暑天进货汗流浃背,冬季守店饮风受冻,父亲一直以为是紧巴巴的生活让母亲失望了,所以才变了。为此,他内疚自责不已。现在明白了母亲的变化更多源自身体的变化,他更加小心地呵护她。过的几年,父亲脾气有所变化时,母亲显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除了担忧父亲吸烟有害健康,更多的时候她会安排和父亲一起旅游,走亲访友。

“茂,我们今天度过了非常珍贵的一天。你看到了吗?”参加完公司集体婚礼活动的父母,夜晚给我电话,心情仍然十分高兴。

“当然!真心为你们骄傲,也感谢公司。”父母在和谐号动车上,和十五对企业新生代的青年员工沟通交流毫无障碍,我没有想到父亲这名老布尔什维克,脱口而出的话会深深地震撼我,他说:“我们那年代修铁路,基本都是人挖肩扛,现在单位修的国家重大工程越来越多,工地上信息化、标准化、机械化和工厂化施工也是越来越普遍,我们感到十分光荣。希望你们能传承以前吃苦耐劳的精神,为公司发展更上一层楼贡献力量。也祝福你们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幸幸福福!”

活动现场的记者们也对父母的爱情故事十分感兴趣,“老人家,哪对孩子是您家的?”母亲对问她的人笑了,畅快地说:“今天到场的新人都是我家的孩子呢。我们这个单位就是一个大家庭!我和我老伴今年结婚五十一年了,我的三个孩子也在公司工作,并得到很好的成长。现在,公司邀请我们参加这个活动,我们想,除了好好生活,给孩子们做出榜样。还要多多关注企业发展,响应他们的号召,做好力所能及的事。”


父母爱情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父母爱情_第2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父母爱情_第3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父母爱情_第4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父母爱情_第5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父母爱情_第6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图片发自App


图片发自App


父母爱情_第7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