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的味道

                想念的味道

    又到清明了!天堂的鸟儿在捎信了,它把一粒慵睡的种子播撒在我的梦里。梦里梦外都是那枚无比清晰,无比光亮的影子。

  亦无语,亦无声,只是不断不断地闪现闪现再闪现。

  伸展手臂想用力地牵拉住,手心里确是唯有温暖漫散,依然成雾。

  有时,忽然间唤醒的转世再现让心迷茫迷惑,难道人们说的转世再生真的存在?可模样也难道可以如此地等同复制?

    那眼镜,那笑容,那晴朗的神情分明就是。

    一把想念随风飘洒,梦里盘旋。

    想念的味道疼痛香暖。

    油炸小丸子是家乡人的特色美食,每逢过年时节,家家户户会架起油锅炸小丸子,或纯肉馅,或杂菜馅,拌点粉面,放入各色调料,用手拿捏成一个个小小的圆,小心翼翼地从锅边边滑入哗哗开花的乐油中。大火催烤下,热油哗哗哗,大人们脸上漾起年的欢喜,小孩子闻到年的浓香。

    小丸子呈圆形,象征“圆满”;色泽金黄,象征“富贵”,所以小丸子既是家乡人逢年过节敬神赠友最受青睐的食品之一,也是城乡各户过年最普遍最最有地域特色的风味小吃。炖菜熬汤可以放,干炒蒸煮可以吃,招待客人是上品,自己煮酒是佳肴。香美可口的小丸子在年的季节里,妙香四溢。

    小时候的年,物质匮乏,可以分到几颗红红的苹果,可以分到几粒甜甜的糖果,可以尝到一块雪白鲜美的枣围,得高兴好几天。那些分到自己手里的荣美得想过来想过去,看看放哪儿最安全。自己的舍不得吃,看着都解馋。调皮捣蛋的聪明孩,关起自己的小门,窃窃私语思忖着可以怎么先省下自己的好吃的。那种对美食的渴望,只有在年里才表达的淋漓尽致。

    小丸子算不上一道上品的菜,却是那个年月最香的年味,不论蒸、煮、炒、炖,放上几颗小丸子,美味儿浓浓,爱煞人!或先过过口瘾挑拣着凑着热气腾腾狼吞虎咽,或边吃饭边翻拨到一旁碗边慢慢品味,或耐着心性留到最后饭碗见底一个一个细细体会。不管哪一种吃法,都爆发出对小丸子的亲切热爱。

    因为,年一过,小丸子的味道又是待明年了!一年的盼望就这样子在年中熨贴。

    小丸子一样是我们家的最爱。家里孩子多,可以分到手的年货少之又少,小丸子就成了我们孩子们的抢手美味。所以,做丸子,爸爸是主厨,孩子们抢着上手帮忙,拣菜、剁馅、调和、拿捏成型,分工合作,一天炸一大盆的小丸子根本不是什么大事。每每这时,爸爸总是笑声朗朗,不时地指导我们该怎么剁馅,如何调制味道,怎么样才能成型,且做到浑圆小巧,每个环节都耐心指导,严格要求。

    爸爸的严格也是出了名的,他常常告诫我们,即使是一件小事儿,也不能马虎大意,必须认真对待,尤其是吃饭,他说到做到,总是身体力行,在做饭上从不嫌麻烦。

    我们就在一年一年的年香里慢慢长大。

    那些远去了的爱和时光,舌尖记得,唇齿记得,心也记得。

    梦里,那浓烈的香味儿,经过舌尖便可直达心底。感受到的快乐幸福是最直接,也是最真实的。

    我们想念一道菜,其实是想念一个人,在某个特定的时刻,特定的时光里,那道菜充当了思念的载体,将空荡荡的回忆渲染得活色生香。人间的嬉笑怒骂,也都随着舌头的感知生动明朗。

    就这样与您在一场场梦里贴近,就这样在梦里把想念的疼痛香暖留存。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