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有你,我便追赶(下)

       我说我在重庆等你,我便如约而至。最早玩微博的时间我不知道了,因为早先的号是为了参加学校组织的比赛。现在一直用的号,几乎每天都会看很多遍,反复刷新了五年多的时间。在五年之前,有很多次机会喜欢上你,但都错过了。八年前的时候对你是陌生的,对你的音乐确实初有了解。我喜欢带有传统中国韵味的东西,你的音乐入我心中也是一种必然。早在2013年4月份的时候,我就关注了你,我第一次知道你长什么样,喜欢你最初和容颜无关,喜欢你的作品,欣赏你的才华,赞赏你的品行,最打动我的莫过于你的才情。后来喜欢你什么,我自己也说不清了。慢慢了解与熟悉,你便在你不知道的时间与空间里融入了我的世界,和我的家人一样重要的存在。

      就是在重庆这座城市里,我喜欢上了你,这一坚持就是五年多,人生能有多少个五年?我一直标榜自己是个“三分钟”热度的人,但在喜欢你这件事上,我似乎如《孔雀东南飞》中的“磐石无转移”,说句比较自恋的话,我感觉我自己都把自己感动了,我的爱情竟然能够做到如此专一。你可知道?你是我的世界里的支柱,如果有一天你有喜欢的姑娘的时候,我会有多么落寞与悲伤。你不会知道,我因为自我幻想于黑夜的苍凉里留下的泪。我一直在幻想,寻找着巧合,每一次相遇巧合的时候,我的开心比我发工资要高百倍千倍。我自己也很清楚,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仿佛他的世界都与我相关。我会牵强附会的将一切无关当作相关,于是,我想象中的巧合让主观因素填充,换取一瞬间的快乐。

       这一次也是一样,当我给你留言问你下榻何处之后,当我看到你到了重庆之后,当我准备和朋友一家出去吃饭的时候,我惊喜的发现,你打开了距离,我们相隔6.9KM。我便以我为圆心,以6.9KM为半径在重庆的地图上画圆。最后,还是在我朋友HF的提示下,确定了位置,大概就是解放碑那几处高级酒店了。我还激动的截图发给你,你依然和这五年时间一样无声无息。后来,你移动了位置,我也移动了位置,我不确定哪个酒店了,再后来你关了距离,我打开了距离。但我任然很兴奋,那一夜,我们在同一座城市呼吸。那夜,你发了动态,我也几分欣喜,就在那之前我还跟你说我在哪里哪里呢。那夜我定了比较这种的宾馆,我说,明晚我们隔江相对,隔着嘉陵江而息,梦里是我深深地叹息。

       8号早上,我朋友家停电,她去了解放碑那边,我本来想跟着她一起去,如果真有奇迹,你能看到我们距离的最近。后来想想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的幻想而已。磨蹭到了中午直接去了宾馆,看了一会儿电视,想睡一会儿觉,还是睡不着,和那次去北京看你一样的紧张。我是一个人去的,查看了我附近的同伴,问了她们一些问题,结果很少有人理我,便打算晚一些去,我不是去玩的,我只是去看你的,在这座初初喜欢上你的城市看一次你而已。

       出门要了一碗小面,别人家的女生都吃二两,我当然要了一碗三两的,晚上可能顾不上吃饭。嘿嘿。回去从头到脚开始收拾自己。别人家这个年纪,活得很精致。而我,只是去见你的时候才会这么隆重,虽然基本上还算是素颜。女不仅是为悦己者容,也是为己悦者妆吧。看看窗外的天空,太阳藏在了云后,由于小包里装不下遮阳伞,便搁在桌子上,检查笔袋物品出门,一路心情畅快。

       一直与预计时间相差不多。但出了地铁口,乌云折叠,大雨倾盆而降,那么急,那么大。那一刻我就在想,难道我所有积累的运气,就要在这即将到达之前不见?那种触手可及又无法碰触的无奈让我的心备受煎熬,我在地铁口避雨,像是承受了两三个世纪的重量。那时候我也想,如果雨一直这么大,我便冒雨前行。我从千里之外而来,只为你。如果不能见你,我来的意义又在何处?雨稍微小了一些,我便蠢蠢欲动,一步一步往外挪动。旁边一个高个子的男生看我挪动了一些,他便大踏步的出了地铁口。随后,我跟着也出了地铁口,在雨中奔跑。我的凉鞋显然有些跟不上我的步伐,雨一会儿大一会儿小。前面一座天桥,他停了下来,我也停了下来,因为雨又开始很大。

       我本来不打算搭讪,但是我不确定前面就是活动地点,我必须要询问人,因为时间问题。我问他哪里是不是MY…,他说过了天桥就是。我问他是来玩的吗?他开始支支吾吾,说是参加什么活动的,又反问我一句,我说我是看你去的。他才告诉我他也是去看你的,既然是同道中人便商量着不能等待雨停,必须继续奔跑。那个男生说今年从西南政法大学毕业,他说他初中的时候就欣赏你的作品,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一次来看看你。后来,去寻找你的路程,就感觉很漫长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因为不熟悉,因为时间关系,如果不快些走就可能和你错过了。下了好久的楼梯。终于在那里远远地看见了你模糊的身影,那么远还是那么远!

        那时候的时间那么短暂,我用望远镜看清楚了你,又觉得屏幕挡住了真实,继续模模糊糊。你问吃火锅没有,我没有,你没有请我吃啊!到此刻坐在电脑面前还是在想。如果在重庆吃一次火锅,我们去吃鸳鸯锅吧,我吃辣的你吃不辣的。重庆,我们真的如约而至了。我再等等你,看看是否会有奇迹。(你也速度快些,别错过了我,不然难过的好像还是我。)

       你走了,我也离开了。拍了好多摩天轮的照片,非礼勿视快些退场。一个人来,还是一个人回。看到了抓小偷的,慢腾腾的回。回去宾馆楼下,吃了两个老冰棍,冷却一下我热烫的心与无希望的期待。多少有些遗憾,不能近一些看到你。还好,也想那就月底再见吧,希望能顺利近一些看到你,你也能近一些看到我。

      再后来就开着灯睡了一觉起来,和老同学一起吃了午饭,我就一个人背上包溜达。天气有些热。等我溜达到火车站等车的时候,我发现你已然到家。这座城市你已离开,我关上了距离。

       回来的路途一路顺利,也遇到了点事。火车站一个小男孩一直哭着,一会儿跑这里一会儿跑那里,没人理他,我也不敢理他,也许网络上很多键盘侠批判我们是冷漠的麻木的看客吧,但是这是个被骗子骗怕了的时代。我也没有走近那个小孩,火车站事件不少,我妈也曾给我转发过的链接。我想了一下,我过去并不能解决实际问题,要是被误认为人贩子可就完了。我第一时间找了火车站的工作人员,她们的服务态度很好,也尽快过去帮了小孩,我也就排队坐车去了。事情解决,我心舒适。

       运气真的会靠人品积累的,一路顺利,回来上班,今天又是新的一天,虽然我没懂你昨天的言外之意。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