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岁,一个人,一条狗,90372元存款,即将进入婚姻

1

看到自己的年龄时,我才发现已是一个剩女。说实话,我在昨天还无比厌恶这个数字。

但今天,我却坐在街头的咖啡店,想着那个已踏入三十门槛的数字,望着户外来来往往的行人,为进入婚姻举行告别单身的仪式。

有很多人问我,你为什么会成为剩女?长得也没那么难看啊?

每次我都笑着摇摇着,不做回答。

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种生活方式,他们不理解我的生活方式,即使解释也是妄废口舌而已。

在高管眼中,我是一个职场精英,是职场上的硬汉,是无坚不摧的铁人。

在生活中,我是普通人眼中的异类,不食人间烟火,全身上下被各种名牌衣服首饰包裹起来。

但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我始终是我,始终过着自己的生活,取悦着自己,走好人生每一步,人生苦短,何必取悦于众人?

32岁,一个人,一条狗,90372元存款,即将进入婚姻_第1张图片

​青春。你取悦了谁

2

无人知道,我也曾经取悦于众人。

小学时,我取悦父母。

每次拿着满分的试卷归来,我都像是一个小公主,被父母争相亲吻夸奖,“哎哟,我的宝贝儿,这么厉害!”

“爸爸决定,周末带你去买你喜欢的娃娃。”

……

一旦我拿着下落几个名次的席卷回来,他们的表情都极不为然,“做作业,还在玩儿?考这么点分儿?”

“下次再考这么点,过年的新衣服你就别想了。”

……

久而久之,我努力学习,只为在取悦父母的时候,自己“挣”回想要的东西。

大学时,我取悦爱情。

他喜欢瘦瘦的女孩,说我还胖一分,我二话不说每天晚上在跑道上奔跑。

他说他最喜欢那个电影,我省吃俭用,攒下钱买来电影票塞在他手中。

然而,结局呢?

我瘦下来时,他拥着一个胖胖的女孩拿着我的电影票一同走进了电影院。

3

哭、笑、哭、笑……

几番自我折磨,挣扎,我终于在枫的“奚落”中挺过来了。

枫是我的异性好友,长得不帅,却很幽默,拒绝过许多女孩,平时学习与我形影不离,曾经他们以为我是枫的女朋友。

为失恋,我哭得撕心裂肺,他说,哭一哭意思一下就行了,你还来真的啊?

那之后长达半年的时间,我闷在宿舍一蹶不振,他拿着喇叭在楼下狂大呼小叫,专收失恋少女,哪个宿舍有赶紧送下来,今晚我请一顿重庆火锅。

就这样,我被舍友嘻嘻哈哈的推到他面前,推到他的怀里。

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我还是怕了,不敢接受这份情感,也怕付出再度失去。

但枫还是枫,即使我再拒绝,他依然笑嘻嘻的,像是他从未跟我告过白,从未被我拒绝一样。

毕业后,我扔掉了因父母喜欢才学的专业,重新做起了自己喜欢的文字工作。

拿着每月两千多的工资,啃着方便面,把钱全换成了书抱回来。

4

枫借口被房东赶了出来,在我隔壁另租一间,而后,又每次以饭做多了,倒掉很可惜,为我一次次送来可口的饭菜。

两颗心彼此明晰,彼此依偎,陌生的城市里温暖不少。

26岁那年,我被迫回家相亲,枫跟着我的脚步进来,无视我的惊讶,“叔叔阿姨,我是嫣的男友,在一起三年了……”

他话出口的瞬间,我对父母即将发作的脾气也乖乖退了回去。

那次,他成全了我,成功的让我最后一次摆脱父母的束缚,取悦了自己。

28岁那年,他被派往国外进行长达三年的学习,我则在某杂志荣升为总监。

他隔三差五的打来长途,与我聊上两杯咖啡的时间。嘲笑我是老姑娘的同时,不忘嘱咐我,要让自己开心。

他出国的日子里,我报了各种课程,提高自己,让自己活得更精彩,随意。

我买了一套大房子,但却不敢住进去。依然蜗居那间出租房内,它让我感觉踏实而舒适,与以往不同的是,我养了一条狗。

我知道,我期待有一个不给我伤害的男子一同携手居住。

我知道他依然在等我,我也在等他,但还是犹豫着不敢将心打开,怕,怕被伤害。

​5

上个月,他学习归来,除了眼睛的度数增加以外,其它丝毫未变,包括看我的眼神。

他打开平板,给我看国外那幢欧式小房子,说,这里就是咱们以后的家。

泪水未出,一个大大的鼻涕泡跑了出来,我像个孩子一样钻进他的怀里,哭哭笑笑。

“可是,我自己也买了,为了这个房子,我花光了所有的钱,只剩下90372元,没有陪嫁。”

我抬头,他一脸疼惜,将戒指自然的戴在我的无名指上,“你开心在哪儿,我们就在哪儿。”

我心疼,让他等了这么久;我欣慰,他等了我这么久。

他说,他喜欢等待花开的时光。

这时,我才知道,我们彼此都在取悦着自己。

人生,还是那么美好,还好我们都等来了。

明天,我将以外另一种身份开始生活,老婆、妻子,已婚妇女。

婚姻生活或许有太多繁杂和责任,我依然会为自己保留一片净土,不讨好生活,多取悦自己。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