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花雨

杏花时节雨纷纷,像牛毛,像花针,时间尚早,决定不打雨伞,步行上班。

雨稀稀疏疏的,却在一刻不停的下着,落水管噌噌的跑着雨水,地面低洼处便形成了一个个小水洼,雨滴溅落,荡起一层层涟漪,人走过去,发出“扑哧”“扑哧”的声响。静默在雨中的建筑物格外的清新,显得更加精神,灰的更灰,黄的更黄,“辉煌”的意味更为浓厚。

土壤经过雨水的浸润,显出可爱的深褐色,泛着一股股泥土特有的清香,经年秋天的玉米杆泛着黑色,透出腐烂的气息,雨点发出“簌簌”的响声,麻雀“扑扑”着翅膀,在低空逗着闹着,并不嫌弃玉米杆的味道,反而是像有特殊感情似的,踏着衔着蹦着跳着,一刻也不离它的左右。

雨一滴一滴的落在头发上,大自然的精灵便在亲吻着我的发梢,浇灌着我的发根,深入我的头皮,深度融合,深度交流。湿湿滑滑的,清清爽爽的,实实在在的,一种独立于世的苍茫,一种醍醐灌顶的顿悟。抬起头,雨便浸湿了我的面颊,上天的亲睐,久别重逢,格外欢喜,伸出舌头,一丝湿湿甜甜的味道沁人心脾,唤醒着甜蜜的味神经,一圈圈幸福的涟漪在心中回旋往复。

河道宽阔,河岸高耸,窄窄的水流从中间穿过,细瘦狭长,宛如营养不良的妇人,泛着黄,打着花儿,发出细微的“哗哗”声,慌慌张张的奔向远方。近处的水草湿漉漉的,枯枝败叶下已在蕴育星星点点的绿意,在风中颤颤巍巍,向坝堤想点头致意,豪不吝啬的炫耀着自己。

汽车呼啸而过,发出“呲呲”的响声,地面上的雨水来不及思考便随车轮而去,那料想,被恶狠狠的摔在车后箱上,周身支离破碎,随车尘滴落在大路上,怔怔的蜷缩在路的中央,回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路边人行道的大叶女真、橡皮树绿意浓浓,焕发出无限生机,风雨洗刷,更显其神,然漂洋过海,落户于此的法国梧桐,却还是一律的按兵不动,更像是水土不服,不免暗自努力,暗通款曲,不断调节着自己敏锐的触角,积蓄更大的力量,以待一日以阔叶的姿态占领自己的一席之地。

受法国梧桐的影响,雨水落在厂房的彩钢瓦上,发出夸张的“滴滴答答”声,以放大的姿态,宣告着自己的降临,宣告着新的节气的到来。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风轻轻的,雨柔柔的,心安安的,暖暖的。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