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门不空

2010年皈依的,觉得是被爸爸引诱的,恨的打了爸爸一下。爸爸很伤心,他的女儿从来不打人,这次一定是疯了。可是他坚信,皈依我佛能够治好我的病,和我的心。

很少念经,拜佛,烧香,祈愿,但爸爸很虔诚,也很用功,耳濡目染,内心渐渐地也变得澄净清明,于寂静中抚慰曾经泣血的心灵,在无人处发慈悲心,普渡愿。

灵龟峰也成了我在这座城里最心平气和的最佳地点。我喜欢这里的僧尼,不仅仅是因为是我的师傅,我和佛陀结了缘,不仅仅是因为那个梦,还有那依山傍水的母校,留下多少年少的欢笑和向往。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