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等等我吗

“早上好啊,你们这些小可爱们,等一会给你弄早餐吃哦。”

“小姜,来了啊,今天我们这要来一个新的兽医,等会他来你带他熟悉熟悉环境啊。”

“Yes,sir,保证完成任务,那我先去换衣服给笨笨喂早餐哦。”

姜祺是市动物园大熊猫基地的饲养员,从小就喜欢小动物,所以当时读大学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这个天府之国,毕业后选择工作方向毫不犹豫选择了动物园。用姜祺爸爸妈妈的话来说就是当时被滚滚的皮相所迷惑了,姜祺就在一边傻呵呵地笑。

姜祺给那些小可爱喂完早餐正准备回办公室时,撞到一个穿着白色条纹衬衫的男人,男人立即道歉,姜祺抬头一看,“他长的可真好看啊!”心里不禁感慨,等反应过来时,男人已经将喂食桶放在旁边走远了。“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啊?”姜祺心想。

“跟大家介绍一下啊,这位是新来的兽医小徐,以后大家要好好相处啊。”

“大家好,我叫徐灿,今天开始请大家多多指教。”徐灿并没有表现的多么激动。

“小姜啊,你回来的正好,来来来,这就是早上跟你提的新来的兽医小徐,人今天第一天上班好好照顾他啊,带他熟悉熟悉环境。”科长热情地招呼。

“啊啊啊,是刚刚那个帅男生!”姜祺在心理疯狂激动,但是脸上还是故作镇定,怕给他留下不淑女的印象:“你好,我叫姜祺,我等会带你四处熟悉熟悉环境吧。”

“恩,好的,谢谢”言语间却充斥着疏离感。

姜祺也没有太在意,洗洗手,准备带徐灿四处熟悉熟悉。

“徐灿,我以后可以这样喊你吗?”

“可以。”

“徐灿,你专业学的就是兽医学吗?”

“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吧?”

“我刚开始学的是外科,后来转的兽医学。”

“恩~~,这个跨度有点大哦,你是怎么想到转兽医学的啊?”

徐灿突然停住脚步,“怎么了?”姜祺有些疑惑。

“没什么,就是想学兽医学了而已。”

“你好厉害啊,我觉得学医特别难。”

“没什么,用心学都可以的。”

“那个徐灿,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哦。”

“什么?”

“你有女朋友了吗?”

徐灿被噎住了,随即恢复正常:“我不打算找女朋友的。”

“啊”姜祺一惊。

看着姜祺的反应,徐灿反应过来:“我是独身主义者。”

姜祺眼珠一转:“那等你打算找女朋友的时候能不能考虑考虑我,我先报个名。”

徐灿冷漠地回答:“我想应该是不可以的,请不要在我这个独身主义者这浪费时间了。这周围环境我也熟悉的差不多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办公室熟悉其他业务了”

“什么嘛,名字那么灿烂,性格却这么高冷,等着吧,我一定会追到你的,哼。”姜祺在心里暗暗发誓。

晚上下班的时候,徐灿因为是第一天来上班,周围环境还不是很熟悉便留下来继续熟悉。

“姜,怎么还不下班啊?”

“你们先走吧,我还有点事情呢。”

“那我们先走啦,拜拜。”

姜祺来到徐灿的工位上,“徐灿,你什么时候下班啊?”

“等一会,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啊,就等你一起下班啊。”

“我想你应该是没有把今天早上我的话听进去,而且我们的家不住在一起,不顺路。”

“你都不知道我家在哪,你怎么知道不顺路,而且地球是圆的啊,总能绕回来啊。”

“莫名奇妙,不可理喻。”徐灿收拾了东西,准备走了。

“哎呀,你等等我嘛。”

“徐灿,你也做2号线啊。”

“徐灿,你在哪一站下啊,我是在XX站下。”

地铁瞬间开门的人流冲散了徐灿和姜祺,等车门重新关闭,姜祺反应过来的时候,徐灿已经不见了。

“什么嘛,一点都不绅士,下车都不跟人说一声,哼。”

第二天,大家的工位上都多了一份早餐,不同的是,徐灿的工位上多了一份酸奶。

“姜,谢谢你啊,要说这三明治,还是你家那的蛋糕店做的最好吃。”

“徐灿,你吃吃看,姜他们家那蛋糕店做的三明治可好吃了。”

“谢谢,不用了,我吃过了。”

“那你就当餐后甜点尝尝,早上多吃点,你看,滚滚他们每天早上都能吃掉我一大桶呢。”

“餐后甜点不利于身体健康。”

“那你少吃点不就健康啦。”

“对啊,人姜好不容易买的。”

“我先去给他们检查身体了。”说着徐灿就出了办公室的门。

“哎,这人怎么这样啊,人姜好心好意带的的早餐。”

“没事没事。”

就这样,每天早上姜祺都带不同口味的面包给徐灿和办公室的同事。

“不对,姜,你有问题,你这半个月怎么天天给我们带早点啊,说,从实招来。”中午午饭时,同事安在质问姜祺。

姜祺瞎巴拉着餐盒的饭:“哎,我在追徐灿,可是人家半个月了,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安笑了:“我说姜,你怎么还跟学校十几岁的热血小女孩一样啊,觉得人长的好看去追啊。”

“可是喜欢就是喜欢了啊。”

“也是,你从来都是喜欢就去追,叔叔阿姨曾说你小时候因为在电视上看见熊猫可爱,结果就千里迢迢考到成都,还进了这基地。可是这追人和追熊猫可不一样,我看徐灿这两天依旧那么冷淡,路漫漫其修远兮,你的路还很长啊!”

“哎。”

这天天气跟老天变脸的似的,早上上班的时候,还是大晴天,下午下班的时候竟突然下起了大雨。

“徐灿,没带伞啊,我带了,一起走吧。”

徐灿看了看窗外,思索了半天,“那你稍微等我一会,我收拾一下。”

“嗯。”

“徐灿,我都给你送了快一个月的早餐,你怎么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啊?”

“我应该有什么反应吗?”

“我为了你送早餐,这不快到月底,生活费都快没了,不如你明天请我吃午饭吧。”

徐灿想了想:“好吧,还有我劝你你不要送早餐和发微信给我了,这样你会省一笔早餐费和话费,我是打算一直独身下去的。”

“我说过了,我表现良好的话,能不能等你想找的时候,我先报个名啊,给面试官你留个好印象啊。”

“不可理喻。”徐灿转过头去,耳根处的红晕却被姜祺看到了。

“嘿嘿,女人本来就是不可理喻的啊。”

“我到了,我先走了。”

“可是外面现在还下着雨呢。”

“我住的小区就在地铁站旁边,很近,而且夏天的暴雨很快就会过去。”

“那明天早上见。”

“嗯,早上见。”

第二天早上,徐灿在地铁里却没有等到姜祺,往常姜祺早都到他面前了,徐灿望了望外面,又下了,等下一班地铁,下一班地铁还是没有等到姜祺,徐灿看看时间,决定还是先去上班,然后发了微信给姜祺。

姜祺迟迟不回信息,徐灿一早上都坐立不安的。

“姜请病假了。”安看徐灿望着姜祺工位说。

“哦。”

“哎,你什么意思啊,你要是不喜欢姜,你就提早跟姜说清楚,让姜死了这条心。一个大男人,让人小姑娘天天追来追去的。”

“我知道了,我会跟姜祺说清楚的。”

中午午餐的时候,徐灿拦住安:“你知道姜祺家住哪吗?”

“怎么,你现在要去她家?”

“对。”

“XX路XX小区。”

“好的,谢谢,顺便帮我跟科长请个假。”

徐灿下了姜祺那一站的地铁后,在旁边的快餐店打包了一份蔬菜粥。

“叮咚叮咚。”

“谁啊?”姜祺在房间有气无力地应道。

“我,徐灿。”

姜祺看了看猫眼,赶紧应声到“徐灿,那你稍微等我一下下哦。”

说完,赶紧把客厅里乱放的衣服和包什么的一股脑扔进卧室里,然后整理了一下头发开门了。

“你在收拾房间吧,然后把东西全扔进了卧室了吧。”

“你怎么知道的啊”姜祺一惊。

“你家客厅太干净了,而且你卧室的门是关着的。”徐灿指了指姜祺房间的门。

姜祺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徐灿打开手里的方便袋:“粥还热着,趁热吃吧。”

“对了,你怎么突然来了,不上班吗?”

“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徐灿答非所问。

“啊?”姜祺望着徐灿认真盯着她的眼神,咽下了嘴里的粥,然后看着徐灿说:“我一开始应该对你一见钟情了,因为你长的实在是太好看了,喜欢上一个人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喜欢之后才需要理由的吧,想把生活中遇到的每一件开心的事情都想与你分享,不开心的也想与你分享,我想我应该是真正喜欢上了你吧。”

徐灿望着姜祺,半天没有说话,半晌,起身,到厨房倒了一杯水。

姜祺望着徐灿的背影,突然有些失落。

“我这个人脾气很臭,也不会说很浪漫的话,因为我家庭的原因,我不知道怎么才算是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但是我现在我会去尝试着喜欢你,所以你可以等等我吗,等我去爱你。”

猛然听到徐灿的告白,姜祺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半天愣在那,徐灿只好又问了一遍;“所以你要不要等等我?”

姜祺赶紧点点头:“没关系的,我可以等你。”

徐灿又继续说道:“我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父亲是个不善言辞的人,他教我作为一个男人不可以哭泣,不可以不坚强,不可以喜怒形于色,这些年我也渐渐习惯了,我之前跟你说的独身是因为我的生活一直很单调的,我不知道如何去对待一个会突然闯入我生活的伴侣,所以一直想着要不就这样一直一个人生活下去好了,后来转学兽医是因为我母亲留给我的狗病死了,我突然觉得生活像缺了一块什么,所以我来到了动物园,可是我遇到你,你突然闯入我的生活,你天天跟我说你身边的每一件开心的或者不开心的,我的心好像又被什么充满一样,每天晚上又开始很期待你的微信,我是第一次恋爱,所以请多多包容。”

听完徐灿的一堆自述,姜祺不知道原来徐灿还有伤心的这一面,赶紧抱住徐灿:“没关系,我的爸爸妈妈很爱我,他们有很多的爱,我想可以分你一半,男生的话应该也会有想要哭泣,开心或者不开心的事情,你可以跟我分享,就算哭也没有关系,因为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你不用担心。”

罢了,徐灿摸摸姜祺的头,姜祺躲闪了一下,徐灿有些不开心,姜祺解释道:“你不知道吗,女孩子没出门是没有洗头的。”徐灿笑了一把拉过姜祺:“就算没洗头也没有关系,我还是也会喜欢你的。”姜祺难得的脸一红。

“快点喝粥,粥快要凉了。”

“那你干嘛不等我吃完再说。”

徐灿笑了:“那我下次有事情等你吃完饭再说,快吃吧,乖!”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