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 因唯

近来过得可好?

最近我过得也还好。

无非睡眠。沉默。走路。

看到一篇文章。写字的方式像极了过去的你。清晰而明亮。

才想到原来自己也很久没写过字。

也许久未曾联系。

今天想要写封信给你。

大抵因为我长久闭口不言确是寂寞。

我很想让你知道我病了。

我早已深知自己患了躁郁。

却因为想将狂燥时的飞扬思维当作上天给我的礼物。

也是欺骗自己原本就是如此清醒的。

可又确实非常讨厌抑郁期陷入黑暗的自己。

2016年12月20日 我终究去了医院 精神心理科。

确诊双相情感障碍。

我现在仍记得那位医生询问情况时问我有无自杀念头。

我回答后 他竟露出一丝笑意。

心底顿生悲凉。

从此也是再也未挂过这位医生的号。

怕或是我敏感刻薄。

我一直抱有矛盾。

当我在诉说消极悲惨的故事时到底更希望听者报以同情或是冷漠。

即使期待被安慰

但明白本无感同身受。

同情的接受者总是弱者 便不愿被同情。

希望听者见识广泛认为我不足为奇所以不动声色。

总不应该是嘲讽。

原谅我语无伦次。

也请原谅我说谎。第二句的时候。

我过得不好。

整日被自杀的念头充斥。

整日无力懒惰甚至几番错过去医院的时机。

医生每次只为我开一周的药。

我却因繁忙或懒惰无暇按时去取药。

那药物又总致人困倦。

于是吃药时整日昏沉。

无药时却失眠以致白天里疲累不堪。

这段时日确是消沉不已。

这时段遇上一位喷浓重香水的人。

他总说些令人匪夷所思的话。

像极了之前咱们那位班主任。

不由分说 不容辩解

人是否真的会因年长而生出奇怪的三观

他说我错在个性过强 我道了歉又说本性难改

到底是何意 我这脾性是否真是孤独一生。

那唯一的借口便只能说是病了。

我病了。

不然不会总觉得自己命似是要绝了。

不然怎这般语无伦次。

不然怎如此想念你。

此信带给你的坏情绪请帮我收下些吧。

我已无人诉说。

请原谅我的自私。

就当我还是个孩子。

想说勿念。

却真希望你挂念我。



2017.1.12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