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d deed down

 

 

Deed deed down_第1张图片


 

特蕾莎迈着步伐进入那间红房子,玄关处挂着褐色的鹿头眼神空洞的透视着一切。黑色皮质的沙发斜放在透黑的地板上,脚趾像凹凸圆润的鹅卵石带着红色亮片样平铺在一片透黑上。

 

托马斯赤裸着上身走过来,他的脸冷峻惨白的挂着微笑,肩胛骨上的又添了新的齿轮,一排黑色的獠牙从肩胛骨到脖颈攀爬着。

 

眼前的一切让情欲四起,特蕾莎现在只渴望硕大的硬物顶进她空虚而粘湿的渴望,上挑的眉眼迷离面颊潮红的俯下头部吞进托马斯的青筋暴起的尺寸。

 

地板上透出男女交合的影子连着诡秘的呻吟声驱动着托马斯的挺进,再一次她如羔羊般在他的身下游弋,扣紧的双手随着下体的粘合愈发的紧密,托马斯能清晰的感受到特蕾莎手指的每个关节施加的压力,钻石般精致的指关节随着酸痛感刺激着托马斯。他再次发动猛烈的进攻,特蕾莎溢出的湿润掺着不绝的喘息声宣告着他的胜利。

 

战役的号角声随着乳白色液体的喷射和无色透明液体的流出彻底吹响。

 

托马斯站起身来后背零散有序的抓痕对着特蕾莎胸部的咬痕一同结束了这场虚无的战役。

 

该怎么形容这样一场飓风式样的情绪,该怎么去瓦解这样Deed deed down,这样的分崩离析的思绪压在托马斯的头顶挥之不散同样绕在特蕾莎皮肤上堵住每一个毛孔。

 

只有在这样狂热中他们才能呼吸,内心的鱼鳃蒙受性爱的雨露得以舒展,此刻无论是托马斯或是特蕾莎得以重生。

 

后来特蕾莎回忆起青春总是离不开托马斯和那栋红房子,它们如皮肤般的存在于她身体的每一寸,这样强大的依附性涵盖了她所有的迷惘。

血红色的茶几上横放着一本洋白皮的本子上她写下:“我们丧失了对美的欣赏,我们丢掉了对美的追求。我们极力逃避成为一个自由人,我们畏惧艺术,思考带来的异端化,于是我们纷纷转头奔向最粗鄙,最肮脏,最下流的世俗,连同我们自己变得面目全非毫无特征可言。硫酸一样的腐蚀掉所有的个人主义,统一成市侩模样成为世界的一份子,那么就让着倾泻不停的硫酸继续腐蚀我残缺的皮囊,将来总会有那么一天我连同筋骨全部撕扯剥离出去。剩下的白骨将丰盈我孤傲的灵魂,充斥着我的信仰。”

 

再次,特蕾莎迈着轻佻不屑的步伐推开那扇红色的大门加入了媚俗的世界。她轻笑挑着眉眼迅速的转身坐上一辆车子收起来所有的孤傲化为最彻底的谄媚拥入世俗的怀抱。

 

托马斯将笔记本合上后竖在墙后同那些意识流的画作堆积起来,埋头继续在白布涂抹起来,地上的颜料将是他反抗一切庸俗的双刃剑,他涂抹着白布时握紧的笔刀吸食着他体内旺盛的血液,这些血液流动着喂养他的画作,同样抽干他现实世界最后一滴凝血。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