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叔

二叔_第1张图片
左边为粮站站长,右边二叔

二叔发来微信,说二妈走了,我愣住了,赶紧打电话给爸。我和女儿简单收拾一下,搭上门口的公交上兴化,我爸然后搭上戴南班,我们在兴化会齐,乘出租车到叔叔那边。

二叔_第2张图片
静静的小河,似乎在讲述过往


出租车向粮站驶去,路边的风景失去了以往的美丽,徐马荒的溪水似乎在呜咽,我的眼前有些模糊,那些过去往事如云烟漂浮在记忆中。

二叔_第3张图片
二叔河边上的园地

二妈是经人介绍认识二叔的,订了亲。二叔刚高中毕业那时,是班上最帅的,又是干部子弟,而且勤劳,二妈认为找对象找对了,爱二叔没有一丝犹豫。

二叔一毕业,就回去参加生产队劳动,干活劲十足,积极参加田间的各项活计,由于表现好,支书让他做第三生产队会计。二叔当了小干部,有点骄傲,因为是年青人,顽皮的天性一下子露了出来,取鱼摸虾,上树抓鸟,碰头打作,结交了很多朋友。有些信息传到二妈耳里,劝她这个人不能马,二妈没有一丝动摇,坚定的认为二叔人很好。

二叔_第4张图片
粮仓

79年,爷爷任李健公社派出所所长,到了离休的年龄。爷爷知道粮食局招职工,让二叔考,二叔认为粮站工作很好,二叔考上了,二叔喜欢农业,喜欢与农民打交道。二叔是高中毕业生,有文化,身体素质棒,政治思想品德优良,又勤快,很快被粮站录用。二叔高兴得象一只小麻雀,飞舞起来,到达新的岗位,那时这个职业是令人欣慕的。

二妈听到了二叔到粮站工作的消息,二叔成了国家户口,更坚定了二妈要嫁给二叔的想法,尽管还有女孩子要与二叔处对象,那女孩子条件更好,二叔还是选择了二妈,他们很快就结婚了,然后有了小孩妹妹。

二叔_第5张图片
粮站食堂大树

二叔婚后,更加注重培训与学习,单位上让他做检样员,粮食是国之根本,兴化西效粮库很大,是粮食局仓储的大本营,二叔钻研得透彻,抓检样这一行,粮站站长给他竖大姆指,小张不错,做得很好,年年获得奖状。后来分田到户,老百姓上交粮食,有些老百姓粮食晒不干,二叔总是苦口婆心,哓之以理劝他们晒干一点,这样放库房里不坏,不易生牛子。遇到个别杠头,仅此一次,欺二叔是外乡人,打得二叔头破血流,二妈服待了好几天,要找那个人,说欺侮到她们头上来了,二妈容不得任何一个人欺侮二叔,那以后没人再敢打二叔,二叔忠厚老实,我爸爸说二叔比爷爷还老实三分,二妈是深深爱护二叔的,一丝不苟的关心二叔,买各种食品让二叔吃,很快二叔就恢复了。

二叔对他的父母很孝顺,经常买东西回来,一些香烟,西效水荡很多,二叔喜欢钓鱼,带一些鱼回老家,与爷爷奶奶聊聊家常,爷爷奶奶让二叔好好干,为家乡争光。粮站收粮不是轻松活计,也是辛苦的差事,二叔又很勤劳,站上的事抢着干,站上的同事都钦佩他,全不认为自己是干部子弟,和老百姓一样,与人融洽,不拿瞧,与粮站周边的好多老百姓形成了好朋友。

二妈与二叔相濡以沫,但天有不测风云,二妈常期操劳,没有因为二叔是站上职工,她四处打工,积劳成疾,而且有两个抗日战争的时间长,痛苦是难以名状,词语是无法形容,二叔是早晚打工,站上改制了,没有什么收入,二叔要挣钱,还要给二妈治疗,二叔小白脸变成了黑脸,精壮的身体变成了瘦削,这几年老了很多很多。

二妈抵抗不过病魔,到了另一个世界,二叔连续六天没有睡觉,他变得更加憔悴。他的大姐来了,大姐如母,他的大哥来了,大哥如父,对他这个小兄弟看在眼里,爱在心里,愿他早日从痛苦中走出,后面的路还很长很长。

一个家庭就似一轮航的船,永远向前,向前。二叔继续拿着船的轮盘向前,昨天下着雨,今天的太阳出来了,生活是美好的。

妹妹说带他到城里玩,让他打打麻将,四处走走,二叔看她的孙女在兴中上学,和她们谈谈过往,二叔是善良的,也是坚强的。我有一个打算,要经常去和二叔聊聊,让二叔知道,我们都关心他爱护他。

二叔是个有故事的人,他感恩善良勤劳质朴,他与每一个人都处得很好。

二叔_第6张图片
河边上的柳树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