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路无喜事

   

长春路无喜事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有人曾告诉我,他经历的喜事很多,但都不及那晚的夜色,不及那晚的轻轻虫鸣,不及那晚昏黄里的杏花。他还曾告诉我,我的眼睛很大,像那夜里的星星,有一点惆怅的滋味,像极了寂寞的白云,孤零零而又漫无目的地飘着。

    很多年以后,我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这个城市有一条很安静的长春路,每当我走在长春路时,总会想起那条载满杏花的路,路上曾有人拉着我的手,轻吻我的额头。微风轻轻拂过,付出的情感似水流年般地飘落下来,真的是一片狼藉。

    可是,长春路没有玫瑰。

    有个女孩,她的眼睛很亮。她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勾着身边人的手臂,像酒徒一样,摇摇晃晃的笑着,她很爱笑,她的笑声掉在路上溅起一大朵一大朵的水花,洒了我一脸,回家照镜子时,才发觉泪流满面。

    我在长春路对面的便利店又遇见了她。她抽着烟,靠着墙,双眼斜斜地望着每一个过路的人。

    那天夜里,没有星星,晚风很大,树叶不由自主地哼哼了起来,对面便利店的音响沙沙的,听不清是什么歌曲,或许是风,或许是时间,反正不记得了,单单记得阳台上不知谁家的裤衩,在风中摇摇欲坠,那个女孩也在风中摇摇欲坠。

      我想,我应该离开这里。同样的事情,不应该经历两遍。就像一个人不应该爱上两个相似的人,对第一个人来说,那是折磨,更是一种爱而不能的表现。而对第二个人却是似爱非爱的情愫,一面控制自己纷纷扰扰的留念,一面是对将爱情寄托在一个替代品上,分不清是否是真心地亲昵,那是很可怕的,是对第二个人爱情的不忠。

      所以,我不知道该以怎样的面貌与他们遇见。我连打招呼的权利都没有了,却不能像个陌生人对他们视而不见。

      那个女孩扔掉手里的烟,用脚碾了碾地上的烟蒂,随后径直走向我,她对我浅浅一笑,勾着我的手臂对我说,“我带你去找阿重。”

      阿重是一个很好的人。这么多年来,我总也在想究竟是谁先下放下谁的手,让我们消散在人海里。茫茫的思念,在阳光的暴晒下,像咸鱼一样,渐渐沉淀下去了。原因也就不那么重要了,毕竟结果都很明白了,谁也不想欺骗谁。

    我摇了摇头说,“我不认识阿重。”

    女孩放下我的手臂,头低了下去。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对我笑笑,“我和阿重在一起的这几年,是不快乐的。”

    阿重和我不一样,他钟情的,不钟情的,谁也不能逼迫他。我知道,他的玫瑰早已送给了眼前这个女孩,只是这个女孩还不知道而已。爱情,真的让人悲喜两重。她以为的她的爱情是见不得人的,一想到这里,我就很尴尬了,这显得我很悲情,但确确实实我生长在悲情里面,四面都是混沌的,像夜,像窒息,一抬头,生生地瞧见阿重挽着一个女孩。

    我每晚梦见的人啊!都在和我招手,我以为那是见面,却没想过是分别。

    那晚以后,我再也没有看见那个眼睛亮亮的女孩,也没有见过阿重了。听朋友说,阿重结婚了,一个笑的很灿烂的女孩。

    长春路真的没有玫瑰。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