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改变难道等着沉沦?

如果生活令你不如意,你愿意沉沦吗?

开头就描写了男主人公的孤独,周围没有任何人影,并且他还在那里自我安慰自己,大自然才是他的朋友,不必在与世界上那些轻薄的男女共处。手里拿着书,却看不下去,总是说要看书,却没有一本书是完全看完的。写他翻译了渭迟渥斯的两节诗,证明他还有笑容的,但是他又怕笑容给别人看见,见到别人又马上把笑容转为忧郁。

他的忧郁症越来越严重,不愿与人交流,纵使他坐在全班学生的中间,然而他还是觉得孤独得很。同学之中没有人找他谈话,他自觉与他们有隔阂,同学都是日本人,聊不来,与同学的距离越来越远。看见女同学就脸红,走开之后又在懊悔自觉不去跟女同学搭话,又在胡思乱想着那些女同学因为他是支那人而不看他一眼。他在日记中写到很懊悔来到日本学习,他觉得心如死灰,很渴望一个异性的爱情,能安慰理解他,从同情而来的爱情,他不要知识,不要金钱,只要爱情。

他儿时时常换学堂读,只要他不愿意的学校他就要换,还打学生。杭州的学校都不如他意,就不再进学校了,那时候他的长兄遭人排斥,二兄挥金如土,弟兄三人都不能如意所为。长兄要到日本,所以他也跟着去日本了,考上了日本的学校。后来长兄回去中国,只留下他一个人在日本。

他在日本感觉到了孤独感,看着周围陌生的景色,不自觉流下泪来。他所住的旅馆是乡下,是一家孤立的人家,到了晚上,他不自觉害怕起来,对于都市的怀乡病从未有比那一晚更甚的。他在N市过得逍遥自在,过着隐士一般的生活。然而早晨在被窝里的罪恶一次一次多了起来,他每次犯罪之后,都跑到图书馆,他的恐惧心越来越重。身体逐渐衰弱,记忆力也开始衰退。见到妇人女子的时候,他更加难受,他开始自责,但是又不断的在犯罪。忧郁症从此就厉害起来了。

与中国同学不在来往,宛若成为仇敌一样。他很孤冷,想跟旅馆主人的女儿讲话,却又讲不出。他开始渐渐思慕她。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偷听她洗澡,脸红了起来,开始偷看她洗澡,看得一清二楚,被她发现了,便赶紧逃走。第二天他就逃离了那个旅馆。很是担惊受怕,害怕被别人知道。他搬去了一个很冷静的庄园,他不怕冷静,便住了下来。

他与长兄绝了交,他恨他的长兄,他觉得他长兄是一个恶人,他是一个善人,证明他自己是世界上最苦的人。他决心把医科改为文科,要与长兄敌视宣战。他在苇草旁边听到一对男女在那里野战,他便侧耳倾听,但是心里却骂着自己去死,怎么那么下流,身体却很诚实,动都不动,直至那对男女走了他才走开。

他不自觉去到了妓院,他本不想进去的,却被那些女人激怒到进去了。同女人讲话,他便会脸红,不敢平视侍女。他一直觉得日本人轻视中国人,痛恨中国怎么不强大起来。他要复仇,他再也不爱女人,他要爱他的祖国。他连饮了几杯酒,醉倒了。

醒来之后,面对侍女,他总是脸发烧,给钱之后便赶紧逃离了那个妓院。在海边走了一会,想着自己跳入海边死了算了,身上没有钱,便痛骂自己,觉得自己是一个下等人,所有人都在仇视自己,自家的弟兄也排挤他,他再一次看一眼这个世界,只是没办法回到家乡去,他断断续续地说:“祖国呀祖国!我的死都是你害我的!”于是渐渐沉沦,所有的景象开始模糊。

男主人公的人生三部曲:1、追求合理的人性。2、追求莫须有的幻念。3、走向沉沦,乃至自戕。

男主人公与周围的人合不来,融不入这个世界,这是人与社会的矛盾。文中多次描写了自然景色,总是碰到男主人公伤心之处,这些景色看着就令他很孤独,此为人与自然的矛盾。男主人公不断的自责,痛恨自己,心里想的跟身体做的不一样,灵与肉的冲突,乃为人与自我的矛盾。

我大概算了一下,全文共有十一处描写男主人公流泪,动不动就流泪,稍微想到悲伤之处便流下两行清泪,可以说这是一个极其失败的男人,男儿流血不流泪,不要求一定不能流泪,但是动不动就流泪,实在是太懦弱,有本事你就起来反抗啊。

男主人公的忧郁症都是他自己造成的,过度敏感,认为周围的人都仇视自己,太高看自己了吧,你以为自己是谁,你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吗?他于是渐渐与世隔绝,孤独使他的忧郁症加重,走向沉沦。沉沦自杀的时候还怨恨自己的祖国不够强,是自己的祖国害死的,你怕是没有意识到你自己也有责任吧。

男主人公如此这般的生活着,无人可理解他,甚至亲人也抛弃他,患上忧郁症,控制不了自己,人性的泯灭,要是世上的人稍微给他一点爱,自己稍微改变一点,他便不会沉沦。我表示很同情他。

我不愿像男主人公那样沉沦,我只愿沉沦自己喜欢的事情。

不改变难道等着沉沦?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