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玦

(十九)吵架

夜很深了。洛城翊还在灯下看着兵部呈上来的文件。

门被撬开一条缝,他故作不知。

阿玦轻轻走进来,站在他面前。

“有话就说。”洛城翊并不看她。

“吴姐姐的父亲真的有谋反吗?”阿玦板着脸问。

“这些事,不该你管。”洛城翊语气同样冰凉。

要在平时,阿玦绝对是乖乖地闭口。但今日,阿玦却非要追问到底,“你们把她害的家破人亡,把她变成我的丫鬟,难道仅仅是为了我?”

“我说了,这些事不该你管。”洛城翊加重了语气,目光也越发冷厉。

“吴姐姐哭的很伤心。”阿玦气愤地说,“我不要丫鬟!还有,绿梅姐姐在什么地方?”

“阿玦!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洛城翊终是站起身去拉她的手,“相信我,我不会害她。”

阿玦把他的案头笔墨全都扫落在地。朝他怒吼道:“相信你?相信你我才跟着你一路回京;相信你我才听从你的安排进了吴家;相信你我才跟着你去见顾晏之,”她喘了口气,狠狠盯着洛城翊,“相信你,我跟着你来到王府,却被你用了迷香……”

洛城翊心里突然一落。她知道了。在吴采薇入府的那日,是他着人在她的室内点了迷香,阿玦若非是对他毫不设防,断然不会没有察觉。然而,他用迷香,完全是为了她。倘若她清醒,吴采薇绝对不会被顺利送走。

他赌的,就是阿玦的不设防。

他的阿玦,是多么聪明啊!

他对付吴守礼,是既订的计划。阿玦的到来只是让计划提前了而已。

“阿翊,”阿玦轻声开口。这是她第一次这么叫他,听上去很伤心,“你为什么要骗我?你可知道,我……我是很喜欢你的。”

洛城翊心头一震,便将阿玦拥入怀中。轻声说道:“再也不会了,我再也不会骗你。”

“那我们放采薇姐姐走好不好?还有绿梅姐姐,她在哪里?”阿玦任由他抱着。

洛城翊摇摇头,说:“吴采薇无处可去。她只能待在王府里,待在你身边。她现在叫橘香,是你的丫鬟。”他顿了一顿,说:“吴家的人死的死,流放的流放,她的姐妹在教坊司内为奴为妓,她如果出去了,也只能是这样的下场。”

阿玦打了个寒战,颤声问:“这是你的主意吗?”

“是父皇的意思。”洛城翊声音略显疲惫。“于高位者,杀伐决断,冷酷无情。莫不如是。


夜枭落在窗棱上。

宽袍大袖的男人坐在桌案旁。

“啊,原来她和他竟有如此渊源。呵呵,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呢。”他低笑。

“你看,要不要再探探这丫头的底?”一个女人的声音。同时一双纤纤玉手将一件锦袍披在男人身上。却被男人就势握住。

“不急。”男人笑着揽她入怀。“等我好好为她准备一份归宗大礼。怎么也不能辱没了她太师孙女的身份。你说,是吗?”说完便低头噙住佳人的唇瓣。室内气氛变得旖旎起来。

夜半,身畔佳人起身,整理好衣服,又温柔抚摸了熟睡中男人的眉眼。她相信,终有一天,他会完完全全属于她。

她赤足轻轻走出去了。

唯有夜枭没睡。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