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斑马线

愤怒的斑马线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嗡~嗡~嗡~"

清晨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我强睁开惺忪睡眼一看,是公司打来的。

"早啊领导!啥指示?"

"早?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

"不到六点半啊!"因为我是六点半的闹铃,所以语气斩钉截铁,说着话无意间扫了一眼墙上的时钟,我瞬间石化,时针分明已经指向罗马数字八了!

"你昨晚喝了多少假酒啊!昨天下班我还特意强调,今早八点半有个特别重要的会议!谁都不能缺席!限你半小时必须到公司!否则扣你这个月奖金!嘟~嘟~嘟~"一阵盲音结束了这段尴尬至极的通话。

想到本来就不多的奖金就要泡汤,我顿时睡意全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起床穿衣洗漱出门上车,一套连贯动作下来,就已经过去十分钟了。

平时开车到公司,不堵车的情况下也得半个小时,现在只剩二十分钟了,我不由得使劲踩了一脚油门,伴随着发动机的呼啸声,汽车怒吼着冲了出去。

"前面这车真肉!"

"破电动车怎么上机动车道了!"

"他妈的!会不会开车!"

"这老头你倒是快点走啊!"

“打着左转灯右转弯!你他妈驾照是买来的吧!哦,女司机。。。”

我一边开车,一边咒骂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我也越来越焦躁。全路段限速,现在就是给我一俩法拉利,我也开不出舒马赫的速度啊!况且舒马赫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

从家到公司,要经过十个路口,如果倒霉遇上一个红灯,那后面肯定全部是红灯,这仿佛是每个司机心里的魔咒,总之,遇上是家常便饭。

汽车很快行使到一个十字路口,绿灯显示屏正在倒计时:

8——7——6——

马上红灯了,这可真是命运不怀好意的玩笑!

“必须过去!不然还要再多等几个灯!”

扫视了一眼左右,确定是安全的,我使劲踩了一脚油门,汽车呼啸着冲向斑马线。

5——4——3——

“完蛋了!过不去了!”

"不就是6分200块钱吗,换一个月奖金,值了!"我安慰着自己躁动的心,做好了闯红灯的准备。

这时斑马线上突然走出一个老头,不减速的话肯定要撞上去了,电光火石之间,我内心挣扎着,即想让行又怕过不去,最终私心占据了上风,我没有减速,拼命的按喇叭,他也吓了一跳,急忙退了回去,太险了,就差了那么一点点!

2——1——0

冲过停止线的一刹那,显示屏归零了。我松了一口气,总算没有闯红灯,然而对于过路口没有减速这件事,相比闯红灯,对我来说罪恶感实在是低到可以忽略不计,那个老头也没事,我就没有太在意。

一路上有惊无险,终于平安准时到达公司。

可能是早晨赶时间开车精力太集中,加上白天工作太累,下班回到家后我倒头大睡,睡着睡着,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我梦到被两个人五花大绑,一个穿白衣,一个穿黑衣,把我带到一个大堂之上,强按着跪在地上,我挣扎着抬起头,只见大堂之上坐着一个人。

“年轻人,你性子很急嘛,早上慌慌张张上班去,晚上急急忙忙见我来。”老头打趣道。

“你是谁?怎么会知道我的事?”

“我乃十殿阎罗是也!”

阎王爷?!难道这里是阴曹地府?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汗珠子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阎王老爷!你肯定抓错了人!我一没谋财害命,二没杀人放火,三没调戏良家妇女,一个遵纪守法的大好青年就这么被你提来了,真是冤枉啊!”

“哦?是吗?年纪轻轻竟然如此健忘,你还认识我吗?”

我仔细一看那张脸,不由得头皮发麻,这不就是早上差点被我撞到的老头吗?难道是我记差了?我真把他撞死了?不能够啊,他在这升官了?怎么升的这么快?

“大爷,不,阎王老爷,我早上实在有急事啊!况且我也没撞到你呀!”

“年轻人,这里的法则是,不看结果,只看过程。虽然阳世里,你没撞到人,但你的意识放纵了你的行为,你没有踩刹车,而是直接冲过去,你可知在另外一个平行世界,他确实已经被你撞死了。”

“什么!这怎么可能!?”

“不相信?你随我来。”

我跟着阎王姥爷来到牢房,只见一个赤身裸体的人,先被剥去了皮,露出带血的嫩肉,然后被扔进翻滚的油锅里炸。看到这一幕,我腿都软了。

“阎王姥爷,他犯了什么罪?竟受到如此折磨?”

“他超速驾驶,差点撞到一个男孩。”

“差点撞到?你们这里执法未免也太严厉了吧?人家刚出一个对儿四,你们就扔出王炸?”

“你再随我来。”

我跟着阎王出了牢门,来到一条路旁。

“你看那里!”

随着他的手望去,只见一辆车一前一后的挪动着,很是奇怪。我走过去一看,车底下竟然趴着一个男孩!早已支离破碎,血肉模糊!

“这就是那个滚油锅的人差点撞到的男孩,虽然没撞到,但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个男孩正在承受着无尽的痛苦!”

我使劲抓住自己的头发,拼命的摇头,我不相信这是真的,自己的一念之差,竟然会犯下如此滔天大错!

这时来了两个鬼差要把我押回牢房,在一个翻滚的油锅前停了下来,很奇怪这里竟然没有犯人。

“这里怎么没有人受罚?”我弱弱的问。

“哈哈哈!你找犯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小子!这口锅就是给你准备的!受刑吧!”

说完一双冰冷的鬼手向我伸来,掐住脖子就把我往油锅里按!

"不要!救命啊!"

我挣扎着惊醒,汗水浸湿了床单,原来是在做梦,我安慰着自己,摸出手机一看,时间是凌晨十二点!

我打开灯,躺到天亮,一夜无眠,不知那位老大爷,昨晚睡得可好?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