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蛊惑了我

夜色蛊惑了我,于是我不再犹豫的抓起电话,拨下了他的电话号码。

我光着丝滑而又寂寞的身体,蜷在柔软的被子里面,语气充满着渴望的欲言又止,以及寂寥的夜赋予我的蛊惑。

我为难的轻启朱唇,用一种小心翼翼却又闪躲不定的犹疑,在话筒里幽幽的传出了这样的话语:“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可是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又不知道该怎么样说?”我就这样的开始了。

楼下传来的声音:没有关系,你说吧,是工作中遇到了问题,还是又象上次你同学那样的感情问题。

我依然的迟疑和犹豫,语气中渴望的光火在夜里一点一点的闪烁,这样的明灭,这样的欲罢不能,这样的愈演愈烈。“我知道如果我说了,你一定会不好意思拒绝,可是如果你不拒绝,那你又会很勉强,我不想这样的强人所难,…….可是我还是想知道结果。”

沉默,然后是故作轻松的大笑:原来你也知道我这样的性格。然后他正色道:我一直认为选择并不是只有行与不行,或者不是这样就是那样,其实还存在着第三种的可能,就是行,也有可能会不行,不行未必就会真的不行。当你处在选择的矛盾和冲动的时候,那么,你为何不将这选择先放一放,认真梳理一下自己的思路,你就会发现其实也许你现在要问的这个问题,就没有问的必要了,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让你觉得该与不该的为难了。我和朋友们讨论的选择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想更重要的是作出选择的过程的谨慎和重要,这样的选择才不会后悔,而我的朋友们则认为该做出选择的时候就要及时选择,否则可能会抓不住时机,反而会真的后悔。你明白了么?

我明白了,你一大通理论的教诲,其实是暗示我不要说出来,但是这几天我一直在挣扎的斗争中,我想如果我不说,那么我就会很痛苦,那种念头一直在啃噬着我的内心,所以我还是真的想要问你可不可以。

他没有办法的大笑,当然笑声中能察觉到一种喜悦,在无尽的夜里荡漾开去,像是一种极具挑逗的玫瑰红,而这样的挑逗他却没有任何的经验承接,尽管他的理论体系系统而庞大,于是他继续循循教诲:你会不会觉得其实你的这个问题还不到时机,并且你的信息只是从其他人那里得来的,那样的决定会不理智,你会发现,你若将它放一放,那么也许明天天亮你就不会需要问这个问题了。如果再过几个月也许你会发现这个问题就已经有答案了。

我没有耐心去听他对我的劝止,我说:是,我本来就是个感性的人,其实这个问题没有什么的,如果你不想,你就拒绝,不会影响到我们任何的同事情意的。但是我需要,而且我就是现在需要,真的很需要,我不想等了,也许过了几个月,那么我就不想这个问题了。我知道这样会让你很为难,其实我为难的原因,就是怕为难了你,但是我一定要知道答案,我知道这个家伙会拒绝我,但是我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拒绝我。

他用很无奈的声音,来掩饰他激动的心情,可是那种兴奋的脉动通过电话线路已经传给了楼上的我,我变换着不同的姿势,来适应这种让人胶着的气氛。

他用轻松的声音说:那就是你要看我够不够哥们喽!

嗯,对,你要是拒绝的话,我真的觉得你不够哥们。

他沉默,在考虑我如果说出口他嘿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他央求一般的说:我被你弄晕了,睡觉吧,晚安!

嗯,不,你这个家伙,真是小气鬼,难道借我笔记本用有这么为难的麽?

对,你要是拒绝的话,我真的觉得你不够哥们。

我已经清楚的知道这个即将的问题真的把他弄得手足无措了,他是真的不希望我说出口,因为他还没有就这个问题有一个清晰的答案。但是他又惊觉我随时有说出来的冲动,于是他不停的说话,以期能让我闭嘴。可是我的脸开始放着兴奋的潮红,在夜里清晰可见眼眸的闪亮。我喜欢这样猫与老鼠的游戏,在这样的夜里暗战,天一亮,就恢复如常。他几次打断我马上冲出口的话语,而我开始有些迫不及待了。我激动的说:难道从你借笔记本用真的有这么的为难麽?

那边是一阵恍然大悟的尴尬,然后是一阵自我解嘲的大笑,你真的把我弄晕了,我想我们真的应该睡觉了,晚安!晚安!

不,你还没有回答我!

晚安吧,睡觉吧!

不,可是,你……好吧,睡觉,晚安!

木讷如他,却能觉察微妙的感情。机敏如他,却不能识破我的小伎俩!

是的,我放弃了,我必须让他吞咽这样的结果,他没有想到的恶作剧的结果。我在这边笑成了团,但是猫与老鼠的游戏并没有结束!

我又给他打了电话,他没有接,我才开始意识到自己的鲁莽和问题的严重性,那个木讷的家伙,真的处理不好这样来自深夜的蛊惑和恶作剧的表白。

发短信告诉他:我明天还需要你叫醒我。

没有任何的回音。

我怅然的放下滚烫的电话,在这样妩媚的夜里,我却睡的极其的安定。没有任何的后悔。

天一亮,事实证明,一切还在继续,并没有随着夜的离开而忘记事情的发生。

早晨他的短信:到点了。让我联想到生气的两个家伙赌气不说话,一个留下字条说明天叫我起床。第二天睡过点之后醒来发现另一个家伙也留了一张字条:到点了,快点起床,快迟到了!

然而他却没有来吃早饭,他来我办公室取书的时候,看我的表情有一种生硬的不自然,还有昨晚的一丝脸红。即使我当我的恶作剧没有嘲弄过他,可是他的脸让我没有办法装下去。

即使有说话,也是一副办公室同事应有的冷漠和距离。我知道这是我自找的。

可是,我的心里还在庆贺我的胜利,以及对自己这样搞笑精明的恶作剧的骄傲。

我却因为沾沾自喜而没有听到他心门重重关上的声音,还自以为了解到一种感情的显迹。

家里突然又停水,象以前一样打电话给他,听见楼下他的电话随着我听筒的嘟嘟而嘟嘟的叫着,可是就是没有人接听电话。天啊,这个家伙怎么可以不接电话!不甘心的我,又开始按了重拨键。可是这次电话铃声的回响都没有听到。我可以想见这个幼稚的家伙一定是气愤的拔掉他的电话线。我有这么可恨么?我做错了什么了啊?我无辜的叫喊着,忍受着这样无言却坚决的抗拒。

“天啊,你这个家伙怎么这么小气,不打算接我的电话了是麽?好吧,,告诉我是,我以后不会打给你了。”短信很快发出去了。

没有任何回音。

“好吧,不用拔电话线了,不会打给你了,也不会发短信给你了,统统放心好了。谢谢你教给了我很多东西。祝愉快”

没有任何回音。

我删掉了他的电话号码。

这个情感短路的家伙,这个爱情白痴的家伙,这个情商弱智的家伙!

他以为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了么,还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呢。他以为我一定要说我爱你爱到不行了么,还是求他施舍一份爱情给我呢?

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这个自尊心无敌的家伙,这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家伙!

不过不幸的是,我以为因此我会彻底放弃了他,可是我却在这一刻感觉到我真的喜欢上了他,这就是我的悲哀吧。

尽管这样的人生活没有情趣,这样的家伙你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这个家伙一点不会灵活应对小女生的偶尔搞怪。

可是,我却喜欢上了。在夜里被我硬生生的摧残了之后,爱情却在春日里开始吐芽,我却要承受它在心里不停的汲取养分,为了它固执的成长,然后繁华,然后开花,默默地,独自在心里开花,等不到任何人的期待与赞赏。包括他。

你可能感兴趣的